ITPub博客

首页 > Linux操作系统 > Linux操作系统 > 那些花儿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我曾

那些花儿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我曾

原创 Linux操作系统 作者:vcdone 时间:2009-01-16 20:32:00 0 删除 编辑

 

我只有两天,一天用来出生,一天用来死亡。

 

你听说这首歌吗?这是许巍的一首歌,名字叫《两天》。那时候还有小柯的《乌鸦》。如今你听到《蓝莲花》和《日子》,你不会想到前面那两首歌居然是他们。想起徐静蕾当年那个两条小辫子的小女生,想起《将爱情进行到底》,这些人现在都在哪里呀?

 

人潮人海中有你有我,相遇相识相互琢磨。黑豹黑色的封面砸了我的头,我买过好几个版本,封面都不同,总是买了被借走后我就看不到了,于是再也不买了。Take Care,I want to Sleep,听听海的声音吧。惊觉于窦唯的“子夜二时请你推醒我,告诉你我梦见了什么,七彩的天堂上竟没有,人去过的消息,人留下的痕迹”。心中怅然成一个蛋。

 

后来听到了中国火I,张楚的姐姐:“我的爹他总在喝酒是个混球。姐姐,我想回家,牵着我的手,我有些困了,姐姐,我想回家”。陈劲的红色部队:“太阳在天上放着光辉,我的眼前一片漆黑 空荡的房间里没有人作陪,只有去那街头看看姑娘的腿”。让我想起张艺谋、姜文、瞿颖、李保田《有话好好说》,也让我想起老藏的《我这十年》:“我祈祷那没有痛苦的爱 却难止住泪流多少 我祈祷忘记已离去的你 却又唱起你教的歌谣”。去年还专门找过老藏的《北京杂种》,北京糙爷们的柔情不经意流露。看着磁带封面上的一群战马高举电吉他的烽火扬州路,我咧嘴笑了,太他妈有才了。

 

后来郑钧的《难得糊涂》:“你踢了我一脚让我跟你走 我心想不该去可没有拒绝你 你吻了我一口让我别害羞 我突然想起了远方的女友”。郑钧慵懒不羁的眼神腔调弥漫四周。听说他开了一家餐厅叫锦衣玉食,好名字。也听说他的女儿和韩红一天生日,所以韩红是他女儿的干妈,再后来听说灰姑娘也离去了。“怎么会迷上你,我在问自己,我什么都能放弃,居然今天难离去。你并不美丽,但是你可爱至极,哎呀灰姑娘,我的灰姑娘”。看来诗人在现实中无法存活,灰姑娘必须活在童话里才能和王子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另外对于他在快男和杨二大红花事件不感冒。《幸福总是可望不可及》中的急躁与宣泄:“我讨厌了失败我讨厌了等待 这样的日子我已经无法再忍耐 幸福总是可望不可及 我什么时候才能够满意”。《无为》中的苍然与疲惫:“有一张20岁的面孔 我让你看到 有一颗2000年的心情 却有谁知道 我无为 却想无所不为 我在梦游我在沉睡”。

 

然后郑钧的第二张专辑《第三只眼》中的《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一切全都全都会失去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你的眼泪欢笑全都会失去 所以我们不要哭泣所以我们不要回忆过去 所以我们不要在意所以我们不要埋怨自己 让我们一起唱歌吧,让我们一起跳舞吧, 不要分甚么高低贵贱,大家尽情欢乐吧! 总盼着和你能有个好结局 可惜我力不足我的心有余 如果我哭了也许是我老了 因为我变得很脆弱很脆弱害怕听你说”。

 

听到唐朝的时候,封面上的张炬已走,那个深夜架着摩托者的1.80的汉子就这么随风而去。《飞翔鸟》中的“每个人都曾渴望成为飞行的鸟 在天空和太阳之间穿行”。年轻时候每次听,都希望能闭上眼双手展开自由翱翔,我理解了顾长卫在《孔雀》中的姐姐骑着自行车希望把降落伞能飞起来的梦想。

 

一群大老爷们,炮制出来《梦回唐朝》:“沿着掌纹烙着宿命今宵梦醒无梦 沿着宿命走入迷思梦里回到唐朝 今宵杯中映着明月男耕女织丝路繁忙 今宵杯中映着明月物华天宝人杰地灵 今宵杯中映着明月纸香墨飞词赋满江 今宵杯中映着明月豪杰英气大千锦亮 忆昔开元全盛日天下朋友皆胶漆 眼界无穷世界宽安得广厦千万间”。这帮老爷们是怎么写出来的,荡气回肠,丁武的现场演唱也很不错,嗓子放的很开,面孔如刀削般棱角分明,几条汉子在八月的北京之夜在工人体育场拿着吉他光着上身长发飘飘满场喊,如今如电影胶片令人怀念。还有一个逸事就是好似当年老五琴艺不佳,请教丁武。丁武把关键技巧写在门板上一一讲解完就又睡了,老五把门板给背走了。最后老五成了吉他之神,出神入化的琴艺。现在听说李延亮成了吉他之神了,在电视上展示过他自己做的一把吉他,好像是7根还是12根弦的,忘了。

 

我想说何勇,这个四不像的麒麟,有一天大风刮来,它就会飞上天空。《姑娘漂亮》中反复大喊“姑娘漂亮 姑娘漂亮 姑娘漂亮 找个女朋友 还是养条狗”。恶狠狠的把吉他砸烂才解气。在红勘体育馆,海魂衫红领巾,多么的英气逼人,前段时间看了许戈辉对何勇的采访,臃肿的身体让人恍如隔世,听说他和一个用身体写作的女子结婚了然后一个月后就88了,听说他烧了自己的房子,听说他最近很安静在静静的练琴静静的吃药康复。何勇是个很真性情的北京爷们,他怀念那个时代,他喜欢这个圈子,他对着过去的崇敬反复在贺兰山、在上海等等热心的说服窦唯、张楚出山,希望能把摇滚界再次带回当年的辉煌时代。他仍然很有梦。他说服了张楚再次唱姐姐,虽然张楚曾经说再也不唱了,但何勇说服了张楚。张楚是一个很自闭很逃避的人,何勇说服了,可见何勇和张楚谈了多少次多少耐心的时间,依何勇的性情算已经尽份了。专辑中的《非洲》、《幽灵》都是惊世之作,可惜很少人能听到他了,我春节在西单图书大厦还看到他的CD,想了想又放下了,毕竟自己已经告别了那个时代,再留恋毫无好处和意义。《钟鼓楼》再次想起,那句“我的父亲何玉声”让人心中有种控制不住的水突然而出,在三弦铮铮声中流淌:“单车踏着落叶看着夕阳不见 银锭桥再也望不清望不清那西山 水中的荷花它的叶子已残 倒影中的月亮在和路灯谈判 说着明儿早晨是谁生火做饭 说着明儿早晨是吃油条饼干”。是啊,这就是北京,我们可爱的北京。前几天偶尔又听了一遍小柯的《大雪下的北京城》,是纯音乐,音乐中对古老的北京城、皇宫三大殿、密密麻麻错落有致的胡同、四合院,还有雪晴后的北京城,夕阳照耀下的冷,还有心中的那份美丽和温暖。听说小柯出生在阜城门,我也在阜城门住过一段时间,那里的白塔,那里的北海,那里的火烧,那里的枣树。《日子》中“邻家的枣又熟了 春天的燕子飞了 隔壁的姑娘哭了 为什么呀 爱你的人儿来了 你爱的人儿走了 孤独的云儿飘着 是谁在不停地唱着 枯黄的树叶飞着 寂寞的人儿看着 满街的歌谣唱着 随便的听听算了”。是啊,那就是我印象中的阜城门白塔寺。

 

我还想说说汪峰。我喜欢生命的怒放。但我更怀念鲍家街43号,那是中央音乐学院。《晚安北京》,记得汪峰在迎接新千年的音乐演唱会上LIVE过,为了能迎接新千年的钟声,乐队把这首歌的华彩拉的巨长无比,都是即兴演奏。“晚安北京 晚安所有未眠的人们 晚安北京 晚安所有孤独的人们”。

 

对于零点,我说不清楚,他们像是流水线的工人,虽然周晓欧的嗓音很不错。每个经典的摇滚乐队,都无法逾越第一张专辑,零点也不例外。《一座桥梁》中的“你我就是这样 喜怒哀乐表情无常 你不曾说我也不讲 欢喜悲伤 心里脸上 你曾经给我过悲伤 我曾经给你过凄凉 你曾经给我过光芒 我也曾给你过希望”。尤其最后一首《送亲歌》,蒙古女儿出嫁,一旦跨过母亲河就从此再也不能会娘家了,所以全村人都会骑着马来送亲,嘴里唱着这首送亲歌,直到母亲河就再也不能送了,大家在河那边不断的唱,直到看不见姑娘的出嫁马车。这个情景让我想起了张承志的小说“黑骏马”。啊,那是多好的时代啊,有莫言的红高粱,有棋王,有妻妾成群,有少年血,有我的帝王生涯,有红粉,有王朔的动物凶猛、空中小姐,有方芳的桃花灿烂、风景、祖父在我心中。如今怎么这么贫乏啊。

 

老崔,我就不说了,大家已经给他盖了不少高楼了,但我仍然要加一句:“我要从南走到北 我要从白走到黑 我要人们都看到我 却不知道我是谁 你问我要去的地方 我指向大海的方向”。什么都不用说了,老崔已经成为老崔的,这句足以。

 

我还想写挺多,如王磊的出门人。牛皮纸的外壳,我从未见过如此的创意。那缕遮眼的长发。对,长发为你而留。那一夜好冷。只有听过的人才明白我文字中的涵义。

 

好啦,不多写了。不管超载,还是谢天笑,还是吴彤,还是地下婴儿,还有瘦人乐队、子曰等等,包括很少有人写的金武林,包括自己都说自己不是摇滚乐的安魂曲王勇。不说了。连我怀念的白衣飘飘的年代、沈庆、郁冬、栗正、高晓松、老狼、叶蓓、卢庚戌、赵节、王晓颖、许秋汉、巴特尔、逯学军、马格,还有那北大的三角地,如今还有吗?都电子了吧?他们都老了吧,他们在哪里呀,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窦唯的《暮文良王》、《十段锦》仍然那么有创意,烧车、王菲复出、窦颖、张亚东、姜昕、李亚鹏、高原、周迅、瞿颖、窦靖童,乱,不说了。那不是摇滚。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

那些心情在岁月中已经难辨真假

如今这里荒草丛生没有了鲜花

好在曾经拥有你们的春秋和冬夏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15232337/viewspace-571301/,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注册时间:2008-08-19

  • 博文量
    91
  • 访问量
    63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