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Linux操作系统 > Linux操作系统 > 一场媲美“超女”海选的招聘狂潮

一场媲美“超女”海选的招聘狂潮

原创 Linux操作系统 作者:broadviewbj 时间:2011-07-27 18:07:05 0 删除 编辑

一场媲美超女海选的招聘狂潮

在工程院成立之初,张宏江和他的团队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人手短缺。工程院的牌子挂起来之后,全部人手——连张宏江在内不到30——马上投入到第一个紧急任务中。他们要赶在20043月之前,把来自研究院的7个项目做成产品模型拿到TechFest上去展示。张宏江的计划是,在工程院成立后的3个月内招来70~100人,因此,最初的20多名员工在争分夺秒开发项目的同时,还肩负着招兵买马的重任。

每年的10月到次年的2月,是国内各大高校的招聘季。瞄准中国高校毕业生的企业,除了微软,还有IBM、英特尔等IT巨头,2006年之后,另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谷歌又加入其中。各大公司对人才的争夺,甚至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

宏江要求我们,一旦应聘者确定被录用,Offer(聘书)必须在48小时之内发出去。因此,有时我们下午面试完,晚上就要给入围的学生发Offer时任张宏江秘书的金燕说。

很幸运,在招聘方面,刚刚诞生的工程院并非毫无经验——他们沿袭了研究院的一部分做法。在过去五年中,研究院已经摸索出一套校园招聘的办法,先是组成宣讲团到重点高校进行演讲,然后通过线上、线下的方式同时接收简历。但是,两者也有很大的不同。张宏江说:以前研究院每年招的人很少,而且方向很明确,人群很集中——就是要计算机方面的博士生。相比之下,工程院招的人更多,面向的人群也更广,更像是一场海选

2003年,工程院没有等到11月正式成立之后才开始动手招聘。林斌说:在七八月间,我们还没有正式宣布成立时,我考虑的第一件事就是招聘。可以说,我把95%的时间花在了招聘员工上。

 

10月中旬,张益肇为即将到来的高校演讲制作了一份PPT,其中不仅介绍了工程院的由来、招聘的要求,还分析了软件业未来的发展前景,并且鼓励学生们:一流的研究人才要进研究院,一流的工程人才要进工程院。

一轮在十几所国内顶尖高校的宣讲做下来,各高校的BBS上开始大量流传关于微软亚洲工程院的招聘信息。与此同时,工程院的招聘启事也在中华英才网上线。很快,工程院在各个高校掀起了招聘狂潮,简历从四面八方铺天盖地涌向工程院。

金燕对当时收到的简历数量记忆犹新:足足有两麻袋。再加上从网上收到的,简历数量超过了10000份。

当时国内另一个牵动无数年轻人的活动是超女的选拔赛事。难怪当年有国内媒体称:微软亚洲工程院的招聘盛况只有超女海选才能媲美。

经过第一轮筛选之后,张宏江和他的团队发现,选出来的应聘者仍有7000多人。怎么进行下一轮的筛选?他们的决定是,采取中国学生十分擅长的一种方式——笔试。

说干就干!众人马上组织出题小组讨论考试题目。试题分为两大类:选择题和主观题,其中主观题还包括编程题。但一个关键的问题是,来自全国的简历有近万份,考试的顺序应该怎么排?

有人提议先从北京开始考试,然后依次在其他城市进行。但这个建议很快被否定了,因为题目只有一套,先考完的学生很有可能把题目传到网上。所以,为了防止试题泄露,考试必须同时进行!

这次笔试被工程院的考官们笑称为计算机基础理论全国统考,因为当时国内拥有顶尖计算机专业人才的高校基本上被全覆盖了。

第一轮笔试在北京、上海、广州、合肥、南京、杭州、成都和西安八个城市同时举行。考虑到要避开学生们的上课时间,考试定在一个周六的上午。这一天是20031016日。但是后来他们发现,仍有不少学生没能赶上第一轮笔试。于是,商量过后,他们决定在1113日再举行一次笔试。第二次考试除了覆盖上述8个城市,还增加了哈尔滨、大连和武汉3个城市。

考试结束后,抱回来数千份考卷的考官们意识到,他们给自己出了一道难题:虽说是计算机考试,但评卷的工作却不得不靠人工来完成。选择题部分的评判工作可以外包出去,但主观题就都得由工程师们一道一道来评审了。于是,这20多人开始昏天黑地地和几千份试卷搏斗,而与此同时,还有7个项目等着他们去开发。

此时,工程院还没有专门的招聘负责人。其实原本可以借用研究院的两名人力资源经理,但其中一名在2003年年底离职,另一名因患病正准备动手术,所以只能由张宏江的秘书金燕帮忙协调一些招聘方面的事务。

我一开始都不知道,招聘原来分社会招聘和校园招聘两大类。金燕说。扑面而来的繁重的招聘任务,让她既紧张又兴奋,也让她从协调工程院的招聘开始,逐渐成长为一名出色的人力资源经理。

笔试之后,候选人仍有500多位。经过商量,大家决定,再通过电话进行第三轮筛选——每位经理每星期花一个小时的时间做两个电话面试。

三轮筛选过后,10000多名求职者中只有300多人接到了工程院的面试通知。

有应聘者后来形容,工程院的面试对于智力和体力都是一场考验。因为,面试过程有可能持续一整天,面试者要和五六位考官对话。如果符合条件,第二天可能要再谈一天。虽然过程并不轻松,但应聘者们都希望自己在面试中走得越远越好。

在招聘季,工程院把每周二、周五的上午设定为面试时间。面试者比较多的时候,工程院甚至要一整天开足马力。我们通常一周要见40个候选人。金燕说。

到了面试的日子,满怀期待的年轻学生们就会涌进工程院的办公室。他们每人都会拿到一份文件,上面清楚地写着,他们需要在几点几分到哪个会议室面谈。

从上午9点到12点,他们通常要面见三位考官,与每位考官面谈一个小时。到了中午,工程院会招待他们一顿午餐。学生们的午餐有时是麦当劳的汉堡,但更多的时候,工程院为他们提供的是鸡肉饭和牛肉面。

金燕这时会走进来,和学生们讨论一些较为轻松的问题。这其实是另一种形式的面试——观察学生们在放松的状态下是如何表现的。

和学生们闲聊一阵之后,金燕会离开会议室。等到午餐快结束时,金燕又会出现在学生们面前,手中也多了一份名单——这是下一轮测试的入围者名单,榜上有名的学生们将在下午迎接新一轮面试。

后来,有人总结出一个规律,并在网上广为流传:中午领到鸡肉饭,意味着进入下一轮面试名单,而如果发到手的是牛肉面,则意味着闯关失败,吃完饭就要打道回府了。

这纯粹是意外。金燕说。原来,在学生们吃午饭时,在旁边的一间会议室里,考官们也在开午餐会。考官们一边吃饭,一边把上午面试的情况汇总,然后确定下一轮入围者的名单。

因为每位考官的考察角度不一样,有的考察应聘者的逻辑能力,有的则着重看应聘者的创造性或对细节的关注,所以,考官们常常会对同一位应聘者持有不同的意见。而金燕也会在和学生们闲聊之后,加入考官们的讨论,并说出她观察到的情况供大家参考。

我暗中观察看好的学生,和面试官决定的名单非常契合,只有少数时候观点不同。金燕说。这时,金燕也会站出来挑战考官们的决定。

招聘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但期间也出现了不少插曲。

有一次,一名工程师到了约定的电话面试时间,却仍然埋头做项目,没有给应聘者打电话。金燕得知后,天不怕地不怕地挑战了这位工程师。

 

我们得赶在TechFest前把产品模型做出来,到底哪个更重要?!那位工程师的上级经理非常不满意,当即冲到张宏江的办公室去告状

金燕面对老板们的对峙,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张宏江只好叫她先出去,由他来解决这个问题。

这对宏江来说是很大的挑战。他承受的压力肯定比我想象的要大得多,只是他不说而已。(当时我们)要完美地交付研究院的7个项目,手里又没有足够的人手。金燕回忆道。

经过一番软硬兼施,工程院上上下下开始全力配合招聘工作。就这样,经过筛选简历、笔试、电话面试和若干轮面试,工程院在头一年的面试过后只发出去了50多份聘书,这仅仅完成了张宏江设想中招聘任务的一半。

这时恰逢《中国青年报》的一名记者前来采访,张宏江便向对方透露了上述状况。后来,这名记者以“1万多应聘者挑不出100为题发表了一篇报道。然而,这篇报道被另一份报纸转载时,却由于失误,在“1后面多加了一个零,变成“10万应聘者挑不出100。这两篇报道为张宏江带来了不少麻烦。外界一时议论纷纷:微软亚洲工程院要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竟然如此挑剔?

而更大的压力来自微软总部。张宏江的老板里克·雷斯特在获知这两篇报道后,透过越洋电话质问张宏江:“Why are you making this point?(你说这样的话是什么意思呢?)

别忘了,雷斯特曾经以中国遍地是人才为由,跑到比尔·盖茨那里为工程院的前景打过包票。难道现在工程院却要告诉大家,在中国招不够合适的人吗?

其实我们只是想强调,在短时间内找不到足够的中层骨干。张宏江说:中层人手短缺,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压力。我们要做大面积的校园招聘,但我们的面试官人手远远不够。

 

本文节选自《创业在微软——微软亚洲工程院成长启示(双色) 》一书。

图书详细信息:http://space.itpub.net/?uid-13164110-action-viewspace-itemid-702572

1.jpg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13164110/viewspace-703269/,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上一篇: 数据收集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注册时间:2008-02-22

  • 博文量
    1030
  • 访问量
    1616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