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Linux操作系统 > Linux操作系统 > 苏州

苏州

原创 Linux操作系统 作者:jeffgong 时间:2019-06-21 09:57:05 0 删除 编辑

昨天,梦见回苏州了。


有个挎着篮子的老婆婆用苏州话喊着“白兰花~白兰花~”。买了一串,觉得不够,想再买时,却怎么也找不到她了。

记忆里的苏州,就是这么既分明,又模糊。

四季里,苏州的春天是最美的。从冬末开始,花就一拨拨地开了。梅花,迎春,樱花,红叶李,玉兰,丁香,桃花,远远近近,配上嫩得让人心疼绿的如烟似雾的柳色,所谓天堂,不过如此。晚上,漫步在树丛中,有点寒意的风夹着隐隐的花香擦肩而过。暗 香 浮 动 月 黄 昏,真是无一字可改得。

苏州有一处地方,叫做“香雪海”,听说是个看桃花的好去处。我从未去过,不过每次看到这个名字,都忍不住一念三叹,倾心神往。

提起苏州,不能不说到苏州的园子。闭起眼睛,苏州的街道早就模糊了,大大小小的园子倒都能想起一星半角。

所有的园子里,最早爱上的是网师园。比起拙政园的大,这里实在很局促。可点点寸寸都精致严谨。移步换景,一步一景。小小的院落,墙角似乎不经意地植了一棵挺拔老树,几从兰草,便生动起来,眼睛就从死角看到了蓝天,豁然开朗。一眼漏窗,一根笋石,几叶细竹,又是一幅隽永小品。留白天地宽的意境,在这里不过是信手拈来罢了。

去网师园的时候总是很开心,穿着那条绿色的层层叠叠的纱裙,裙角有玲珑的金属片。在这个小小的园子里,兜兜转转,玎玎玲玲,象个捉迷藏的孩子一样,四处发掘新鲜的没留意到的小景。

后来,爱上了沧浪亭。在那个没有流行旅游的年代,沧浪亭常常会有很淡静的时间。它偏偏又有一条悠长得象岁月一样的长廊,长廊的每个漏窗都有不同的图案。在没有游人的下午,慢慢地沿着长廊走过,看看窗内,看看窗外,看看窗格。或者坐在石凳上,等候太阳西斜,变换着角度把各个漏窗的图案撒在身上。如果不同的风景代表着不同的情绪,那么这里的情绪大约就叫做忧伤吧。

还有个小园子,在很偏僻的郊外。以前依稀也是个大户人家的宅第,门口有一块班驳的“XX文物保护单位”,只是游人罕至,几近荒废。收了门票看园人就不见了,他的狸花猫和几只鸡在大厅里四处游荡,卧房里雕花的大床旁也没有绳索拦阻,如果不介意上面厚厚的灰尘甚至可以小憩一会。

我们总在午间到那里,拣一扇残破的漏窗爬上去坐了,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到沉默。常常就这么睡着了。寂静的空无一人的古院里,恍惚间不知此夕何夕,此年何年。

少年心性,少不得记挂着吃食。在苏州,冬至要吃冬酿饼,清明要吃青团子。老婆婆的篮子里总是这样甜甜粘粘的东西。还有带松子的粽子形状的糖,花样繁多的梅子蜜饯。还有甜的大排面和狮子头。至于大菜倒没什么概念,毕竟那时候吃顿KFC已经是奢侈了。

当年忘记因为什么原由,某姐妹发狠说,将来有钱了要去竹辉饭店吃一顿。她现在无疑有这个能力,不过还记得当年的心愿吗?

想想,我也有过很多这样的“宏愿”,比如那条印着淋漓花朵的丝裙,比如那幅精雅的苏绣小品。现在实现起来应该不难了,可是,即使实现了还能有那份兴奋和满足吗?

据说,当人开始回忆和总结时,那就意味着,她老了。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14865/viewspace-114022/,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注册时间:2002-06-28

  • 博文量
    344
  • 访问量
    258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