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Linux操作系统 > Linux操作系统 > 原来我还写过这么浪漫的东西

原来我还写过这么浪漫的东西

原创 Linux操作系统 作者:jeffgong 时间:2019-07-04 14:51:05 0 删除 编辑

今天倒腾电脑,居然找出了若干年前写在榕树下的几篇文章。看着当年的青涩,不禁失笑。

留下吧,强说愁的日子已经过去,欲语还休,欲语还休。


前世之一
                 
  500年,还是1000年以前呢……
  在那片苍翠的竹林里,住着那个清秀的小和尚。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为什么来。
  我也不知道,虽然我可以去知道,因为……我是妖啊……
                 
  我在这里已经住了很多很多年。我不是个勤快的妖精,我偷懒,可是我快乐。
  我的伙伴们都已经成仙成魔,只有我,依旧快乐而卑微的活着。
  我在太阳的光线射入我的洞府时醒来。
  我在竹叶上轻快地跳跃,收集已经所剩无几的甘露。
  我在溪水里墉懒地游着,在些许的寂寞中打发着光阴……
                 
  他的到来打破了我平静的生活,让我惊惶又有点兴奋。
  他的表情是平和的,眼神是那么的纯洁。
  他起得很早,舞剑的风声惊了我的好梦。
  他总是在树下盘膝看着那一本本已翻得古旧的佛经,看,沉思,沉思,看,不知有什么玄妙的想法。
  每天晚上,是他修炼的时间。不过他的道行尚浅,还没有让我害怕的法力。
                 
  我对这位新邻居充满了好奇。
  我从竹叶中间偷偷地看着他,我远远地跟随着他的脚步。
  我因为他的蹙眉而沮丧,因为他的舒颜而欢喜。
  我为他驱散虫蛇,我为他遮荫避雨。
  时间在慢慢流走……
  我发现我爱着他……
                 
  我开始练功了。
  我还不懂得变化之术,我还是妖的身体。
  我见过那山外的女子,那才是他会喜欢的躯壳。
  我要变化成人的样子,哪怕只为与他对望一眼……
                 
  竹林的夜开始不平静了。
  我的刻苦带来了浓重的妖气,在竹林的空中飘荡着。
  他应该也感觉到了。
  他的眉间多了一些凝重的神色。
  可惜我没有看懂……
                 
  就象许久之前我的伙伴们所说,我是个灵异的妖精。
  我的功力进步得很快。
  可是我还是几乎不能忍受这漫长的煎熬……
  我的爱人越来越少离开他的茅屋,而我也不敢靠近那有着太多神器的地方,我只能远远地看着他的灯火和窗……
                 
  我的变化终于完成了!
  我站在溪水里,看着自己的倒影。
  我的如水的明眸,我的如丝的长发。
  我的贝般的齿,我的玉般的肌肤。
  我有凡间女子没有的妩媚,我有天上仙子无颜的妖娆。
  我在月下轻轻地舞蹈,百花为我折腰,百鸟为我环绕。
                 
  突然间,鸟儿不再唱歌,鱼儿倏忽离去。
  一种让我窒息的力量,来自我的身后……
  那里是他,还有他的剑。
  我回首凝望着他,我的眼睛里是期待,我的脸颊上是红晕……
  他的眼睛里是……冷漠……
  我的身体变得冰冷。
  我听到他在说:“妖……”,我看到他的剑,那样游刃有余地进入我的身体。
  我的法力在消散……
  我执着地看着我的爱人。
  我无怨。
  毕竟我唯一的心愿已经实现。
  我只要他深深地,凝望我一眼……
                 
  佛

我的小小的魂魄飘摇在天地中间。
  有一天,我遇到了佛。
  我问佛:“他修成了吗?”
  佛摇头。
  “是因为我吗?”
  佛不语。
                 
  “让我在他的来生出现吧。不要再让我做他的敌人。
  我要与他平静地相视,哪怕只是一瞬。“
                 
  佛说:“去吧。”
                 
  前世之二
                 
  我再生了,是一棵灯草。
  我焦急地等待。
  采摘灯草的人一次次地将我错过。
  我孤独的身影在夜晚的风中摇曳。
                 
  终于有一天,在我还没有从绮丽的梦中醒来。
  我被带离了黑的土地。
  我的身体变得枯黄,我的心却变的丰腴。
                 
  我到了农人的家。
  我到了喧闹的集市。
  我进了那朱漆的门。
  我一步步地靠近了我的爱人。
                 
  我侧耳倾听,分辨周遭的声音。
  寂静。寂静。
  深深的宅院里,只有我的叹息是那般真切。
                 
  在一个月光透过窗棂的晚上,院落中突然热闹起来。
  杂乱的脚步声,还有纷嚷的人声。
  我的身体战栗起来。
  我感觉得到,他来了。
  我听到一个妇人欣喜地说:“多点上几盏灯来。”
                 
  我的身体在燃烧。
  我在燃烧身体的火光中见到了他。
  他依然是面容平和,眼神纯洁。
  我在灼痛中颤抖着。
  不是因为痛,而是因为幸福。
                 
  我的生命在慢慢消亡。
  我等待着。
  我只要他,深深地凝望我一眼……
                 
  我尽力让自己的火光更炽烈,尽管这加快了我的逝去。
  可是不知情的他,却根本就没有注意到……
  我在火光中卷曲枯萎。
  我努力守住自己脆弱的心……
                 
  火灼灼地烧着,我终于无法维系。
  我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啪!
  在这时,他终于回头。
  他定定地望着我,我也望着他。
                 
  在朦胧中,我听到他的声音。
  “多美的一朵灯花……”
                 
                 
  佛
                 
  我又来到佛的面前。
  我用未褪尽泪光的眼睛望着他。
  “我知我不应贪心。
  可一瞬真的太短。“
                 
  佛说:“去吧。”
                 
  前世之三
                 
  这一世,我是一块水晶镇纸。
  我静静地卧在书桌的一角。
  默默地看着他。
  读书,做画,和友人聊天。
                 
  常有那幸福的时刻。
  他用温暖的掌心围绕着我。
  轻轻地拍打着我。
  望着窗外,想着他玄妙的心思。
                 
  我们无言相对。
  我们日夜厮守。
                 
  一天,他很开心。
  有位久别的朋友来了。
  他们击节而歌,相谈甚欢。
                 
  那位朋友走时,解下衣带上的玉佩赠给他。
  他用急切的目光在书桌上搜索。
  他看到了我……
                 
  我绝望地望着他。
  可是他又如何能懂……
                 
  我最后一次来到他温热的掌心里。
  在他将我递出的一瞬。
  我走了……
  我听到他的惊呼。
  “怎么会碎了呢……”
                 
  佛
                 
  佛说:“你还要求什么?”
                 
  “我不要再做木石。
  给我生命吧。“
                 
  佛说:“去吧。”
                 
  前世之四
                 
  我是他廊前的五彩翠鸟。
                 
  我用我婉转的轻啼向他述说我的心事。
  我用婀娜的舞蹈来表达我的爱慕。
                 
  他也会驻足于我的笼前。
  用温柔的双手为我添食加水。
  我轻啄他的手背。
  他慢抚我的翠羽。
  有时,他会絮絮地说些东西给我听。
  我想,我们会这样相对一生……
                 
  有一段时间我没有看到他了。
  他好象很忙碌。
  每个人都很忙碌。
  宅子里开始有许多陌生人进进出出。
  门上挂起了红的灯笼和绸缎。
  我听到了路过的丫头的议论。
  他要娶妻了。
                 
  那天很热闹。
  锣鼓喧天,炮仗动地。
  我看到他从轿中迎出他的新娘。
  我看到他脸上的满溢的笑意。
  我看到燃起的红烛。
  我看到熄灭的红烛……
                 
  秋夜的风是凉的。
  簌簌地吹动我的羽毛。
                 
  锦帐,温暖如春。
  那只雀儿却在慢慢地冷去……
                 
                 
  佛
                 
  “让我做人吧,我可以留住他。”
                 
  佛说:“去吧。”
                 
  前世之五
                 
  这一世,我终于生而为人。
  然而……
  就象花有落于豪门华庭,有落于污浊之地。
  我有了一个名字,叫莲。是青楼女子。
                 
  我是教坊的红牌姑娘。
  妆成每惹媚娘妒,曲终堪令玉郎服。
                 
  每当华灯初上,我便穿上轻纱衣裳,簪上茉莉花朵,轻点朱唇,淡扫蛾眉。
  登上临街的楼阁,侧耳倾听远处花船隐约的丝竹声音。
  待到码头迎客的礼炮响起,龙涎香雾喷洒而出,我面前的珠帘就会缓缓升起。
  我已经习惯那一片惊叹的声音。
                 
  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
  东方放白,笙歌散尽,留给我的只有残妆和寂寞。
                 
  在城郊,有一片荷塘。
  夏日的午后,我总喜欢到那里歇息。
  那里有许多采莲的女子,她们以为我也是她们的一员。
  在同她们的嬉闹中,我觉得很快乐。
                 
  那一天,大雨突然来了。
  岸边只有一个小小的草亭,采莲女们立即奔向那里。
                 
  雨幕中,又跑来一个人。
  一瞬间,天地仿佛凝固……
  他出现了。
                 
  他来到草亭边,才发现里面已经有了许多女子。
  他犹豫地收住脚步。
  采莲女们窃窃地笑起来。
  我不忍:“进来吧,没关系的。”
                 
  他入来,却有些害羞地瑟缩于亭中一角。
  我细细地打量着他。
  一样的眼睛,一样的神情。好象昨天才刚刚见过。
                 
  我从篮中拿起一只莲蓬。
  “尝些莲子吧。记得把心掰去,是苦的。”
  他惶恐地抬起头。
  在我们眼神交汇的那一刹,天地变得清明。
                 
  那以后,我每天都去荷塘。
  每次都会遇到他。
                 
  我们慢慢地开始交谈。
  他很惊讶我居然也懂得诗书佛理。
  他以为我只是一个普通的采莲女子。
                 
  采莲的季节慢慢地过去。
  终于有一天,他说:“你府上何处?如果你还未订亲,我想……”
  我心中一颤。半晌无言。
                 
  他还在絮絮地说着:“我们不是什么豪门大户,却也算殷实人家……
  家父家母很慈和,兄嫂也颇易处……
  他们对我没有什么约束,只要我喜欢的……清白人家的女儿……“
  我的指甲深深地刺入肌肤。
                 
  第二天,是城中的庙会,也是选花魁的日子。
  我无可争议地当选。
  在我戴上那一顶羽冠的时候,我看见了台下的他。
  他的眼神里是震惊和痛苦。
                 
  我依然去荷塘。等了很久。
  就在黄昏要到的时候,他来了。
  他拥住我,什么都没有说。
                 
  许多荷花都已经残了。
  我们还是每日厮守在荷塘边。
  那天的事情好象根本没有发生过。
                 
  我性情大变。
  我不再清高而冷漠,我开始笑颜如花,婉转如水。
  我不再拒绝恩客的礼物。我用妖娆去换取更多的财富。
  我需要钱。
                 
  再见到他,他讶异于我的欣喜。
  我强压住兴奋告诉他:“我终于储够了赎身的银子,只要明天你拿着它去找妈妈,她就会放我走了。”
  他捧着那一包珍宝,却有些不知所措。
  我却完全没有注意……
                 
  第二天,我起得很早。
  我一遍遍地收拾不多的行李。
  我无心站,无心坐,无心做任何事情。
                 
  我从清晨等到中午,有一丝不祥的想法。
  挥挥手,把它赶走。
  妈妈叹了一口气:“自古青楼薄幸……”我固执地摇头。
                 
  太阳渐渐地偏西。
  “莲,有人找。”
  我风一般地跑下楼。
                 
  我看到一个童子……
  那个包裹……
  和一封信……
                 
  我后退一步。
  “什么都不必说了……”
                 
  秋天了,一片涟漪后,荷塘又回复萧索……。
                 
  许多年后,有个诗人写道:“我,是一朵盛开的夏荷,多希望,你能看见现在的我。
  风霜还不曾来侵蚀,秋雨还未滴落,青涩的季节又已离我远去……
  我已亭亭,不忧,亦不惧。
                 
  现在,正是最美丽的时刻,重门却已深锁。
  在芬芳的笑靥之后,谁人知我莲的心事。
                 
  无缘的你啊!
  不是来得太早,就是太迟……“
                 
  佛
                 
  “我不甘心。”
  佛微微摇首,说:“去吧。”
                 
  今生(缺)
  这一世……
  又怎堪说……
  留待日后再补上吧。
                 
  佛
                 
  我垂首于佛前。
  良久。
  佛说:“何苦穷尽极至,你可知结果?”
  我微微颔首。
                 
  佛说:“去吧。”
                 
  来生
                 
  我是个普通人,庸庸碌碌地活着。
  我乘着公车上班,又乘着它下班。
                 
  那天……
  奔波了一天的我终于又坐上了舒适的座位。
  我惬意地放松身体。
  眼睛向窗外看去。
                 
  街道很狭窄。
  另一辆反向而行的公车停在我的旁边。
  在玻璃的那一边……
  有个我追逐了六世的身影……
                 
  他好象感受到我的目光……
  他转过来……
  他的视线同我的重叠。
                 
  我痴痴地看着他……
  他温柔地望着我……
  没有天地……
  没有轮回……
  没有爱恨……
  只有默默凝望的一瞬……
                 
  自此后,缘分散尽……
                 
  自此后,天上人间,永不重逢……

没说完的话

我的爱人啊
我在七世里追逐着你
一世,你因无知而伤害我
二世,你因无觉而不识我
三世,你因无情而放弃我
四世,你因无爱而忽略我
五世,你因无容而背离我
六世,你又因无争而错过我
七世了了,你终会因无缘而永远失去我……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14865/viewspace-113972/,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下一篇: 又是一篇旧习作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注册时间:2002-06-28

  • 博文量
    344
  • 访问量
    260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