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Linux操作系统 > Linux操作系统 > 又是一篇旧习作

又是一篇旧习作

原创 Linux操作系统 作者:jeffgong 时间:2019-05-19 15:27:06 0 删除 编辑
也是多年前写在榕树下的,那歌我还记得,很好听。
梦——心的柜子
夜已经深了,却总是翻翻覆覆不能入睡。无奈中,只能开始那古老的游戏——数羊。一只,两只,三只,白的黑的小羊羔欢快地从我面前跳过,浩浩荡荡地带着我向那空朦的深处走去……

突然,我的小羊羔倏忽散去,一个倒圆锥形状的庞然大物立在我的面前,红而炽热,有力地搏动着,影影绰绰地看到一些管道与它相连。觉得这个场景有点熟悉,一时间又想不起来。

踌躇中,它发出声音:“你不认识我吗?”我摇头。
它居然轻轻叹息。“我就是你的心。”

我愕然。半晌无语。

“你不信吗,走近些,来看一看。”它又说。

我走近。发现它的表面有些细小的格子。再近些,才看出那都是些小小的抽屉。就象小时候在开中药铺的外婆家看到的药柜,成千上百个小小的抽屉布满一面大大的墙。

“随便抽出一个来看看吧。”

每个抽屉的表面都有一个小小的标签,上面画着简单的符号或者图案。我看到了一个有蒲公英标签的小抽屉。微微犹豫,轻轻拉开。山野的清香瞬间弥漫开来。视野里有些缭绕的水气,好象是清晨的太阳晒在落满甘露的草尖上。远处有青黑的松林和浅黛色的山,近前是绵延的白——好大一片成熟的蒲公英啊!

我记起来了。在我上小学的时候,校园后面有几座高高矮矮的野山。我们常常去那里采野花,抓蝴蝶,在草地上放肆地翻滚到衣服上沾上绿的汁水。有一次,我鬼使神差地穿过一片浓密的松林,居然发现了那一大片蒲公英。一瞬间,我惊得怔住了。好象阿里巴巴发现那个堆满宝藏的山洞。我摘下一个,细细地端详,看那精巧仿佛水晶球一般的造型。轻轻呵气,那个水晶球碎了,每个纤巧的碎片放着夺目的光彩向太阳飞过去了。我不禁痴了。良久,我才回味过来。心里有个狂喜的声音:“我有好多好多的水晶球啊,它都是我的!”小时候我是个慷慨的孩子,会把爸爸出差带回来的高级糖果分给所有我认识或者不认识的小朋友。可是,这一次,我自私了。我没有告诉任何人这片蒲公英的秘密。整整一个夏天,我在这里独自度过了多少快乐的时光。或拈一枝于指端,或采一把于胸前,轻轻地吹,疾疾地舞,梦幻般地小星星飘散在我的周围,我的心也被那柔软包围着,温暖着。当我所有的水晶球都飞走了,我才恋恋不舍地离开这个秘密的花园。第二个夏天,也许是被别人破坏了,也许是我记错了路,我怎么也找不到它了。

“你信了吗?”那个声音把我从沉思中唤醒。

“我还能不能看看其他的抽屉?”

“这是你的心。你是我的主宰,你可以随便翻弄,只是……你没有时间,也许也不大愿意去看而已……”我隐约听到一声叹息。

我又开启了几个抽屉。每个抽屉里都有一段记忆。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我的爱人……有快乐的,有寂寞的,有忧愁的……有的已经久远,我以为自己已经忘记……有的却还鲜活,让我会心地笑或是蹙眉……

我的目光掠到一个有些奇怪的抽屉。它的标签不象其他的标签是白色的,而是黑色,在那黑色上什么都没有画。黑的标签在红的跳动的心柜上有说不出的诡异和狰狞。我的手指有点颤抖,但还是忍不住放在上面,吸一口气,抽出它。出现在我眼前的,却是一个空空的抽屉。

我想起一件事。在外婆家的药铺衰败以后,那个药柜就成了我们这些孙辈最好的玩具。我最喜欢拉住那些已经磨得滑滑的铜把手开开合合。有一天,淘气的我把一个抽屉拉掉了。却意外地看到里面还有一个格子。我雀跃着去问外婆,那是干什么用的,是不是装着最昂贵的药材。外婆摇了摇头,说:“傻孩子,那是装毒药的。”

我不由得把抽屉拉到尽头,里面真的——还有一个小小的把手。我已经预感到里面装的是什么。我急忙推上它。一阵恐惧笼罩了我。

“你不能总是这样封住它。”我的心又在对我说话,“如果你每次的探索只到此为止,在你心里的那个问题就一直不会有答案……”

我低下头,感觉到有汗从额头、鼻尖、手心渗出来。我的心在旁边激烈地跳动着,如雷的响声贯穿我的耳朵,那团红色放出更多的热,仿佛火山即将爆发。

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我抬起头,把手伸向那个暗格。微微拉动之下,一股炯异于周遭的潮湿和咸咸的气味就飘出来,我的汗好象突然凝结了,刚刚还仿佛火域的所在转眼变得寒冷,刺骨。那气味,好熟悉。那是,黑暗中的眼泪的味道。

那个抽屉突然变成一个旋涡,我身不由己地跌入去。我象是落在时光的隧道里,所有的,那些,都从我面前,掠过。我又回到了那些黑的,冷的,孤独的夜。我却还是不能成为平静的看客,我的哭声在时光的隧道里回响,无助而可怜。我曾熟习的佛家的法、基督的教理都离开了我。我伸出手去,却什么都抓不到。我感到窒息,我觉得自己要溺死在这里……

有一道微弱的光射过来。朦胧中,我看到又一个黄铜的把手和一个微微打开的抽屉。我拼尽全力,奋力一拉……

所有的寒冷都褪去了。有一道晒得人有点痒痒的阳光射在我身上。在我眼前,是一片草地。在草地上,是还年少的我和一个女伴。我们在嬉笑和打闹着,为的自然是那些还有些朦胧和不懂的爱情。

“别闹了,”少年的我突然严肃起来,“我才不象你被琼瑶的小说弄昏了头。我才不要什么大帅哥或者阔少爷呢,我也不想让人家神经病一样地为我淋雨,自杀啊什么的,多傻啊。”

“那你要什么?”女伴不屑地问。
少年的我想了一想,“我前几天经过隔壁那个清华哥哥的门口,听到他在放一首英文歌,很好听,我偷听了好多次,终于能记下来一点了。唱给你听?”

“说得好好的,唱什么歌。”女伴不满地咕哝着。年少的我却自顾自地唱起来:

“I may not have a mansion, I haven’t any land.
Not even a paper dollar to crinkle in my hand.
But I can show you morning on a thousand hill,
And kiss you and give you seven daffodils.

Oh! Seven golden daffodils, all shining in the sun.
To light the way to evening, when our day is done.
And I will give you music, and a crust of bread.
A pillow of tiny spots to rest your head.
A pillow of tiny spots to rest your head ……

“什么意思啊,我的英语天才?”女伴已经不耐烦了。
少年的我仰起头,眼中有一点朦胧的光亮。轻轻地吟诵着:

“爱人啊,我没有宫殿,我也没有土地,
我甚至没有一张钞票在手中沙沙地响。
但是我可以带你去看黎明,在那高高的山上,
我要温柔地吻着你,再给你七朵美丽的水仙花。

哦,那七朵美丽的水仙花,在太阳下面发着光。
照亮了我们走向夜晚的路,当我们的白昼已经结束。
我会给你我的音乐,还有一片硬硬的面包,
还有那个印着小圆点的枕头,
让你安心地进入梦乡……”

我的泪盈满了眼眶,那草地,年少的我,挂满标签的抽屉,心的柜子都模糊起来……

我睁开眼睛。外面,又是一个黎明。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14865/viewspace-113973/,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下一篇: 还有一篇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注册时间:2002-06-28

  • 博文量
    344
  • 访问量
    258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