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Linux操作系统 > Linux操作系统 > 黄家驹当年没死?

黄家驹当年没死?

原创 Linux操作系统 作者:bernie 时间:2019-06-15 18:03:06 0 删除 编辑
  “一度听说日本光本村有个叫马句的人是家驹的再生,他唱了那首在日本并不流行的《海阔天空》日文版。我听到了,那正是他……”昨天,看到一篇《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家驹没有死,这是真的!》的文章,不管是不是“真的”,这个故事却也值得一读。

歌迷背叛黑道舍命相救——黄家驹当年没死?
http://news.163.com 2005-04-02 11:52:53 来源: 北京娱乐信报   网友评论 1347 条

  “一度听说日本光本村有个叫马句的人是家驹的再生,他唱了那首在日本并不流行的《海阔天空》日文版。我听到了,那正是他……”昨天,看到一篇《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家驹没有死,这是真的!》的文章,不管是不是“真的”,这个故事却也值得一读。

  12年前,一个歌坛英才由于受到香港演艺圈黑道的迫害,被迫……

  12年后的今天,某位当年参与迫害行动的黑道中人曝出内幕——家驹当年并没有死,只是身受重伤后被转移到日本乡下。

  5年前,在日本北海道一个华人开的歌厅里就出现了一个跛脚的歌手,自称马句,专唱日文歌,声线与家驹极相似。

  谁也没有料到,这个人有可能就是黄家驹……

  家驹被黑道陷害

  据说黄家驹和BEYOND赴日发展的原因之一是家驹对当时香港乐坛的现状十分不满,著名的《俾面派对》就是表现家驹对香港乐坛的感受——不明白为什么玩音乐的要常去参加一些“俾面派对”(宣传和游戏节目),被人当小丑玩?所以寄望成熟的日本市场能充分表现自己激昂的音乐。

  正是由于家驹的直言,得罪了圈中的诸多人物,于是有人搬出黑道来对付家驹!其实这种事情在香港也是司空见惯的啦!

  黑道出手这是家驹始料不及的。为了达到既可置家驹于死地,又不露任何痕迹,黑道收买日本电视台的人员,故意在安全设置方面布下陷阱。其实日本方面已发生过不少类似“意外”,而且好几宗都同样发生在富士电视台,1985年苦柿队成员药丸裕英于五尺高台上跌下,右手腕骨折断,1988年本本雅弘拍《希望拥抱你》剧集受伤,右手手腕缝了十四针,而1991年艺人Hiromi亦曾被烟花烧伤。据事后调查,这几个人都是因为情性太过耿直,得罪了圈中人,终致出现“意外”。

  家驹发生意外后,日本警方曾怀疑电视台方面有与黑道勾结共导此剧的嫌疑,于是要求有关人士到警署录口供协助调查。据了解,调查中的确发现了诸多疑点,但后来黑道又通过进一步的活动,调查中途无故停止,胡乱下了一个结论。当时最大的疑点就是,据现场勘察,被家驹冲破的那块挡板,竟然是一块用于电影拍摄的道具木板,其硬度与泡沫塑料无异……

  忠勇歌迷出手相救

  事实上,家驹尚活人间,这一点连其他BEYOND三子都不知情,一切都在极度的秘密之中进行。也多亏了黑道之中同样也有BEYOND的忠诚歌迷,于是由他们上演了一出“调包计”,但因此也牺牲了一位BEYOND迷,如果没有他的舍身取义,也就没有家驹的脱身。对家驹实施迫害的黑道之中,有两人正是BEYOND的铁杆迷。为救出家驹,其中一人自愿做家驹的“替尸”,这真是世间少有的侠义豪情……

  18年前,一个越南的贫民偷渡来到香港,由于得不到当地政府的认可成了无名户。该人在越南名叫阮忠元,只比家驹小一岁。来到香港,为了生存,忠厚善良又老实的阮忠元竟然迫不得已加入黑道。虽然身在江湖黑道,阮忠元依然在反复多次听了家驹的歌之后成为忠诚的歌迷,在诸多的家驹名曲中,阮尤其中意那一首《谁伴我闯荡》……

  1993年初,阮忠元所在的组织接了一单“生意”——就是要……(难过,不忍下笔)听说自己的组织要对自己的偶像下手,阮该是一种多么难过的心情,为了拯救自己的偶像,于是阮忠元进行了一系列的计划与努力,首先,给家驹的BP机留言台留言,提醒家驹的日本之行。关于这一环节,在家驹事发后,家强也证实当时收到了一则莫名的留言,内容是:“表哥,日本的天气很糟糕,暂不要过来!……”当然,这是阮出于保护自己的需要,不敢过于明白指出而发出的留言,可惜的是,没有引起家驹的注意,以为是谁发错了号码。

  家驹入院,昏迷六天,其实就在第六天的时候家驹已有明显好转,这一点家强都可以证明。但有谁知道,好转对于家驹而言,也就意味着将很快要再次遭受补充的袭击。处于关键时刻,阮忠元作出了他一生之中最后的也是最伟大的一个决定,并立即实行,通过他的打点和他另一位铁哥们的努力,家驹很快被转移。接着,按照忠元的遗命,那位铁哥们将忠元用铁锤打死,以作为家驹的替身。同时,家驹被秘密转往日本乡下,这一点当时没有第三人知道,了解真相的仅有两个人,其中一个就是献身的阮忠元,甚至参与秘密运送的人,都不明白真相。

  是谁干的,说实在的我不敢说出来!说出来也解决不了问题!有空我会再接着披露一些可以披露的情况!

  为救家驹提前整容

  家驹从有意到日本发展,及至真正成行中间有三个多月的时间,而阮忠元在这期间,为了能够在必要的时候为自己的偶像捐躯,进行了相关的准备,其中,最重要的准备就是易容。本来阮、黄两人年龄相仿,身材相当,只是在脸型上有点差别。籍贯为广东台山的家驹与来自越南的阮忠元都具有南方人的特征,所以在易容的时候并不困难。据说,在家驹入院期间,家强就曾见到过电台的工作人员之中有一人与家驹长相极为相似,其实那就是阮忠元。

  另一方面,家驹入院之后,为便于治疗将头发全部剃光,这样一来,长相其实给人的视觉又有了很大的改变。还有,家驹入院后,整个的头部都处于肿痛状态,脸型也因此有所改变。有了这几个变化,从而让阮的替代行动得以顺利进行。于是人们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将阮忠元当作家驹。而家驹在被秘密送往日本乡下之后,经过一年多的时间才逐渐恢复,但由于头部受伤,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失忆。几年前,坊间就有人传说家驹在日本成了植物人,其实不是这么回事,失忆倒是真的。

  就在家驹逐渐恢复记忆的时候,当时配合阮忠元救下家驹的那位仁兄再一次偷偷来到日本,秘密与家驹见面,将整个事件的真相向家驹说明,一并向家驹出示了阮忠元的最后遗言,雪白的一张白布打开,只见中间有咬指血书几个字:“答应我,为了安全不要再出来!阮绝笔血书……”

  家驹隐居在日本

  没有人会同意家驹做缩头乌龟,家驹本身也不是这样的人,但这是一个舍命相救的人的要求,何况家驹的再次不慎出现,有可能殃及自己的恩人在越南的家属……怀着对恩人遗言的尊重,家驹一隐居就是7年。其间虽也三次到过越南,两次回到香港,但每一次都不以真面目示人,更不与熟识的人见面,只在暗地里关注着自己的朋友和亲人们。

  1996年3月香港红石勘体育馆BEYOND96’演唱会,家驹就曾回来观看过。当时演唱会临近结束时,家强曾说到:说真的?熏我真的不习惯3个人站在台上面的……PAUL跟着说:家强,想想,4个人呀,我们,他也在!!!你感觉不到他在这里吗?

  隐身观众中的家驹闻听此言,差一点就冲上台去与家强他们相认……

  我调查了许久现在总算有了点眉目,我一度听说日本光本村有个叫马句的人是家驹的再生,他唱了那首在日本并不流行的《海阔天空》日文版。我听到了,那正是他。当我呼喊出“BEYOND,家驹”时,他的眼神里有了一丝哀伤。他很快就不唱了,我追到后台大叫KOMA我知道是你,他很快离去,当时后台的人拉住我,此后我再也没见过他……

  (文中所涉及真人真事未经核实,原文发表时有删节。)

  “归隐”是最常用的情节

  其实,许多过世明星都有类似的“不死”的传说,有些甚至人证物证俱全,乍看难分真假。

  李小龙:有一种说法认为,李小龙的死不过是他自己炮制的一个假象,看破红尘的李小龙想永远离开追求功名利禄的红尘世界,靠隐居来度过余生。在李小龙死后,世界各地都有人说他们曾经看到过李小龙现身,一种广泛流传的说法是李小龙隐居在泰国,并有不少去过泰国的人声称看到过李小龙。而远在非洲的影迷则认为,李小龙是无人能打败的高手,他是不可能被黑社会或者疾病所伤的,因此他们认为李小龙隐居在肯尼亚。

  梦露:她的突然死亡令无数影迷大感意外,尽管一直有被黑手党杀害、被肯尼迪家族谋害的传言,但很多影迷坚信梦露还健在人世,躺在她床上的尸体不过是买来的“替身”,想躲避情感纠纷的她隐居在北非的摩洛哥,很多人曾说看到她悠闲地出现于摩洛哥街头。另一种说法认为她打扮成普通家庭妇女的样子在美国乡村度过余生。

  猫王:关于猫王“死而复生”的传闻更加夸张:2003年8月31日,一位53岁的女游客在格里斯兰猫王别墅前见到了一个与猫王酷似的老年男子,她立刻拍下了照片。看过照片的人都表示,如果这张照片的真实性可以肯定的话,上面的人98%是猫王无疑。2004年5月27日,加州一女侍还称猫王到她们餐馆买了个三明治。

  甲壳虫:很多人传说约翰·列侬确实遭到了枪击,但是他并没有死,他借着枪击案过起了隐居生活,在美国本土、欧洲各地都有乐迷声称他们看到了健在的列侬。

  综观这些关于明星“复活”的故事有许多共性,例如明星大多是“归隐山林”了。恐怕这是因为那些影迷、乐迷确实见过和偶像长得差不多的人,而一旦离开现场就难免夸大其词,最合情合理的解释就莫过于到某地隐居。但凡隐居的人你是无处核实他的确切地址的,在马路上的惊鸿一瞥也无处对证,“复活”的明星很快便会消失在世界的某个角落里。

  “隐居”的另一层含义则颇为有趣。这些被传说复活的明星无不是风口浪尖的人物,有的用音乐影响一代人的成长,有的则用美色“倾覆”了达官显贵,这一切都是普通人无从体味的。我们惟一和他们相通的,是人类精神上的寂寞和对红尘世界的厌倦。这样,“隐居”便成了我们赋予他们的新的生命,也是我们这些普通人对名利场的辛辣嘲讽。

  记者手记

  人类总是需要偶像的,所以某些人死后就成了永生的神。一些明星其实就是现代人心中的神,每一个被传说复活的明星都是一个时代的标志,他们不仅开创或引领了一个时代的潮流,而且让他们成为了我们生活的一部分,甚至在我们回忆人生的时候,总是会首先想起这些标志性的偶像。

  更重要的是,这些明星非常恰到好处地出现在某个巨大的社会转型期。梦露出道在美国20世纪30年代经济大萧条过后,猫王出名时,二战后垮掉的一代正在崛起;甲壳虫则在60年代发出了最强烈的反战呼声。如果你在饥饿中曾看到过梦露性感的海报,在对一切道德伦理不屑一顾的时候看到猫王的摇滚,在你的兄弟去打仗时听到了甲壳虫,那你就再也不会忘掉他们了。他们成为某个时代大众心态的代名词,也成为你生命历程的纪念碑。

  所以,当这些纪念碑倒下的时候,你和你那个时代的记忆仿佛也一起消散了。为了留住一个时代的痕迹,全世界的影迷和乐迷们是不会允许他们的偶像真正死亡的。他们靠着各种各样的“复活故事”来让偶像们永远活在世界上,也让各个充满了动荡与不安、改变着人们信仰的时代永远流传下去。(王菲/文)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142519/viewspace-515723/,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上一篇: 感谢敌人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注册时间:2004-10-08

  • 博文量
    67
  • 访问量
    496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