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Linux操作系统 > Linux操作系统 > 欧洲游记之—— 路过荷兰

欧洲游记之—— 路过荷兰

原创 Linux操作系统 作者:jeffgong 时间:2019-07-12 09:06:04 0 删除 编辑

在冷飕飕的北欧呆了半个月回来,似乎不适应深圳的天气了。牙龈发炎,扁桃体肿大,腮帮子肿得象灯笼。写游记的事儿就耽搁下来。

这会有点空,拣精要的写点吧。


去荷兰事先没计划,只是因为要到阿姆斯特丹转机,又有个同窗好友热情地邀请偶去她DELFT的家小住几日,索性就顺道玩一玩。

好友的老公是工程博士,行事颇有计划。尚未动身,博物馆公园景点介绍已洋洋洒洒发过来。没想到偶等土鳖的回复是,一看风车,二看奶牛,三看橱窗街,其余都可以不看。

下了飞机,驱车回DELFT一路,风车就看了不少,新式的旧式的大的小的转的不转的。随便找个乡间小路一停,旁边大片绿草田里星星点点的皆是奶牛,除了常见的黑白花,还有黄白花,不知道牛奶味道会不会不同?这里的奶牛大婶似乎酷爱洗泥巴浴,满身泥垢,看看它们的乳房,偶觉得全世界最美味的荷兰牛奶都有点可怕哩。

好了,只剩下一个心思——阿姆斯特丹的橱窗街。

好友的闺女尚幼,老公又是人人敬重的大学教师,陪偶去那场合不禁面露难色。恰巧小宝贝又得了轻度肺炎,偶就主动要求自己上路了。

下了火车,再默诵一遍路线,顺大路直走,再左转,进入一片商业街,左边卖衣服,右边卖人。看看时间尚早,决定先去附近的旅游问讯处要张地图。

阿姆斯特丹也算个旅游城市,可那路牌指示实在是不方便,荷兰文一家亲,想找个英文的指示比登天还难,满大街都是拿着地图发楞的老外,谁也帮不上谁,是个问讯处就排长队。

偶排在队里,看人家都花花往外掏钱,低头一看才发现,这里卖运河游的票,9欧。甚合偶这个懒人的心思,不用动腿,全城都看了。赶紧也跟着往外掏。

老实说,这运河游真不错。阿姆斯特丹本就是个水城,枝枝杈杈的运河通往各个大街小巷。一路行来,大小景点的外观都看个差不离。

印象最深刻的倒是运河两岸停泊的“船屋”,据说因为阿姆斯特丹房价高昂,无奈的人们只好以船为家,时间长了也合法化了。也许深圳河将来也会出现?不过别看这屋子外表不气派,内部装饰可一点不马虎,洁净的大玻璃窗外鲜花簇拥,窗内舒适优雅,船头还有咖啡桌花园椅。事前被警告过,荷兰人不爱拉窗帘,但朝里头瞅也是不礼貌的,只好偷偷瞄两眼。

船长是个幽默的老头,看到美女就冲人家挤眼睛。解说中也提到了橱窗街,还警告小伙子们别被“不是姑娘的姑娘”(偶想大概是人妖)给骗了。

下船的地方与上船的地方不同,稍走两步,就看到了4.5欧的游船,唉,看来在欧洲也被宰。这倒不是问题,问题是,偶迷路了。

路牌看不懂,地图上找不到,周围要不是车,要不是跟偶一样拿着地图的老外。偶然见着几个黑人摩洛哥人也不敢搭理,听说大多以偷东西和欺诈游客为业。只好顺着马路瞎走。

误打误撞的,居然走到同学说起过的什么“大木”广场了,幸运地发现了一个问讯处,好歹是找对了方向。

走过一条小桥,第一眼看到的是家规模不小的中餐馆。橱窗街怎么变唐人街了?不信邪,沿着河岸走下去。

这条路正在整修,坑洼的路面旁边有几家破烂的小店,是卖成人录象带和情趣用品的,看来偶的方向没错,可是,姑娘呢?

深一脚浅一脚快走到路尽头,突然看到旁边茶色的玻璃门里站了一个穿比基尼的黑人姑娘,真似一道曙光照亮了偶几乎绝望的心。虽然门庭冷落门面破落,姑娘依然明艳照人一丝不苟地叉腰站着,看到偶还友好地挥挥手,偶也回一个大大的笑容。值得敬佩,什么叫做敬业,这就是。

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国语,只见一大妈问一干部模样的大叔,“。。。那些老的胖的也有人要?”。大叔说,“市场需求吧,有人可能就喜欢这样的。。。。”

偶顺着他们的来路穿过一条小巷,又见一条小河,河的旁边明显繁荣昌盛多了。

所谓橱窗,其实就是玻璃门和大玻璃窗户,跟商店的橱窗还是大有差别。颜色也大多是深色的,灯光柔和,看得并不特别清晰。不过有这么一层保护色在,姑娘们的皮肤看起来都细腻美观得多。

姑娘的穿着各不相同,以比基尼为主,但也不乏薄纱睡衣和纱裙。身材各异,波涛汹涌细腰丰臀的有之,痴肥到肚子大过胸部的也不少。年龄从妙龄到大妈不等。也许真的是各有各的市场需求吧。

橱窗姑娘们大多摆着三七步叉腰立着,也有个别斜靠做臃懒状。有两家特别些。一家似乎有什么背景音乐,三个站在窗前的姑娘都随着节奏微微扭动身体,煞是和谐好看。还有一家在姑娘身前有张高凳,姑娘略前倾趴着,上围甚是可观,偶不禁都多看了几眼。

在大街上行进,离两边的橱窗总有数米的距离,还算泰然。突然穿入条小巷,极窄,这下两旁旖旎风光全堆到眼前,人家全身没两块布还兴致勃勃地看着偶,偶倒有点吃不消了。恰巧店里又有姑娘心肝宝贝肉地送客人出来,外表很是正派的一个男人,看看表,才下午三点,忍不住骂一声,禽兽。

快步走到主街,打算找找新节目。情趣商店和录象带就算了,那玩意不好过关。“COFFEE SHOP”也别进了,偶同学千叮咛万嘱咐,这地儿可不是喝咖啡的,是抽大麻的。偶好奇地路过一下,鼻子里吸进一股子说不出是甜还是酸的味儿,门口有老有少聚了一撮人边吸边聊,倒也看不出精神萎靡的大烟鬼形象。

还有传说中的无上装表演呢?瞅见个颇大的门面,霓虹灯排着“SEXY SHOW”,正四下找着价钱,门口的帅哥开腔了,别害羞啊,东方姑娘,来啊,偶最稀饭东方的姑娘了。算了,还是逃吧,别小白兔没看成,被大灰狼吃了。

因为时间原因,大部分的霓虹灯尚未打开,路上也大多是看稀奇的游客,显得萧条清净了些,夜间估计要繁华奢靡多了。不过看惯了国内壮观的粉色街道,倒也不觉得甚是出奇,唯一新鲜的大概就是人种的丰富和从业者怡然自得的态度吧。

从阿姆斯特丹回DELFT,又出了个糗事。

偶实在看不懂荷兰文时刻表,只好在火车站的问讯处排了五分钟队问一位很和气的大妈,偶该怎么坐车。大妈沉思了一下问,你要现在走是吧?偶不明就里,使劲点头。大妈在一张白纸上写俩字,说你赶快去某某月台,到纸上写的这一站。偶一边飞跑,一边想,不对啊,早上偶可是直达,现在怎么还转车?

上了车,跟着一个荷兰姑娘到了纸上的那站,再看时刻表,还是木有DELFT的字样,问一车站的大妈,斩钉截铁地说,偶们这疙瘩从来木有去DELFT的车,你得去鹿特丹转。偶傻眼了,再看纸上第二个单词,可不就是鹿特丹?

早上40分钟的路程,晚上咣里咣当坐了两个多小时。回来分析,那个时间没有到DELFT的直达车,要晚点才有。大妈怕偶等得着急,就给偶指了条贯穿南北荷兰的大环线。可偶在路上更着急啊,这洋人思维果然跟偶们不同。

后面的两天就轻松了,客随主便。

DELFT是这次旅行中偶最喜欢的城市。荷兰黄金时代大画家弗米尔画中的小镇,居然还依稀保持着画中的样子,垂柳依依,河水潺潺,静谧而美丽。

古老的房子,倾斜的教堂,王室的墓地,都在繁华的中心地带,历史似乎有点错位。

没有围墙的DELFT TECHNOLOGY 大学,老豹子生活和战斗过的地方,混合着或老旧古朴或尖端时尚的建筑。

著名的DELFT BLUE,传自中国的青花瓷,倒不觉得什么,线条有点粗糙,瓷质也不算细腻。偶见几只现代抽象派的创新作品,倒可圈可点。

海牙做为荷兰的政治中心,自然也是必去的。

不过那国家机构的门脸,的确够狭小寒酸,门口放哨的也没有,推小车卖冰淇淋的倒有一个。名车也不见,横七竖八几辆自行车,听说其中有首相一辆。好在还算文物古迹,旁边又有珍藏几幅巨作的博物馆,挣回一点脸面。看画的时候突然发现,这里原来也是几百年未曾变过,把一幅古画中的骑士去掉,居然就是现在的样子。

跟着同学三转两绕,到一狭窄街道,几栋连起来的大宅子,中间的宅子大门上有个皇冠,瞧,这就是女王住的地方了。偶的下巴跌下去好几米,房子小也就算了,还不是独栋的,也不怕小偷从隔壁爬到女王家偷东西。门口连个卫兵也没有就算了,居然又有个推小车卖冰淇淋的。。。偶拿相机对了几次决定放弃,这地方拍回去也没人信是王宫。

另一处印象深刻的就是所谓的全景画。这幅画有点类似中国的清明上河图,巨细无遗地表现了18世纪海滩和城市的景观,出奇的是整幅画是圆形的,从一个高台望下去,仿佛站在山顶眺望四周,景色栩栩如生,比例完美无懈,几乎分不出虚幻和真实,不知道要有怎样的立体思维和光学知识才能造就这样的杰作。

最后一天,偶的飞机在傍晚,决定再去附近一个著名的风车村看看。

这才是偶们印象中的荷兰景观,古老的风车在蓝天下慢悠悠地转,奶酪作坊里时不时传来酸酸臭臭的味道,牛羊鸡鸭随处可见。斗胆顺着几乎90度的窄梯爬上风车磨坊顶,硕大的风车叶片在脑袋顶上呼呼地响,煞是吓人。旁边的美国小子上来了就不敢下去,大哭,妈妈,这里为什么不装电梯啊~

在这里看到不少国人。有一对新人是来拍婚纱照的,摄影的拿灯拿反光板的一大堆,洋人们看着很稀奇。不知道哪家影楼想起这个用真景替代幕布的法子,想来价格是贵的吓人了。还有一大车明显是国内机关来旅游的,一帮人簇拥个大肚子,鞍前马后,此时看来,甚是扎眼。停车场又遇到几个去树林放水的哥们,虽说厕所收费,也不能。。。。。。唉。。。。

三天的时间,走马观花。不过偶一定会再回来D~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14865/viewspace-114016/,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上一篇: 搬家琐记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注册时间:2002-06-28

  • 博文量
    344
  • 访问量
    259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