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Linux操作系统 > Linux操作系统 > 云南冬日逍遥游

云南冬日逍遥游

原创 Linux操作系统 作者:jeffgong 时间:2019-05-30 14:30:08 0 删除 编辑

告诉朋友偶要去云南,所有的人都一个反应:“冬天去干吗?没什么玩的。”不过,偶不是去玩,偶是去休息的。

临行前,定下方针,能慢则慢,能缓则缓,能舒坦绝不受累,能享受绝不吃苦,不求走马观花,但求气定神闲。


第一站——丽江

在一大把星星的酒店和古城客栈之间犹豫良久,最终还是选了个口碑不错的小客栈。事实证明,选择是正确的。

客栈在古城的边缘,没有太多喧嚣人声,十几间客房,小小院落,枝繁叶茂,细细水流穿过尺径小桥,水里有几条鱼,店家的美味招牌菜“纳西烤鱼”就来自于此。院子一侧有只秋千,中午顶着云南的刺目阳光坐一坐打个小盹,惬意。客栈的小妹都有着黑中带红的皮肤和大大的眼睛,笑个不停。就是太冷,房间里和房间外温度相当,暖气片表面只有14度。电热毯烤热了屁股却烤不热鼻头。

大研古城自然是主要看点。开始没个方向,不一会就误入了一个农贸市场,一片鸡飞狗跳之声。大箩筐里几只小猪仔很可爱地甩着尾巴,旁边少数民族大嫂热情地问,“买一只?”急忙摇头。

问了人,换条路,路边卖披肩木刻羊皮画的商店渐渐多起来,一群群红帽子黄旗子呼啸而过,我们终于来到了古城的中心地带——四方街。说是淡季,小小的方寸之地还是热闹非常,很难想象旺季会是什么样子。

顺着水流走上去,垂柳之下,石桥之侧,客栈酒吧鳞次栉比,丽江最标准的景观展现在眼前。蓝天、白云、灰瓦、白墙、挑檐,红灯笼、雕花木窗格,写满英文的小黑板,满架子的洋酒瓶;肩背竹筐的纳西老太太,挥舞着手里的橘子向一个背着脏兮兮大背包的老外大喊,“HELLO!”;蹬着细高跟鞋穿着羊绒大衣的都市女郎,把手工织的粗布披肩很矫情地围在肩膀上;西装革履背着双手的疑似国营官员,头上戴着刚买的牛仔皮帽。。。。。。一切无比突兀又无比和谐地融合在一起。

找了一家临水的酒吧歇脚,藏族小妹拉客态度热情,服务态度随便,50块一壶的滇红茶里是不到50度的过夜温开水。失望地叹息一声,还是回到快乐的小客栈继续荼毒桥下的肥鲫鱼吧。

除了大研古城,丽江还有个门票70块的束河古城,开始我们以为不过是拙劣的仿制品,但是客栈的MM教会了我们如何逃票,最终决定也去兜一圈。

束河明显要比大研安静,在这个淡季,几乎有点门前冷落的意思。也许是开发较迟的原因,除了中心地带,很多地方还是菜园和古旧未曾翻修的民居,倒也别有风味。客栈酒吧更少商业氛围更多私人风格,文化的气息也更加浓郁。溜溜达达,随处可见的心情随笔和涂鸦,让人忍不住会心一粲。价格和品质更合情合理。宽阔清澈的水道,远近错落的小桥,鹅卵石的路面,也勾勒出不同于大研的自然风貌。

两个古城还有一处让偶惊叹不已的地方——公厕。门面铺张,环境幽雅,设施齐全,门口有舒适沙发休息,柜台里还有漂亮的纳西姑娘对你说“欢迎光临”,区区五毛的价钱让偶双手激动得直哆嗦。

客栈的墙壁上黑板上有很多招游的路线,权衡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和耐力,决定选择一个最轻松无虞的——拉什海。客栈帮我们安排了行程,事后发现他们给我们的价格确实便宜得令人咋舌。

一个有着漂亮长发的纳西姐姐把我们接到一个叫美泉村的地方,那是个纳西人的村落,有120匹马的马队。我们将骑马翻山,再去海边赏景。分配的马是2号和3号。偶的是匹有啤酒肚的很乖的小公马,马夫沉默羞涩,领导的马高大些,马夫活泼善言。马背上垫了厚厚的坐垫,马夫细心地控制着速度,所以走起来并无丝毫不适。一路高高地行进在林间山道,眼前是层峦叠嶂,草木葱茏,耳边是马儿踢踢踏踏的蹄声和远处瀑布的水声,马夫偶尔还放开嗓子唱上两句。经过村庄的边缘,马夫家的小花狗欢快地跟上,前前后后地向导了一路。

山路崎岖,有些地方马儿要伸着脖子挣上去,俯身摸摸它,心里颇有不忍。不过到了林间飞瀑小憩,下马没走几步,就把自己摔倒在青苔上,想来马儿一定在偷偷嗤笑吧。

到了拉什海,没有图片上的一片绿意,草场已经枯黄。但是海——其实是个高原湖——还是那么美。第一次明白什么叫做水面如镜,真的如镜子一般水平透明又无一丝褶皱。我们并没有约定划船的项目,但是看我们摆弄着湖边的孤舟,好心的马夫们便栓了马来帮我们撑船。长杆起,飘摇而去,转眼到了湖中心。阳光暖暖地照在身上,大朵大朵绵软的白云,在周遭绿色的大山上投下一块块缓慢移动的黑影,水底的水草幽长碧绿,女妖一样油油地招着手。过冬的水鸟一团团地偎依在远处,时不时惊起一只,展开宽宽的翅膀。马夫目光忧郁地看着远方,突然冒出一句,水鸟,还有水鸟蛋,好吃啊,可惜现在不给抓了。

第二站——大理

在丽江喝到一种名为“风花雪月”的啤酒,产自大理,据说得名自大理的四大名胜,下关风,上关花,苍山雪,饵海月,如此意境,不禁让人心神往之。

给我们开车的纳西MM则警告说,白族人很会做生意,不象纳西人,比较笨(她想说的应该是朴实吧)。

一下大巴,就领教了白族的商业头脑。一群大妈大婶大姐蜂拥而上,嘈嘈切切,唧唧喳喳,听了半天才明白是为小面包拉客,一块一人送到古城内。坐进车大妈也没闲着,先介绍自家客栈,答已订好了又介绍包车服务,车到目的地大妈的推销才告一段落。

在大理我们依然选择了客栈,老板一家是南京人,热情直爽。老板娘带着我们上上下下看了一圈空着的房间,各个房间有不同风格的布置和壁画,有温馨浪漫型,也有前卫诡异型,偶最终选了一间屋顶上绘有大大的绿叶的,睡觉的时候可以想象自己是一只被庇护的小小蚂蚁。

大理古城给偶的第一个深刻的印象就是,无论在哪里,抬起头来都可以看到黝黑的高耸的苍山,默然,庄严,只有周围的云彩变幻着,或者流云缠绕,或者乌云压顶,偶有阳光穿透云层,形成一个凌厉的光洞,斜照在远处的村落,有如神迹。不由得心生崇敬。

比较起来,大理古城更加安详和宁静,本地人的生活还活泼泼地存在着,不象丽江已经完全变成个旅游者的乌托邦。石板路的小街小巷里住着寻常人家;老太太一边系裤子一边从公厕向外走;穿着难看校服的孩子在零食摊前徘徊;黑洞洞的粮油店电器修理店杂货店兢兢业业地为人民服务,各家的小狗在门槛上懒洋洋地摇着尾巴。恍然间有种时光倒流的感觉。

不过一条充斥着英文名字的小酒吧和不同肤色面孔的小街迅速把偶带回现代。这里的酒吧有中餐西餐,有洋酒咖啡茶,有格子台布,有背景音乐,有翻开来中英文名字的菜单,有所有酒吧都有的另类的装饰,但是却没有丽江酒吧丰富的人文特色。让偶吃惊的是街上的老外们,他们熟门熟路,寒暄谈笑,隔天还看到一帮老外在饵海门口的一小片空地上踢球,一如生长于斯的土著居民,我们倒成了眨着诧异眼睛的好奇游客。早听说大理长住着不少洋人,看来此言不虚。宽容的胸怀才容得下异族的文化,偶对大理又多了一层欣赏。

洱海,没有想象得美丽,也许是拉什海让偶的眼睛餍足了。但是不可否认它的大,大到可用“海”字而不觉得可笑。立于船头,回望苍山,巍峨的高山和广阔的海相映衬,倒是和谐无比,难怪传说中这是一对恋人,我为你而柔,你为我而刚,生死相依,日夜相望。山头上有条长长的云带,不知道是不是所谓的“玉带云”呢?

洱海中央的小岛、三塔、蝴蝶泉、白族扎染村都浮光掠影地看了,却没有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只记得一段与小面包司机的搞笑对话。

偶:“蝴蝶泉现在有蝴蝶吗?”

司机:“没有。”

偶(恍然大悟状):“现在是冬天,肯定没有啦。”

司机(不屑):“一年四季都没有。”

偶:。。。。。。。。

关于大理,偶还要说一句重要的话:

人民路大嫂的饵块

全世界

最好吃的

。。。。。。

第三站——昆明

大巴一进昆明,几天来磨练得闲适懒散的心情突然烦躁起来,阴雨,泥泞,堵车,灰蒙蒙的天空,混乱的交通。

领导很英明,订了带几颗星星的酒店,25度的中央空调和温暖的地毯多少安抚了偶的心情。

四周转了转,象所有的中型城市一样,街道拥挤,人声鼎沸,商品雷同。好不容易在一个小市场找到了饵块。味道已与大理的相去甚远。

叹息一声,对领导说:“回家吧,偶想家了。”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14865/viewspace-114001/,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上一篇: 干活比偷懒容易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注册时间:2002-06-28

  • 博文量
    344
  • 访问量
    258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