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Linux操作系统 > Linux操作系统 > 戏说PUBER之----LULU与绿猪的故事(2)

戏说PUBER之----LULU与绿猪的故事(2)

原创 Linux操作系统 作者:jeffgong 时间:2019-01-14 17:24:06 0 删除 编辑
起篇——少年篇

红红的太阳
是热情的少年郎
圆圆的小月亮
它就是多情的小姑娘
光芒照耀美丽的山冈
山冈鸟语花香景更在
爱和情投进了春天的小心坎
春天的小心坎儿
它已经租给了我们俩


一转眼,好几年过去了,LULU和绿猪都到了上初中的年纪。

这个家属大院里只有他们两个同龄的孩子,所以从幼儿园到小学,俩人都是一同上学一同放学一同做功课一同玩耍。虽然偶尔还是会发生谈判破裂导致暴力事件(LULU嘴贱导致绿猪打LULU),但最终都会和平解决(LULU给绿猪送吃的和解)。

绿猪这几年个头窜得很快,修腰长腿,已初见美少女的风姿,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LULU似乎有点晚熟,还是圆滚滚矮巴巴的小孩相,虽然成绩不错,但是一贯调皮捣蛋,老师们都很头疼。

俩人上的是市里的重点中学,班主任姓黄,胖子,戴一副厚厚的酒瓶底眼镜。对学生非常严厉,大家都在背后叫他“黄老虎”。

黄老虎的老婆倒是很和气,人称“虎嫂”,身材火辣,是众多少年学子的梦中情人。

黄老虎的外甥女也在班里,叫黄梦梦,是备受宠爱的好学生,因此被安排与坏孩子LULU同桌,随时向老师汇报LULU的新动向。不过她与绿猪倒一见投缘,成了好朋友。

绿猪的同桌叫林佳,是个男孩子,却非常八卦,因此大家都叫他linjia828(林佳八啊八)。

林佳有两个损友。

一个叫雷王,英文名字叫kinglei,因为冬天总是拖着大鼻涕,吸溜吸溜如同吃粉条,于是“粉条”成了他的代号。

还有一个姓丘的男同学,这孩子有轻度多动症,每天不是鼓捣这个就是鼓捣那个。老师送名“鼓捣”。这位厚脸皮的同学从此就以“孤岛”做为自己的笔名。据说后来还鼓捣出点名堂,当然这是后话了。

这三个孩子都不是啥好鸟,被称为“搞事三人组”。


这天,与平常一样,绿猪与LULU一前一后骑车到达学校。在自行车棚恰巧遇到了搞事三人组。

828低声说了句什么,粉条和孤岛发出一阵哄笑,粉条还吸溜着大鼻涕对绿猪吹了声漏气的口哨。

LULU有点莫名其妙,绿猪按捺不住问,“你们干什么?”

828一把没捂住,孤岛已经开了腔,“828说你们搞对象。”

绿猪涨红了脸,抡起书包打过去,搞事三人组怪笑着跑开了。

两人刚走到教室门口,男生就开始鼓噪起哄,女生也暧昧地望着他们,窃窃私语。

LULU尤自呵呵傻笑,绿猪已气得脸色发白。

梦梦凑过来悄悄问绿猪:“你们真的,那什么?”

绿猪气道:“这三个人说话你也信?”

梦梦似乎有点不确定:“偶也觉得你怎么会看上LULU那个矮冬瓜,可是你们每天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他叫你绿猪你也不恼,上次828叫你绿猪你还打他来着。。。。。。”

这天放学,绿猪第一个冲出教室,没有等LULU。

LULU紧追慢赶在半途追上她。

“你怎么啦,为什么不等我?”

“以后,你别缠着我。自己上学,自己放学。跟P虫,矮冬瓜,讨厌死了。”

说罢,绿猪死劲踩了几脚,跑远了。

LULU下了车,呆呆地楞在原地。


后来的几天,绿猪真的没等LULU上学,放学总是先冲出教室。即使在路上遇到LULU也象见鬼一样逃得远远的。

秋季运动会要到了,绿猪是班里的短跑尖子,所以当仁不让地报了100米。

比赛当天,绿猪突然说不想跑。黄老虎很生气,班级的荣誉集体的利益,狠狠地把她训斥了一通。绿猪总算点头同意了。

LULU悄悄投了一篇热情洋溢的宣传稿到广播站给绿猪加油,可惜绿猪发挥失常,没拿到名次。

当天比赛结束,LULU作为值日生留下打扫教室。连玩带扫完毕,天已擦黑。

走到车棚,恍惚听到角落里有人在呻吟。抬头望去,居然是绿猪抱着肚子坐在地上。

“你。。。你怎么啦?”LULU问。

看到是LULU,绿猪不想搭理,可还是嘟哝了一句,“偶肚子疼。”

“呵呵,又吃多了吧,你总这么谗。”

“滚远点,臭流氓。”

“怎么又骂偶,你答应过不骂偶的。不管你了。”

LULU走了几步,又停下来,“算了,好男不跟女斗,偶送你回家吧。”

LULU的28车没有后座,带人只能坐在大梁上。绿猪不想坐,可是眼看着天色越来越黑,也只能无奈地坐上去了。

骑起来,LULU就感觉到一丝异样。

本该是沉重,可是突然觉得两臂间空空的胸膛处被填满了填暖了,全身弹弹地充满了力气。似乎这里的空缺就是为了迎接这么一个温暖的柔软的物体的到来。

清凉的秋风迎面吹来,夹杂着一缕幽香。这香气似乎是来自绿猪的头发。

LULU希望这段路能一直骑下去。

这天晚上,生平第一次,LULU跑马了。梦里的那个面目模糊的女孩,象棉花糖一样香,一样软,一样甜。。。。。。。

第二天,LULU起得有点晚,到教室还没坐稳,早自习的铃就响了。

梦梦突然说,“黄老师让你和小绿去一下办公室。”

“什么事?”

“偶也不知道,你们去就是了。”梦梦有意躲闪着他的目光。

两人一前一后向办公室走去,教室里传来一阵交头接耳的声音。

黄老虎今天看起来心情不好,脸色很臭。

“你们是学生,学生的首要职责是学习,知道吗?不要学社会上的人,搞什么乱七八糟的男女关系!”

绿猪委屈地抬起头,“黄老师,偶们没有。。。。”

“还说没有,昨天你不值日,为什么要等LULU放学?还坐在他自行车前面,简直是流氓做派!现在是小流氓,长大就是大流氓。他是男流氓,你就是女流氓。小绿,偶一向觉得你是个好学生,你最近太让偶失望了!”

LULU急忙辩解,“不是这样的。。。。。”

“有三位同学都亲眼看见,偶还问了车棚的大树伯,他说小绿昨天没有把车骑走,你们还有什么话说!”

绿猪脸憋得通红,眼泪象断线的珠子一样滚下来。

虎嫂恰好路过,见状急忙上前劝解,“老黄,你先听孩子把事情说清楚,别上来就训人。”

她把绿猪拉到旁边,擦擦眼泪,轻声询问。绿猪抽噎着低声回答。

虎嫂恍然大悟,走过来附在黄老虎耳上说了几句。黄老虎露出惊讶的神情,有点尴尬地摸摸眼镜,对两人说:“不好意思啊,偶没有了解清楚情况,这个,这个,老师向你们道歉。不过,你们也大了,也要懂得避嫌,以后有这样的事情找老师。回去吧。”

回到教室,不顾同学们探询的目光,绿猪径直向828走去,只见她抄起828的铅笔盒,劈头盖脸一阵狂打。

828一边抵挡,一边大喊,“不是偶啊,是孤岛,孤岛看到的。”

那厢,孤岛已经很没骨气地向教室门口摸去。绿猪跨过两排桌椅,一把抓住他的后领,顺手拿起一盒碎粉笔灌进去。

孤岛扁着嘴哭上了,“是粉条在走廊里乱说被黄老师听到的,不是偶啊。”

绿猪只听“砰”地一声。回头一看,粉条的鼻血和着大鼻涕徐徐地淌下来,LULU挺着小胸脯,正慢慢地收回拳头。

绿猪的目光中有点诧异,也有一丝赞许。LULU忍不住露出了招牌傻笑。

LULU终于开始发育了,忽如一夜春风来,身心神智全吹开。

随着身高的增长人显得修长多了,脸蛋上倒还残留点粉红的BABY FAT,算得上个秀气型小帅哥。班里的女生也开始注意到这个小豆丁,新年还收到几张带着香气的贺卡。

不过绿猪还是不怎么搭理他。偶尔在家门口遇到,LULU用变声期的公鸭嗓喊“绿猪”,她也假装没听见。

一天,LULU听到妈妈对爸爸说,“隔壁小绿爸爸要调动了?”

“是啊,他家本来就是浙江人,现在浙江那边缺人手,他一申请领导就批了。”

LULU插嘴,“那他们家要搬走了?”

“是啊,快了吧。”

LULU突然觉得有种莫名的恐慌。

绿猪要转学了,她拿了一个很漂亮的笔记本,到处在找同学留言。

搞事三人组没有被邀请留言。LULU也没有。

绿猪家搬走了,临行的时候LULU的爸爸妈妈都去道别,LULU没有去。

大家都觉得LULU最近成熟许多,不爱说话了。

LULU家旁边又搬来一户人家,是一对夫妇,还有一个4岁的小女孩。

有天,LULU走过她家窗前,习惯性地往里看了一眼,小女孩正趴在窗台上,凶巴巴地说,“看什么看,臭流氓!”

LULU忍不住展开微笑,柔声问,“偶给你吃棉花糖,你不要叫偶臭流氓好不好?”

小女孩转过头去大喊,“妈妈,有坏人!”

LULU落荒而逃。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14865/viewspace-114024/,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注册时间:2002-06-28

  • 博文量
    344
  • 访问量
    259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