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Linux操作系统 > Linux操作系统 > 欧洲游记之——在丹麦上班的日子(一)

欧洲游记之——在丹麦上班的日子(一)

原创 Linux操作系统 作者:jeffgong 时间:2019-03-22 10:57:06 0 删除 编辑

去丹麦,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这次老板放出话来,不能只闲呆瞎逛瞧新鲜,得帮公司干点活啦。


一下飞机,就被告知,明天得去Herning参展。旅途累不累啊?习惯性地客气一句,不累。不累就去仓库帮帮忙吧。傻眼。

从仓库出来,已经晚上九点了,纵是北极圈的漫长白日也到了尽头。居然还有余兴活动,布展的设计师指名要一种海边生长的叶子细长的草,还有沙子两大桶,贝壳若干。摸黑爬下斜坡,抱住一丛,气沉丹田,没动,再来,手心刺痛,拔下来一小绺。再看偶们年过半百的秘书,随便一扯就是一大捆。扒沙子,人家手起铲落就是一大桶,偶撅着屁股吭哧吭哧半天才够个桶底。连拣贝壳偶都木有人家眼明手快。这吃肉长大跟吃菜长大的就是不一样啊。

第二天一早上路,偶们在丹麦的大东头,Herning在大西头,虽然丹麦是个方寸之国,可也得4个小时的车程。再加上一路设计师的电话不停,要这要那,偶们如同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窜。要求又极苛刻,篮子得是被阳光暴晒过半旧的,鲜花得要稀有昂贵看起来又谦虚不扎眼的,毯子得中性朴素又质料高档的。给公主选嫁妆只怕都没这么挑剔。

待折腾到地方,已经是晚饭时间。展位大件都摆好了,想着把装饰品一搁就大功告成,谁知偶又错了。光是柜子上两截枯枝的摆放角度就反复研究了半小时。至于放花瓶还是放玻璃盘,用烟色的还是紫色的。风景画是偏左半公分还是偏右,那简直是性命攸关的大事。连坐垫都被抱怨太新太饱满没舒适感,要全部坐一遍再放上去。费老鼻子劲摆完了远远一看,不成,太匠气,不自然,重新来过。

偶一边跟饥饿困乏做斗争一边看他们兴致饽饽地折腾,谁说欧洲人懒,不敬业,让他们来布次展试试看?

到了住处已是半夜。今年公司没有住酒店,包租了附近一个居民的房子。那房东是个离婚的中年妇女,教育背景良好,举止高雅,经济情况也相当优渥,因为闷得慌才会偶尔出租自己的房子给她喜欢的客人居住。所以房子里的设施与普通的家庭旅馆大不相同。

房东曾经游历过很多地方,屋子里有许多世界各地的纪念品,其中有一幅对联和两幅工笔画来自中国,与一般洋人购买的骗人纪念品相比,确算精品了,让偶刮目相看。

不过给偶安排的房间就糟糕了。每个房间都有不同的装修风格。大概是考虑到偶是中国来的,偶的房间里有一幅巨幅现代作品,名字叫“阴阳”,画了大量支离破碎的人体和怪诞的场景,放在美术馆里倒使得,可就在偶眼前,让偶可怎么睡觉啊?!

好在她有个巨大又舒服的浴缸,齐备了各式精油和干花,头枕似乎也是什么植物,有种微微的草香,躺下去烦躁顿消,人一下子放松下来。回了房间,还没来得及再看看那个可怕的画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被鸟叫吵醒。说来也怪,到了欧洲,睡眠似乎也少了,难道空气污染会导致嗜睡?公司的姑娘们正在梳妆,老秘书还在花园里锲而不舍地寻觅什么稀有的植物可以去装饰展台。

来展会前,偶问过偶有什么要准备的,答曰,穿漂亮点就行。偶想着没几天,带个四五套衣服差不多够了。可是看到姑娘们巨大的箱子偶彻底傻眼,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们是来开时装发布会的。偶们的老秘书是个奢侈惯了的阔小姐,看中个牌子,在几个月前的发布会上就把衣服订好了,怕赶不及,商店上货又买一堆备用,可到了展会发现穿这个牌子的太多,临时又改主意不穿了,也亏得她带得多。

会场离住处开车五分钟,四周简直是一片不毛之地。这里是丹麦最大的会展场地,大概看一下,跟深圳的新会展中心差不多大。在寸土寸金的丹麦,也只有这个偏僻遥远的镇子才能开辟出这么大一块地方来。

各家的展商陆续进场,与昨天灰头土脸的布展装束不同,今天大家都穿得有板有眼,女人更是都好好拾掇了一番,看来偶们姑娘们的巨型装备还是有道理的。

这个展会的主题是LIFE STYLE,说白了就是家居装饰展,是整个北欧地区规模最大的。因为离德国近,也有许多德国和荷兰的批发商光顾。除了展出各种家具、装饰品,这里还发布每年的装饰品流行风格和流行色,对整个欧洲大陆的时尚风向有举足轻重的影响。

到了场地,略做打扫,客人就上门了。

北欧外来人口少,人种纯粹,所以望去,大多是金发碧眼的帅哥美女,煞是养眼。偶大概是参展商里唯一的东方人,连偶胸牌上的名字都被写做“SUN CHINA”,FT,你怎么不叫“JANET DENMARK”呢。

算上看展览的,偶大概没见到超过5个东方面孔。不过很沮丧的是,偶被老板警告,千万不要把相机掏出来,中国人爱仿冒的名声即使在遥远的北欧也是相当出名的。。。。。。

按着在中国参展的惯例,偶抱着资料笑容可掬地站着,看到客人就冲上去给人家推销,没想到还没出马就被拽回来了,老秘书说,偶们这疙瘩,不兴这个,偶们希望客人是真心爱上偶们的产品才买,不是被迫买的。你就安心坐这喝咖啡,他们想买自然找你。

偶半信半疑地坐下,如坐针毡,时刻遏制着自己冲出去的欲望。她大概也看出来了,借个吃中饭的时间,找旁边一个批发商来给偶上课,老头说,偶们不喜欢强迫推销,你一推销吧,偶们就觉得是骗子,就不想买了。在偶们那疙瘩(偶到底也没听懂他从哪来的),推销是违法的。你再想卖,也得憋着,顶多说一句,你有啥需要,就叫偶啊。再说多,就违法啦。

偶终于释然。剩下几天,偶也跷个大脚丫子坐着,喝着咖啡,偶尔还来块小饼干,看到人来就冲人一呲牙,HI,有事儿您叫偶啊。这辈子,还没参加过这么轻松的展会呢。

偶们办公室的几个姑娘,平时工作看起来颇不打眼,统计报表做得一塌糊涂,连个EXCEL公式也做不好,说实话,偶心里颇有点轻视。可到了展会上,偶就目瞪口呆了。丹麦语不说,瑞典语、挪威语、芬兰语、德语、英语、法语、西班牙语,张口就来。偶就英语一招鲜,遇到个别年纪大的,教育背景差点的,偶就得求援。虽说某方面不济,但是换个角度,人家确实有比你强得多的地方。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14865/viewspace-114017/,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注册时间:2002-06-28

  • 博文量
    344
  • 访问量
    2605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