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IT职业 > IT生活 > 中国式“申吉”:人海战术能说明什么?(组图)

中国式“申吉”:人海战术能说明什么?(组图)

原创 IT生活 作者:mseoo 时间:2007-08-20 00:00:07 0 删除 编辑
  2007年8月8日,葫芦岛古筝演出现场,累坏了孩子。 李钢/图

  2005年8月,沈阳五里河体育场,300余架钢琴同时演奏创造了吉尼斯世界纪录,并得到了吉尼斯工作人员的现场认证。毛孩儿/图

  2007年8月10日,第五届中国沈家门渔港国际民间民俗大会在浙江舟山沈家门渔港举行

  外国人的“申吉”更多是挑战自我。这个男人的勇气值得钦佩,他希望空手劈开22块混凝土砖块,可惜没有成功。 资料图

  千人甩头舞 万众齐刷牙

  按照这个趋势,10年后,至少一半的吉尼斯纪录都是中国的了。比如5000个学生同时做俯卧撑,10000个群众同时吃羊肉串……但这些“世界第一”,又能说明什么?

  中国日报网环球在线消息:爱尔兰的休比威尔爵士应该不会料到:56年前他一时兴起、偶然催生的吉尼斯纪录游戏,会演变成中国土地上一次场场宏大的“万人运动”。

  2007年8月8日晨,辽宁省葫芦岛市的龙湾海滨。烈日下,一项为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的大型古筝演奏会正在进行。

  后经吉尼斯方面认证,共有2348名筝手参加了合奏。“5000平方米的海滨广场上,身穿黄色圆领衫的筝手们整齐排列成25个方队。他们在总指挥王天一的指挥下和谐演奏,时间超过了规定的5分钟。漂亮的筝手、优美的曲调、背后迷人的大海里渔船驶过,构成了一幅美丽画图。”当地媒体报道。

  这项最新诞生的纪录给“中国筝岛”添了光彩。英国吉尼斯总部驻中国代表、认证官吴晓红博士当场颁发了认证证书。

  但不和谐的音符同时出现。当天,新华社对该活动给予了图文报道。图片中,女琴童们顶着烈日,头发凌乱、疲惫不堪,有的干脆趴在了古筝上。“以学生为主的两千多名选手,在烈日下演出4个小时。热衷于创新吉尼斯世界纪录的行为,却让学生受苦。”新华社消息说,“……这是谁的吉尼斯世界纪录?”

  被曝晒的演奏者

  沈阳居民栾女士5岁的女儿刘思雨参加了这场“音乐盛宴”。栾女士回忆说,由于次日很早就得起来,和大多数家长一样,合奏前一天下午,一家人就租车抵达葫芦岛市龙湾海滨的一家酒店。

  这个大型活动几乎让当地酒店人满为患。大连的何女士也为此开了一个房间,“黑毛巾,没有卫生纸,很脏。每天240元”。

  除了自理住宿和来往费用,每个参与者还向主办方交纳了280元报名费。换回的则是一件棉T恤。“主办方什么也没提供给我们。”大连乾宏古筝学校张校长说,她组织15名筝手参与了活动。

  当晚,主办方要求参与者提前把古筝摆放到广场上。这种乐器价值不菲,贵的每架上万元。一旦受潮,会影响琴弦的音调——当天,葫芦岛一直下雨。“他们说,就算明天下雨,也要坚持下来不能退场。”有参与者说。凌晨3:00,部分参加者用塑料布把筝包裹严实,摆到了广场。

  5:30,刘思雨就被叫醒了。虽然“冲吉”预定9:00开始,但大部分人在6:30就已按照主办方的要求开始排练。此时,警察用白线拉起了隔离带,家长们被拦在了外面。表演者中,除了600名左右的成年人,剩下的全是孩子,年龄最小的4岁。

  担心的大雨并没有到来,天突然放晴,出了太阳。张校长回忆,当时活动的总指挥王天一说,孩子们的热情感动了上天。

  但上天也许是过于感动了。随着时间的推移,阳光变得越来越热,没遮没拦地打在人们的身上。筝手们大汗淋漓,“诗书礼乐”应具有的雍容姿态,荡然无存。

  家长只能在休息时送水,孩子也很难上厕所,惟一的办法是,让参与者尽量少喝水。这成了另一种挑战。

  最让全场人记忆深刻的事,出现在第一方阵倒数第二的位置上。一名五六岁的孩子当场呕吐。家长进去帮孩子擦了擦,然后继续练。“当时其他人都很感动,觉得孩子很坚强……”有在场者回忆。

  1 1

   中国式“申吉”:人海战术取胜

  6分钟的表演结束了。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活动的赞助商——葫芦岛某公司一位女士也承认:“公司有点后悔,这样的活动过于形式主义,是凑人数。现在,这样的活动搞得太多了。”

  古筝“申吉”两天后,在浙江舟山,开展了5590名群众演员参加的“万鱼大巡游”活动。它以最大规模的“人扮海洋生物集会”,创造了吉尼斯世界纪录。

  经南方周末调查核实过的人海战术“申吉”(或准备“申吉”)活动还有:在宁波梁祝文化公园,12658人参加的“万人相亲会”;在云南曲靖,连续3天的“百味料、千米街、万人尝”烧烤长街宴;在珠海,北京理工大学珠海学院师生与中央电视台主持人联手创造的4796人“手语大合唱”;以及2007年5月,云南临沧茶文化博览会上的“千人甩发舞”……如果加上其他媒体报道的,林林总总,不下几十个。根据吉尼斯世界纪录中国申报中心的统计,他们一年内能收到三四百个有效申请,2002年至今,通过中国申报中心申请成功的纪录共有110多项。

  按照吉尼斯方面对南方周末提供的材料,这个被称为“普通人的奥运会”的精神实质本是挑战极限、超越自我。比如,一位空手道高手试图用手劈开22块混凝土质地的方砖;另有西方“玩家”把头发、胡子留成几米长。52年前,第一本《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面世,其中共有12个项目,包括运动、科学、商业、建筑、自然界等,其中1/4是有关运动的内容。

  但吉尼斯认证官吴晓红对南方周末称:集体活动也是吉尼斯世界纪录接受的项目。“我认为,参与集体活动需要许多人为一个目标努力,共同取得大家期待的结果。这也是不容易的事情。”她说。

  认证过葫芦岛的古筝合奏后,吴晓红赶到了经历洪灾、罕见地向外界发出求援信号的朝鲜。2007年8月15日,朝鲜政府在平壤组织10万人参加了大型团体操表演《阿里郎》。现场认证后,她向朝鲜文化省副相宋锡焕颁发了吉尼斯世界纪录证书。

  “我很欣赏这个大型的团体操表演,我认为那是别有特色的、很好的艺术表演。”吴晓红说。和中国葫芦岛市一样,证书同样注明:这是“艺术表演”纪录。

  万人齐刷牙背后的推手

  如果说,参与人数众多是中国式“申吉”的第一特色,地方政府参与则直接推动了此类活动的进行。

  已在2003年停播的《中国电视吉尼斯》制片人倪维行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当时节目组收到了无数全国各地政府的邀请函,希望通过节目组来宣传当地的旅游文化。“从东海之滨到西部荒漠,从南国椰林到北方雪原,从长城脚下到黄河源头,神州大地无处不留下我们摄制组的足迹。”他说。

  葫芦岛古筝“申吉”活动后,有人披露了组织者——东方女子古筝乐团团长王天一的背景。作为本次活动的发起人,他还身兼葫芦岛市委副秘书长。

  该市政府一位官员向南方周末证实:文化节的各个环节的联系人,大多在王天一创办的乐团、开办的学校中担任演出或教学职务。而主办方则挂名葫芦岛市委、市政府。申吉当天,葫芦岛市主要领导悉数出席。

  在葫芦岛市,“筝政合一”一直是众所周知的地方政策。根据计划,2008年奥运会开幕前,葫芦岛还将举办一次与古筝有关的大型庆祝活动,届时将有2008名古筝手和2008名太极拳手齐聚九门口长城。

  王天一也承认,这是出于塑造城市形象的需要。“扩大一个美好城市形象表述语,需要人为搭建平台。通过活动的开展,会让各地及国外筝手、随同人员看到葫芦岛的文化底蕴,看到葫芦岛‘三点一线’发展战略和强大的工业实力。”他说。

  这样的例子层出不穷。“申吉”或者由政府直接组织,或以商业公司牵头、政府挂名。一些政府机构,往往利用职权为企业策划的行动拉来人马。

  云南临沧的“千人甩发舞”,是市政府文化产业办公室组织操作的;2003年9月20日,深圳罗湖区“万人齐刷牙”刷新吉尼斯世界纪录,也是深圳罗湖区总商会、罗湖区教育局、罗湖区卫生局主办,与“高露洁”合作的产物。在重庆,2007年3月18-20日,市政府专门发文件,从各单位抽调负责人组成组委会,创造“万人火锅宴”的吉尼斯纪录。而在今年,一个大城市还试图建立千人公厕,并准备申报吉尼斯,被网友许为“世界上最臭的形象工程”。

  这些“申吉”活动,最终成为地方政府的“面子”。比如在某市的政府网上,还专门开辟出当地“全国之最”栏目。当地最长的橡胶坝被特别注明,“被上海大世界吉尼斯总部列为1999年大世界吉尼斯之最”,它和这里拥有“全国最大的县级公园”放在了一起。

  2

  2

   孩子,荣耀还是被利用

  南方周末记者调查后还发现:此类“申吉”活动中,民俗和体育是最大的热门。元旦、国庆等节日,以及即将举办的大型体育盛会,则成了最常用的噱头。教育局、团委、妇联和旅游局等机构,则是最常见的主办方。对此,中山大学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副主任宋俊华担心,弘扬民俗不是这些活动的目的,而是沦为政治工具,传统的东西被平庸化了。

  值得一提的是:学生是最常见的纪录制造者——葫芦岛市之前,古筝合奏人数最多的纪录也是由这个群体创造的。那是2005年10月,1008名女子在广西南宁的“2005东南亚国际旅游美食节”上齐齐拨动琴弦,《渔舟唱晚》回旋于青秀山上。同时百名儿童颂读国学经典。

  而在郑州文博广场,2007年8月15日上午,出现了1059人合奏萨克斯。经公证后,该材料将投给吉尼斯总部进行认证。演奏者大多数是10-20岁的中小学生,年龄最小的选手7岁。

  2003年8月28日,一场118架钢琴合奏的露天音乐会,在西宁当天竣工的大型广场新宁广场举行。演出地平均海拔2600米,参演的118名琴童是平均年龄11岁的孩子。合奏因此打破了3项纪录:全世界钢琴数量最多的音乐会,演奏员平均年龄最小的钢琴合奏音乐会,以及举办城市海拔最高的钢琴合奏音乐会。“演出很成功。”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当时的音乐会导演沐寒说。

  “对这些活动,学生是难以抵制的。”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复旦大学教授于海认为,“一是学生没有这个力量;父母即使不愿意孩子去,也对抗不过学校和老师。”

  “80后”作家在其博客中写道:在利用群众方面,没有一个国家能和我们国家比。我们的群众估计自己也很喜欢去创造世界纪录,来体会地域自豪感,大把的纪录等待我们去创造。按照这个趋势看来,十年以后,一半的世界纪录都是我们中国的了……比如5000个学生同时做俯卧撑、10000个群众同时吃羊肉串,这样的纪录随时可以创造。

  但吴晓红并不这样认为。她在接受英国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中国人创造纪录的激情,是中国正走向繁荣的一个迹象,“正在追赶发达国家”。

  “吉尼斯”这条产业链

  组织者、参与者,以及幕后推手,可谓“各得其所”。那么,所有活动的发起者——无论是英国吉尼斯,还是中国上海的“基尼斯”,又能获得什么?

  现在被指称“冒牌”的上海大世界基尼斯,一开始就公开向国内的纪录申报者收取千元至数万元不等的费用。2001年,大世界吉尼斯总部被公开的收费标准以公益性、正常性、广告性区分,个人申报为2000元,单位申报为10000元,企业挂名申报为30000元。

  2002年7月,北京三路居小学申报大世界基尼斯的绳网跳绳之最。大世界吉尼斯的开价是3万元,学校出不起,后来乡里找了家公司赞助,砍到两万元后才申报成功。

  而“正牌”的英国吉尼斯方面,虽然总部授权的中方机构吉尼斯世界纪录中国申报中心对南方周末称:除了开辟“绿色通道”收取额外费用外,对挑战纪录者并不会收取任何认证费用。但位于英国伦敦的总部解释,“如果认证人员亲自到申报现场,可以提出相关的费用。”

  吉尼斯世界纪录中国申报中心的唐日松,曾在一篇论文中表露了他在中国打造吉尼斯产业的心得:“辽教社”自1998年起与英国吉尼斯公司合作以来,一直在探索如何以吉尼斯品牌为核心实现多元化经营。双方以最初的图书合作,延伸到吉尼斯纪录申报中国唯一代理、组建吉尼斯俱乐部、拍摄吉尼斯电视片以及筹建吉尼斯主题公园等领域的合作,“初步形成一条吉尼斯文化产业链”。

  他写到,通过播放吉尼斯电视片,建立吉尼斯主题公园,可以更好地推广吉尼斯品牌,在全国形成挑战吉尼斯的氛围,培养《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中文版的读者群。这正是吉尼斯公司的经营思路。

  “这很正常,”上海财经大学研究产业经济学的干春辉教授解释,“企业出于商业目的通过创造‘之最’获得轰动效应;NGO等形式的非盈利性组织,也需要通过‘申吉’来推广他们提倡的某种目标。而吉尼斯是一项比较有意思的挑战活动,公众对它也很感兴趣,需求是产业产生的基本条件。”

  但沈阳师范大学社会学系刘平教授对吉尼斯产业化表示担忧。他认为:在市场经济下,挑战极限往往被经济理性利用了。为追求稀缺的市场意义,这种挑战越来越具有人为的、刻意的趋势。

  更重要的是,由于中国式“申吉”中某些地方政府的介入,纳税人的钱被投入了这项活动中。甚至有专家认为,这是资源的浪费。既然这么“青睐”孩子,为什么不能把金钱和精力投入希望工程中去呢?

  吉尼斯和基尼斯

  它们有一字之差,又互有渊源。

  1992年,上海大世界游乐中心搞起了大世界基尼斯——天下第一擂台,一些怀有绝技的奇士能人纷纷参加,诞生了一批大世界基尼斯纪录。1993年,当时的英国吉尼斯出版公司与上海大世界游乐中心签署过一份协议,但协议终止于1996年12月31日。

  在中国中断了三年后,1999年,英国吉尼斯总部更换了中国代理商,授权辽宁教育出版社。吉尼斯世界纪录中国申报中心于2007年1月份脱离辽宁教育出版社,与它一起从属于辽宁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3

  3

  (本文来源:南方周末 )[@more@]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10895517/viewspace-965227/,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 博文量
    364
  • 访问量
    958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