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Linux操作系统 > Linux操作系统 > 春风般的母爱

春风般的母爱

原创 Linux操作系统 作者:jdswsjj 时间:2008-03-30 18:33:55 0 删除 编辑
TAG:

在过去的这个冬天里,我不小心把母亲给弄丢了,永远找不回来了。
就像一只断线的风筝,在寒风中迷失了降落的港湾,飞翔的姿势是那么的凄惨和无奈,我无助地被命运指使着滑向了生离死别的痛苦深渊。
睹物思亲,我不堪老宅失去主人的悲凉。于是,它就被那把冰冷的铁锁封存到我的永远的冬季里了。
都说春天来啦,不是吗?清明节就在眼前了。是该去打扫一下老宅了,春天毕竟是温暖的。
打开窗户,阳光依旧照到这把古铜色的藤椅上,墙上的挂钟“嘀嗒”得还是那么一丝不苟,大衣橱挺立在那里,就像老管家恭候着主人的归来,可镜子里的主人正撮紧了眉头看着我,几分哀怜,几分埋怨。我不禁一阵寒噤,忙把眼睛移向那张熟悉的眠床……我知道了,这里不再会有春天!
“喵—”,门缝外传来猫咪的叫声。我急忙开门迎客,这是邻居家的阿黄,也是母亲的朋友。从前我来看望母亲,经常能遇见他们在一起玩得很开心,母亲把我带来的巧克力直接就拆给它吃了。但是,阿黄却从不对我示好,在它的眼里,我大概就是母亲请来的钟点工,忙完该做的事,一时半会儿就会走人的,根本不是他们之间这种层次的关系。这会儿,它同样以已往的姿态迈着优雅的猫步,堂而皇之地入室,并熟练地、轻巧地一个箭步串上藤椅直把眼睛盯向母亲的眠床。我一时竟慌了手脚,不知怎样向阿黄问候,怎样向阿黄交待母亲的行踪。只感到这屋子是这样的冷,寒气逼得我直打哆嗦……我明白了,我欠母亲的比阿黄更多!在这个屋子里不能走出冬季的不仅仅是我一个人。
我平生第一次这样努力地干家务,把老宅的里里外外打扫了个彻彻底底。但是,这屋子还是没有春天的感觉,阳光下的藤椅依然没有些许温存的气息,阿黄也不再吃那些剩下的巧克力,悄无声息地不辞而别了。
西下的夕阳告诉我更冷的黑夜就要来临,我提起那把和我的心一样沉重的铁锁,再一次挂上这扇养我育我的家门。
“嗖”的一声,阿黄从院墙边的枸杞丛中窜出,提醒我这是多年前母亲亲手种下的。多年来,每到春暖花开的时候,母亲总是特别小心地看护着这丛其貌不扬的植物,生怕那些贪小的婆娘偷摘了它的嫩芽,为此,还没少得罪街坊。此刻,我本能地凑近它们,希望从中读到一些关于母亲的信息。
啊,那细小的、嫩绿的新芽正努力地向我展示着万物复苏的春意。我再也忍不住自己的热泪,失声呼唤:妈妈,难道这就是你的回归?这就是你在多年前就已经预备好的今天我们的母子际会?不然仓储笼,阿黄为什么提醒我这丛绿色生命的存在?为什么这绿色的生命会给我以母亲怀抱的温暖?我该怎样感恩您啊,您纵然离我而去,却化作一片碧绿,一如既往地呵护着您的儿子,让他继续得到春风般的母亲的——爱!




Link URL: http://fxszsjj.blogbus.com/logs/17937192.html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13679130/viewspace-220192/,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下一篇: 春天,爱的未来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注册时间:2008-03-30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