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Linux操作系统 > Linux操作系统 > 终于又见面了

终于又见面了

原创 Linux操作系统 作者:weskit 时间:2019-06-17 07:45:05 0 删除 编辑

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在期待这么一次见面。

工作忙完,正好是2005年的最后一天,在江南细雨中等待心中的女子。我不记得是什么时候我说过,江南的雨,是那种几乎感觉不到的滋润:

我站在广场上,看着天上的云,没有边缘,恍惚间,天好像低了下来,远近的高楼仿佛都到了云端,边上的红花,滴下晶莹的泪滴,不知是谁让她伤感——不,她并不伤感,而是云在伤感。

从中午出门,我就在街道上闲逛,看过这江南不败的绿,看过这江南不败的花,呼吸着湿润的空气,陶醉着等待的心情,从书店出来,刚过中午,没有心情吃饭,便拿出刚买的书,在广场上穿流的人群中慢慢地看,枯燥的学术,是很容易让我的血液都调动到大脑,四肢的热量迅速地减少,渐渐地,冷了。掏出香烟,希望这样能打断时间,让他飘逝。围着广场走起来,慢慢地让身体暖起来,听到第四次广场的钟楼响起,周围已经灯火通明,借着泛光灯,可以看到,云已经完全笼罩在这片土地上了,头发在滴水,约么,该到下班的时候了。我拎起书,到茶馆等她。

当我看着《管理学》正要打盹的时候,调皮的脚步落在我的右手,又听到那常常是在后脑勺中回荡的“呵呵”,应该是五个音节,或许是三个,总之,终于从深处跑了出来。

一袭红衣,还是我喜欢的那种气质,终于从记忆中回到面前。不过有了变化,一种我不知道的变化。后来她问我有没有感觉到变化?当然有,我用的是“成熟了”,其实我的第一印象是“长大了”,因为我不希望她会像其它人那样,我想她永远在长,永远长不大。

时间总是会有时快,有时慢,即使和最爱的人在一起,也是这样的,像普通朋友样地聊天,是我与她最多的交流。

第二天,来送我,大老远地跑来,带了水果,还是聊天,看着她的样子,我就会很安静。到了我上车的时候,还是那样,拍拍她的头,因为我能看到她的头顶。

我说:你定是我的那根肋骨,每每远走,都有那抽走般的痛隐隐在胸口。不论你如何去选择,我都觉得,我曾经这样思考过。

躺下来的时候,每每远走,我都感觉到有一股痛,一股钝痛,仿佛有一圈玉钳,从左心室的后壁,到主动脉弓,一直到颈动脉,一直到眼圈,反复地牵扯、挤压,重的时候,明显的心律失常,仿佛有瞬间的窒息。有时不得不闭上双眼,让泪水不要出来。

不论怎样,终于还是见到了,开心。而且约定,一起去喝酒。刚刚定好了一批米酒,要喝个痛快。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137379/viewspace-17218/,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上一篇: 圣诞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注册时间:2004-09-29

  • 博文量
    100
  • 访问量
    65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