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IT职业 > IT生活 > 台湾十天的“软印象” (转)

台湾十天的“软印象” (转)

原创 IT生活 作者:worldblog 时间:2007-12-12 09:58:49 0 删除 编辑
台湾十天的“软印象” (转)[@more@]

  『2002年8月30日 金山软件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  王峰』

7月17日至7月26日,我有幸代表金山公司陪同北京市科委和北京软件行业协会的领导去台湾考察。十天的时间里,我们一行从台北到台中再到高雄。回来以后,就投入到非常紧张的工作中,直到近日,才腾出一些时间,把自己的随行体会中的所见所想整理成了只言片语。算是对台湾十日的一个回顾。
 
赴台之路并不容易
7月15日的一大早,我从北京出发,踏上了去宝岛台湾的行程。心里面装满的是:神秘、好奇。都是一些完全不一样的想像。之前,给一位朋友炫耀,我后天去台湾。朋友说,“恭喜,台湾是我们最不容易去旅游的地方。”心中窃喜,海峡两岸,一母同胞,却长期分离,能够有机会去台湾看看,还真是不易。
可是,路上,经过了虚惊一场。让我明白了去台湾观光也并不容易的道理。
很早,公司就张罗着我去台湾考察的事,当然,这要等机会,在我的申请和手续提交了半年以后,台办的同志通知我,你们的手续办好了。“7月15日,你随北京市软件行业协会的代表团去,一行六人。”
临出发前,我才知道,同行的有北京市科委陈立功处长、北京软件行业协会和软件促进中心的几位领导干部,另外,还有网易的丁磊和联想软件事业部的陈桦经理。
出发的心情是兴奋的,中途的飞机上,我意外地见到了国家版权局的版权司前人的王化鹏司长,他是应邀去香港参加一个出版物博览会的。老领导非常关心我们公司软件的发展情况,指示我们应该多配合国家版权部门工作,把正版软件市场做好。我满口应着。
我们好不容易到了香港,等候转机。香港的新机场很大,很不容易找到了中华旅行社大陆同胞的赴台手续经办处,得到的答案是,台湾方面不同意让我们6人进入台湾。真的吗?天哪,我们的机票是从北京转香港最后到台湾的通票,连回来的票也买好了,这可怎么办?
这是怎么回事?直到今天,我们也没有弄明白其中的道理。反正是白白在候机厅等了三个小时,在多方努力下,最后是服务台的一位小姐告诉我们:“不好意思,让各位久等了!你们可以来办理到台湾的通行证了。”这才让我们松了一口气。至此,我开始理解“三通”对于两岸互动的实际意义。
接近6点的时候,飞机从香港起飞,直飞台湾。
 
初到久违的台北
终于,我到了台湾。中国的台湾,久违了。
当然,一定会有人接我们。小洪,东南旅行社的专业导游,是我们初到台湾认识的第一个朋友。从台北机场到城区的路上,导游小姐小洪总是不忘的口头就是:“有许多的地方只能是匆匆掠过,没有时间看个仔细。不过,有遗憾才会下次再来。”
小红对我们一行非常客气,我很担心在台湾没有多少人知道我们公司的名字,毕竟同行之中,联想是中国最大的电脑公司,网易的丁磊是中国互联网的风云人物。金山在当地是一个什么样的形象呢?我并没有多想,由他去了。
第二天清早,出发的路上,小洪小姐非常兴奋地告诉我们她的新发现。她说,昨天下班后和他学计算机的弟弟介绍大陆来的客人,弟弟问是哪些公司来了,小红说有联想、网易,还有一个是叫做金山的软件公司。小洪的弟弟激动地对小红说,“请你一定要替我向金山来的人问好,告诉他我好喜欢这家公司,这家公司很了不起,我非常想去他们公司工作。”被人这么一阵吹捧,无论是心里还是路上都多了许多欢喜。
这位导游小姐的名字很IT化,谐音念过去,正好是“烘培鸡”(Homepage)。很有趣,这是她自嘲的说法,小洪说可能是父母很这早就意识到会有互联网的繁荣,会在台湾等候我们这些IT人来访。
我们六人中,唯有丁磊去过台湾,我看丁磊拿起手机来打当地电话的时候,才知道可以在便利店来买一张“中华电信”的手机计费卡。新台币和人民币的比价是4:1,1000元相当于我们的250元左右,我第一次花起了千元大钞。把钱拿出去的时候,明显感觉很不是个滋味,这钱怎么这么不值钱,对比起今年5月在美国旧金山大街花着折RMB在1:8左右美元的时候,感觉正好是完全相反。
到台湾,没有丝毫的语言障碍。看见沿街霓红灯里的繁体方块字招牌,觉得很亲切。送我们的司机听说我们是从大陆来的客人,非常地小心照顾我们,让我们始料未及的是,我们几个人刚上他的车,这位长相和声音都酷似曾志伟的热心司机,朝我们大声喊到:“我是中国人!反对台独!”
 
在台北文化大学和同行交流
  7月18日,台北县电脑工会为我们安排了在文化大学的演讲和报告,主要是介绍两岸的软件各方人士交流,探究合作领域。
在文化大学的报告厅外,我意外见到了精英电脑公司的副董事长许明仁先生,我们在大陆见过面,是在2001年5月金山毒霸和精英主板OEM合作的战略发布会上。换过名片,寒暄之后,我才知道,许先生是台北县电脑工会的理事长。事实上,台湾许多有名望的企业家在一些政府和民间连接的各种协会任职,从事大量与自身经验相关的社会服务工作。
  我们介绍的内容也算丰富,丁磊为大家介绍了网易经营情况和投资网络游戏的进展,联想的程桦则介绍了联想ERP的实施体会,我则是介绍了WPS产品在政府采购市场上的进展,大陆防毒软件市场壮观以及我们对金山旗下的西山局进军网络游戏市场的展望。看得出来,大家对我们金山公司非常关心,事后,我看到当地的媒体宣传中介绍我们是大陆最具影响力的软件公司。当地的一位同行告诉我,金山公司能够和微软抗战8年,坚持把WPS做到现在这个水平,非常地了不起。WPS是整个中国人的骄傲,如果你们在大陆成功了,我们在台湾也可以用起来。
  据说,当地的同行听说我们要来,许多人提前就订好了票。毕竟,两岸的软件同行有机会相聚在一起,还实属不易。前来交流的公司很多,有有系统集成的,有为电信公司服务的,也有一些为手机和游戏机做游戏的公司,还有一些引进软件发行的公司。不过,事后盘点名片,发现来得绝大多数是正在成长期的小型软件公司的老板,大家都期望对大陆软件市场环境有更多的了解。当然,还有一个目的是:交朋友。
  还记得一位得捷软件公司的老板,很早就来上海办公司,专门为电信公司提供邮件服务器产品,我和他为两岸软件企业的管理思想和文化价值观还进行了友善的争论。几天前,好像就是星期天,他来大陆出差到北京,还特别给我打了个电话约见了一面。台湾的同行很能侃,我请他吃重庆水煮鱼,他一口气和我侃了五个小时。
 
有关台湾咨询工业策进会
  初次接触财团法人咨询工业策进会,给我的印象是,他们非常非常的专业,比方说,他们的幻灯演示Presentation报告都做得极好。令你不难感觉出,他们为此次交流所做的大量准备。
财团法人相当于我们这边所说的基金会。而资策会下属的MIC(Market information center),市场情报中心。则有点儿类似于我们的赛迪咨询(CCID)和IDG旗下的CCW Research等机构,专门针对台湾、大陆和海外市场多市场研究和对比。
不同的是,这里的许多官员是出身于IT企业或技术专家,眼光更加国际化,就连谈吐和气质都很像外企的高级白领,对于技术和市场的发展非常了解,聊到宽频网络及通讯、多媒体技术和嵌入式软件和海外代加工业务都很在行。
 
据说,这样的机构确实帮助了台湾一大批IT企业的成长,尤其是台湾的硬件产业的在今天的地位,台湾是全球PC工业占有非常重要的东方一角。谈到Acer的发展,谈到台湾主板厂商和LCD显示器的成长,似乎许多都与这样的机构的帮助有关。
  我仔细地打开他们送给我的一个报告,才弄清了一部分原因。台湾资策会成立于1979年,是由台湾政府和民间企业共同捐助1.2亿新台币成立的协会,目的是结合当地政府与民间的力量,从事技术研发、产业支援、人才培训和推广应用,共同推动发展台湾的信息产业,其董事会成员也是由政府、捐助企业和专家学者等各方代表组成的。
  我和联想的程桦都注意到了台湾电脑资策会和许多公司老板都常挂在嘴边的一个词:数位内容。这应该是他们的一个新战略。程桦和我还发现,言谈之中,他们对我们这边的市场情况了解程度,要远远多于我们对台湾的了解。
 
台中有个做系统集成的黄老板
  仅仅在台北呆了两天,就从台北去台中,我有些不情愿,和导游争了很久,开始埋怨我们的行程不合理。因为,好不容易来一次台湾学习的机会,主要还是看看同行的跑位及其市场环境。台北是台湾电脑和软件的中心,就像北京在中国大陆的IT产业地位一样,著名的新竹高科技圆区,就在台北县附近的新竹县。尽管,我知道,日月潭和阿里山就在离台中往南不远的地方。“日月潭的美丽传说”,“阿里山的姑娘美如水呀”。可是,我出差台湾毕竟是为了看软件。
  台中人和台北人相比,少了许多斯斯文文,多了不少的豪爽,喝酒很积极,这是我第一次在台湾有一些醉意的晚餐。喝“台啤(台湾啤酒)”的时候,我找到了在金山珠海公司附近喝“珠啤(珠江啤酒)”的感觉。既然是喝酒豪爽,也就算对上了我这个从重庆出身的山城崽儿的胃口,朋友嘛,越远越亲切。朋友很热情,晚餐后又带我们去台中的小吃街和软件店,软件店的老板知道是我们从大陆专程赶来,一直没有打烊,并且在店的附近给我们准备好了宵夜用的酒菜。
  难忘的是金网科技的老板黄茂清先生。黄老板公司是做系统集成生意的。不过他最近有一个非常有创意的软件生意,他要把台湾所有的发廊都联网起来,用他们设计的软件,把每一个理发者的发行用数码相机拍下存入网络系统中,并可以随意调用,这样无论你去哪里理发,都可以在网上找到你的当初的样子给大工理出来。黄先生说好第二天送我,我说不必,去北京给我打电话好了。第二天一早,我的酒刚醒,黄老板敲了我住的酒店房间门,身后还带了一个孩子,正在上小学四年级的年龄。黄老板告诉孩子,这就是你北京来的王峰叔叔,你不是说没有见过从北京来的人吗?
  黄和我聊起来第一次到北京时的激动心情。“中国太大了,以前只是看在台湾教科书上的介绍,果真看见的时候,心里很有想流泪的感觉。”黄老板告诉我,他明年要带他的儿子去北京,去看看真正的明清故宫,去看看万里长城。
  我在台中只逗留的一天半,经过我努力争取和陈小姐的帮助,我向我们的团长陈处长申请回台北去参观更多的企业。第二天,我和丁磊就乘火车返回了台北。丁磊是中途有事,提前回了香港。
黄老板是整个台湾行程中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人。我总是觉得,他有邻家大哥的样子。
 
会见台湾游戏界的教父级人物
  对台湾游戏的了解,始于一款名为《仙剑奇侠传》的电脑游戏。后来渐渐知道了大宇公司及狂徒制作组,也和别人一样,对大宇公司充满了敬仰之情。也正因为如此,大宇的老板李永进是在台湾及大陆游戏界声名显赫。李总没有任何江湖老大的架子,我看见他的同事都叫他“小李”的时候,我也就开始用“小李”的名字来称呼他。其实,小李长我和我们的CEO雷军许多岁,我看见台湾的一份很有影响力的大众类报纸《工商时报》IT版上的文章,就是把他和智冠的老板王俊博称作是台湾电脑游戏的两大教父的。这话不假,王俊博和李永进都有在这个产业有接近20年游戏生涯。
  从台中返回台北后,我又和小李见了两次面,风趣、大度和平和,是我对他最深最好的印象,谈的话很多,谈话地点一直从牛肉面馆到酒店大堂的咖啡厅,最还记得小李的“文化自上而下,制度自下而上”的大宇文化观,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我想,小李能够把像“狂徒”、“domO”这么一些写游戏软件的神人留下来,定有其过人之处。
  本来的安排,是要在高雄见到王俊博的,因为智冠的研发部门都在高雄。没想到我在台北的最后一天,电脑工会的总干事陈小姐打电话告诉我,王俊博在台北,可以有时间和我见个面。应该说,王所领导的智冠是台湾最成功的游戏软件公司。从研发设计、通路、媒体到市场推广,这家公司都走在了最前面。事实上,智冠也是最早来大陆做电脑游戏公司的台湾企业。
  在智冠台北公司的一层接待厅的右侧,我看见了金山公司的RPG游戏《月影传说》的繁体版包装,去年这款游戏在大陆市场非常畅销,由智冠作了在台湾的代理发行。这是我第一次在台湾看见我们自己出品的游戏映入眼帘。
  同大宇李永进相比,王俊博的成功更加立体化。许多人都叹服王俊博的商业智慧。而且,在从韩国开始风靡的这场网络游戏竞赛中,智冠的《金庸群侠传Online版》走在了同行的前面。
  不过同比较另类的游戏桔子相比,这两家我们一直认为是最好的游戏公司都相形见愧,这家网络游戏公司在不到成立三、四年的时间里,凭借一款韩国的网络游戏《天堂》,写出了台湾游戏软件史上的另一个“传奇”。在台湾,《天堂》简直就是网络游戏的代名词。
 
资讯业的大姐大帮忙引导
让我佩服台湾同行的敬业精神,事实上是从陈芬玉小姐开始的。这位台北县电脑工会总干事,在台湾IT厂商中有着不通反响的影响力,堪称是台湾资讯产业的大姐大。去年,我在北京就见过她一面,那时,她带领台湾的软件同行来大陆考察市场,恰好是我代表公司,在公司会议室内接待了他(她)们一行。
其实,我险些忘记了这位陈小姐,如果不是在台北文化大学见到她的话。没有她的帮助和引导,我是无论如何不可能在台湾有这么好的运气,能够这样顺利地拜访自己想去的任何一下软件公司。论资历,陈小姐应该算是这个行业的前辈。这位早年毕业于台湾东吴大学法律系的女才子,在台湾电脑产业从成长初期到发展壮大的过程中,为争取台湾企业在国际市场上的利益付出了自己辛勤的努力。许多大公司的老总都对她非常地尊敬。
事实上,赢得我尊敬的是陈小姐对事情的积极态度。
台湾的东南旅行社是岛内最大的旅行社,似乎大陆去的代表团都是由这家旅行社安排导游和住宿接待。或许是为了少出麻烦,这家旅行社的领队不允许我们单独行动,一切都要服从他们原定时间表上的安排。
就是这位长我们接近20岁的大姐,在陪同我们一行去台中后,连夜乘长途车赶回台北,只是为了准时会台北上班。而后又帮助我,在后面的几天里连续约好了从Syberlink、宇峻、奥町、邦博、华彩、昱泉国际、智冠以及雷爵等十多家游戏及多媒体软件公司的头面人物。一路上,我对她心存非常的感激。
其中,我有幸结识了台湾最大的ERP厂商鼎新电脑公司的董事长孙博士,孙博士的老家在东北,1948年到台湾。在孙博士的办公室里,这位长者为我详细地介绍了台湾ERP产业的发展历程,并将其与大陆相比较。孙博士非常平易近人,谈吐却极为严谨,很有治学风范。
由于要确保我此行的安全,对台北东南旅行社和我们团长有个明确交待,陈小姐又随我一同回到我们台湾之行的最后一个城市,位于台湾南部的高雄市。高雄人的热情超过我们大家想像,本来我们想在交流会后能够有时间去街上逛逛,给家里人带点儿台湾的特产。结果高雄的同业人士依旧不依不饶,要和我们喝酒,直到尽兴为至。
记住我说的话,从北往南,台湾人越是豪爽得不得了。
 
忠孝东路、7-Eleven和网咖
  一个人逃回台北以后的几天里,我尽情地感受了这个城市。整个台湾只有2500万人口,台北的人口应该在500万左右。城市虽然不是很大,却很精致,体现在他的城市建筑和生活气氛上。
对“忠孝东路”这个地方很有兴趣,主要是受当年童安格的那首“让生命去等候”的老歌所影响。到了台北市后,才知道这是一条非常有名的商业大道。
  台北的大路都是用段来区分的,比如和平东路一段、信义路三段、南京东路二段等等。说到具体的某一段路,我就要提到忠孝东路五段,这里就集中了新光三越百货、纽约纽约商城、华纳威秀(Warner Village)电影城、孙中山纪念馆和台北世界贸易中心等标志型建筑,非常繁华。
但是如果你要去买东西的话,7-Eleven就非常方便,台湾的便利店密布全岛,几乎随处可见。难怪说,台湾是全世界最难搞B2C的地方。一切日常的需求都可以在便利店搞定,就连时下最热门的网络游戏,都有在店内的销售和产品海报。
  走之前说好的,到了台湾要和公司同事保持联系,介绍每天的心得,结果一忙起来,就实在没有时间静下来去上网Check eMail。在无论如何也没有搞明白如何在台北的酒店里上网后,我开始去寻找一个“网咖”,也就是被我们称做是“网吧”的地方。台湾最有名的网吧是华彩软件投资的“战略高手”,里边的环境很好,而且价格也还算公道,我去的时候是晚上12点以后,5小时99台币。相当于一个小时5块钱RMB。不幸的是,5天的时间,竟留有500多封未读的电子邮件,害得我眼睛红红的一直到接近天明才回复完。
 
台湾软件和大陆同行的对比
  台湾人在PC工业上的成功得以于他们很早的国际化眼光。在Win tel联盟一统天下的时代,台湾的电脑产业在全球PC工业链里竟然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使自己的PC产业没有仅仅构建在组装和渠道这一个层面上。
而今天来看他们的软件业,也确实有一些值得他们自豪的东西,像防毒软件Trend micro(趋势科技)和图形图形处理软件公司Ulead(友立资讯)都堪称是亚洲最成功的软件企业,产品在日本、欧洲乃至北美地区畅销,在世界软件工业中占有一席之地,当然,他们也各自遭遇了强大的对手,比如Symentac、Macfee和Adobe。近来,讯联科技的dvd播放软件也在全球的OEM市场里取得了不俗的业绩。
另外,像前面所说的大宇资讯和智冠科技等电脑游戏公司还是在华人社会里有着非常大的影响力。另外,台湾最大的管理软件公司鼎新电脑也与神州数码成立了大陆境内的合资公司,共同逐路中国内地巨大的ERP市场。
台湾企业的心态或许我我们差别很大,好像没有多少等待的心里。因为,他们知道,一旦不能在中国大陆或世界上的一些大的区域打开局面,台湾的软件公司都非常难有竞争力,就会难以生存。所以,台湾软件业对大陆市场是非常重视的。几乎在与所有公司的高层交流时,哪怕面对是一家很小的公司的负责人,你都会感觉到他们身上强烈的全球化市场意识。这一点,就算拿我们今天最好的IT公司相比起来,都还是有很大的差距的。
走在台北科技大学附近的电子一条街,当我看到华彩等各大软件专卖店里几乎没有陈列一款来自中国大陆的软件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一些说不出的酸楚和自责。和台湾相比,我们拥有更多的人才、更大的市场,没有理由会落后于他们的水平,我想,还是让时间说明一切吧。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10752043/viewspace-991626/,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 博文量
    6241
  • 访问量
    24106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