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IT职业 > IT生活 > 看了这篇文章,我知道自己这几年白过了 (转)

看了这篇文章,我知道自己这几年白过了 (转)

原创 IT生活 作者:worldblog 时间:2007-12-10 12:54:17 0 删除 编辑
看了这篇文章,我知道自己这几年白过了 (转)[@more@]&nbsp;林锐,1999年岁末&nbsp;<BR><BR>写此文使我很为难,一是担心读者误以为我轻浮得现在就开始写自传,二是担心&nbsp;<BR>朋友们误以为我得了绝症而早早留下遗作。&nbsp;<BR><BR><BR>不论是落俗套还是不落俗套地评价,我在大学十年里都是出类拔萃的好学生。并&nbsp;<BR>且一直以来我对朋友们和一些低年级的学生们都有很大的正面影响。这十年是一个从幼&nbsp;<BR>稚到成熟的过程,交织着聪明与蠢笨、勤奋与懒散、狂热与怯懦、成功与失败。做对了&nbsp;<BR>的事可树立为榜样,做错的事可挂作为警钟。我写下经历与感受,期望以此引导和勉励&nbsp;<BR>无数比我年轻的学生们。我资历尚浅,既没有哲学家的深遂,也没有诗人的风华,不足&nbsp;<BR>以堂皇地育人,只能讲一些故事以表心愿。&nbsp;<BR><BR><BR>我出生在1973年的春节,属牛,是“牛头”。父母为我起了很好听的名字叫“林&nbsp;<BR>锐”。这一切暗示着上天对我别有用心,将降大任于我,可是这时候上帝去了一趟厕&nbsp;<BR>所。天堂与人间的时差如此之大,就在上帝大小便的几分钟内,我混混沌沌地度过了童&nbsp;<BR>年和少年,天才因此成为凡人。&nbsp;<BR><BR><BR>我小时候生长在浙江黄岩的偏僻山区。父母都是中学教师,由于山区师资缺乏,&nbsp;<BR>父母经常要从一个山头调到另一个山头教学。我换读过的小学的数目比我的年龄还大,&nbsp;<BR>没有伙伴,也没有家的概念。我就象活在货郎担里的小鸡,缩成一团,在高兴或恐惧时&nbsp;<BR>至多“啾”“啾”地叫几声。我在读小学与初中的8年里,既不聪明活泼,也不调皮捣&nbsp;<BR>蛋,确切地说象块木头,简直是我名字的反义词。在学习上我没有受过一次表扬,也没&nbsp;<BR>有任何值得留念的人或事。无论我现在多么努力都已无法追回失去的8年金色年华,好&nbsp;<BR>心痛!&nbsp;<BR><BR><BR>我草草地并且稀里糊涂地在13岁时从初中毕业,无处可去。这下我发慌了,开始&nbsp;<BR>渴望学习。我灰溜溜地离开山区,可怜巴巴地到一个比较好的乡下中学重读初三。我勤&nbsp;<BR>快得早晨4:30就起来读英语,脑袋似乎也被吓开窍了,“数理化”学得很好,并且生平&nbsp;<BR>第一次在物理考试中得了满分。当我再一次从初中毕业时,我以全校第一的成绩考入了&nbsp;<BR>黄岩中学读高中。&nbsp;<BR><BR><BR>黄岩中学分农村班与城市班,我当然是农民阶级。“阶级区别与歧视”对我是相&nbsp;<BR>当有促进作用的。我连任了几年的卫生委员,星期六和星期天同学们习惯地把活留给&nbsp;<BR>我,我这小官当得有滋有味。《物理》学得极好,有一种直觉帮我<A href="tag-248-1.html">快速</A>准确地解题,常&nbsp;<BR>常是老师刚把题目写完我就报出答案来。上物理课时我没法讲废话,因为我一开口就是&nbsp;<BR>标准答案。&nbsp;<BR><BR><BR>可惜我的文科成绩极差。那时期盛传“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我们年&nbsp;<BR>少不懂事,糟踏了学文科的好时光。我写作文的最高目标就是不逃题,考试前我总是反&nbsp;<BR>复祈祷:我没干过坏事,保佑我作文不逃题吧!历史考试时填写“任课老师某年某月某&nbsp;<BR>日在我家乡英勇就义”,比谁的成绩更接近零分。更让我沮丧的是,这些行径都不是我&nbsp;<BR>发明的,我顶多是个跟屁虫而已,一点回忆时的自豪感都没有。&nbsp;<BR><BR><BR>我现在认为文科教育实质是素质教育,如果素质不高,男孩再聪明也难以成大&nbsp;<BR>器,当然也难以吸引好女孩。&nbsp;<BR><BR><BR>高考时我语文得了54分(是班里的中上水平),总分只比重点线高十几分。我不&nbsp;<BR>敢报考好地方,只好选择内地。选来选去只觉得西安与成都两个城市还不错,我拿把尺&nbsp;<BR>子在地图上一量,发现我家乡离西安的直线距离较短,于是就选了西安。老师们只听说&nbsp;<BR>过西安交通大学比较有名气,但谁也不了解。我以为在西安交通大学是学习开火车、开&nbsp;<BR>轮船的,尽管我也很渴望能开车开船,但考虑到自己的身材单小,就忍痛割爱了。我觉&nbsp;<BR>得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的名字很好听,符合我做科学家的梦想,于是就报考西安电子科技&nbsp;<BR>大学(以下简称西电)技术物理系。&nbsp;<BR><BR><BR>上帝精神拌擞地从厕所回来,发现我已经上大学。也许他原先是把我安排在清华&nbsp;<BR>或者北大的,但事已至此,干脆也就撒手不管了。他这一偷懒反而是好事,我在读大学&nbsp;<BR>的十年中自由发展,成了卓而不群的学生。&nbsp;<BR><BR><BR>刚进西电,首先吸引我的是麻雀和馍。那麻雀滚圆滚圆的,简直是会飞的肉弹。&nbsp;<BR>它们不怕人,成堆聚集吵闹,常让我误以为是没有教养的一群鸡。那馍又白又大,既不&nbsp;<BR>放盐也不放糖,既不象馒头也不象包子。馍凉了后贼硬,据说有同学被楼上扔下的半块&nbsp;<BR>馍砸中脑袋,当场长出一个“肉包子”。最好笑的是人们把“馍夹肉”叫成“肉夹&nbsp;<BR>馍”,那东西实在好吃。&nbsp;<BR><BR><BR>西电原是军校,作风严谨,校园并不华丽,生活有些单调。尽管我来自山清水秀&nbsp;<BR>的地方,可我的确喜欢西电的粗犷与憨厚。有一天我看到一个新生写的很肉麻的赞美西&nbsp;<BR>电的大字报,有一句是“我踏上了东去的列车”,我不禁笑掉牙。这一笑意味着“大个&nbsp;<BR>子欺负小个子”历史的结束,“小个子欺负大个子”新纪元的开始。&nbsp;<BR><BR><BR>上大学的第一个学期刚好碰上美国打伊拉克(“沙漠风暴”行动)。那时全国都&nbsp;<BR>在谈电子战,我们全校都是研究电子的,而且以军事应用为主。在那种气氛里,同学们&nbsp;<BR>都有很强的使命感,并且被鼓动得信心十足。&nbsp;<BR><BR><BR>一日,系主任视察早读,偏偏有同学迟到。系主任喝问:“你为什么迟到了?”&nbsp;<BR><BR>“因为我来迟了,”同学毫不含糊地回答,昂然入座。&nbsp;<BR><BR><BR>我在班里年龄最小个子也小,上课时就象猩猩堆里的猴子那么显眼。由于我们是&nbsp;<BR>物理系学生,第一学期的《普通物理》课程就显得非常重要。系副主任给我们上课,他&nbsp;<BR>长得象叶利钦,口若悬河,板书极快。象在高中上物理课那样,我常在“叶利钦”刚写&nbsp;<BR>完题目时就报出答案。开头几次,“叶利钦”满脸疑狐地扫视我们,好像是要抓住拔掉&nbsp;<BR>他自行车气门芯的那个捣蛋鬼。后来他在第一排发现了我,我俩乐得裂了嘴。课间候息&nbsp;<BR>时,“叶利钦”常坐在我旁边,乘他给同学们答疑时,我就用笔拔弄他硕大无比的手&nbsp;<BR>指,在他指甲上涂点什么。&nbsp;<BR><BR><BR>在第一学年,我就象乱草丛中的野花那样脱颖而出,倍受老师和同学们的关怀。&nbsp;<BR>就在我光荣到感觉屁股都能绽放光彩的时候,发现了令我胆战心惊的学习缺陷——不会&nbsp;<BR>做实验。一进实验室,我就束手无策,浑身发抖。我相信大一的学生都有虚荣心,为了&nbsp;<BR>维护“最聪明”这个荣耀,我完全可以掩盖、躲避甚至偷偷地弥补实验能力的不足。&nbsp;<BR><BR><BR>我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为了对抗虚荣的引诱,我夸张其辞地把“缺陷”告诉每&nbsp;<BR>一个我认识的人,让我没有机会欺骗自己。&nbsp;<BR><BR><BR>聪明的人并不见得都有智慧,他可能缺乏“真实”这种品质。虽然我是在硕士毕&nbsp;<BR>业的时候才立下誓言——“做真实、正直、优秀的科技人员”,但我在18岁的时候就已&nbsp;<BR>经做到了“真实”,我必定一生保持。&nbsp;<BR><BR><BR>第一年暑假回家,得到一个惊喜:家里竟然有了电路实验室!&nbsp;<BR><BR>因为我常在信中鼓吹自己实验能力何等之差,“长此以往,下场将极为悲惨”。&nbsp;<BR>父母经不起这种“恐吓”,教英语的父亲将半年的工资连同“私有财产”全部捐出,每&nbsp;<BR>周到很远的商品交易市场购买电子元件以及器材,在家里建立了实验室。父亲很威严,&nbsp;<BR>我从小就怕他,但那个暑假我一点也不怕他。我们一起做实验,都从零学起,话不投机&nbsp;<BR>就用电烙铁“交流”,完全是同事关系。后来,我的兴趣转向了<A href="tag-223-1.html">计算机</A>,家里的实验室&nbsp;<BR>就由父亲独掌,继续发扬光大。现在父亲修理电器的水平在家乡远近闻名,学生们都忘&nbsp;<BR>了他是英语教师。&nbsp;<BR><BR><BR>母亲是数学教师,年轻时略有姿色,智力远胜父亲。当她与他在山头的学校里相&nbsp;<BR>遇时,他一顿热情洋溢的饭菜就把她缴械了。我小时候家里很贫穷,家就象一条飘荡的&nbsp;<BR>小船,父亲划浆,母亲掌舵。当我6岁上学时,母亲就说:“儿子啊,你将来只能靠笔&nbsp;<BR>吃饭而不能靠锄头吃饭。”小时候,母亲怕我变狡诈而不允许我学下棋。尽管我在大学&nbsp;<BR>里已经相当出色,母亲来信总不忘叮嘱“德智体全面发展”。她常用独特的方式检查我&nbsp;<BR>:&nbsp;<BR><BR>(1)看我是否变胖。如果我胖了,表明我懒了。因为勤奋的人没有理由变胖。&nbsp;<BR><BR>(2)看我说话是否还快。如果我说话慢条斯理,表明我变笨了。因为脑子灵活&nbsp;<BR>的人没有理由说话不快。&nbsp;<BR><BR><BR>我读博士研究生时,母亲的眉头才舒开。她经常在师生中发表自由言论:“儿子&nbsp;<BR>的智力与性格完全是我遗传的,他爸毫无半点功劳。” &nbsp;<BR><BR><BR>第三学期的主要课程是电路分析。电路题目常常很滑稽,当你满头大汗地解完方&nbsp;<BR>程时,答案往往是零。我归纳了不少公式用于简化计算,所以照样能在老师画完电路图&nbsp;<BR>时报出答案。学习是如此的轻松以致于我有太多的课余时间。&nbsp;<BR><BR><BR>在课余我常做两件有意思的事:&nbsp;<BR><BR>(1)我为学习较差的十几名同学办了补习班,给他们讲课,改作业,出考题。&nbsp;<BR>我就象老母鸡那样看护着一群小鸡,使班长、学习委员等班干部形同虚设。我这样做既&nbsp;<BR>提高了自己的表达能力,又帮助了同学。这事不是老师叫我干的,是我自己的主意。&nbsp;<BR><BR>(2)我经常在宿舍里焊接电子线路,技艺渐精。我曾花了两天时间,把磁带盒&nbsp;<BR>做成能发声、发光的精美礼物,乐颠颠地送给一个女孩子。可惜不久后我迷上了计算&nbsp;<BR>机,从此再也没亲手做过好玩的东西。&nbsp;<BR><BR><BR>上大学以前我根本没见过计算机。在第四学期时我遇到了十年来最敬爱的老师周&nbsp;<BR>维真,从而对<A href="tag-255-1.html">编程</A>产生了强烈的兴趣。他教我们Fortran语言,Fortran语言对我没有影&nbsp;<BR>响,影响我的是周老师高尚的师德以及他在教学和科研中的敬业精神。我从他那里学到&nbsp;<BR>的是怎样做人,怎样做学问。&nbsp;<BR><BR><BR>很多计算机系老师改作业时喜欢打“√”或打“×”了事。周老师不仅把作业里&nbsp;<BR>的错误都找出来,而且逐一评注“好在哪里”和“差在哪里”。为了不让周老师过于劳&nbsp;<BR>累,全系同学有一个约定:上课时不准吵闹,否则别来;作业必须清楚,否则别交;提&nbsp;<BR>的问题必须有质量,否则闭嘴。&nbsp;<BR><BR><BR>Fortran语言期末考试,我的卷面成绩是97分,有个女同学考了99分。我当时官&nbsp;<BR>为课代表,想不到被一个女生超过,甚为沮丧。可是报到系里的成绩单上,我的成绩是&nbsp;<BR>99分,那个女同学是97分。我以为周老师搞错了,跑去问他。周老师笑笑说:“你平时&nbsp;<BR>的学习表现,该得满分。不能因为考试中的一个失误而打击你的积极性,所以给你加2&nbsp;<BR>分作为鼓励。而她一上机就束手无策,要让她知道考试成绩高并不表示已经学好了,扣&nbsp;<BR>她2分以示警告。你本来就是第一名。”这时又跑来一个“查”成绩的同学,他得了59&nbsp;<BR>分,哀求周老师让他及格。周老师说:“你的试卷我看了好几遍,的的确确是59分。而&nbsp;<BR>你平时的学习表现也不会超过59分。这一分不能加,否则我会害你一生。”&nbsp;<BR><BR><BR>在我这一级(90级),周老师至少为技术物理系教出两名<A href="tag-251-1.html">软件</A>高手——我和马佩&nbsp;<BR>军。我和马佩军读到硕士时已在软件方面雄霸西电,计算机系学生毫无翻身之望。由于&nbsp;<BR>马佩军不好名利,风头让我一人独得。我离开西电数年后,余威尚在。可惜我和周老师&nbsp;<BR>相处不到一年,他便调到北京信息工程学院。然而师恩的厚薄不在于时间长短,好的老&nbsp;<BR>师会让人想念、感激一辈子。&nbsp;<BR><BR>在上大学的前三个学期,学习如同表演,有趣而且轻松。自从第四学期学习了计&nbsp;<BR>算机课程,我就有了新的追求,我多么渴望拥有一台计算机,可以天天编程。如果挨一&nbsp;<BR>个巴掌能换取一分钟上机时间的话,我愿意每天挨1440个巴掌。如果非得加上一个期限&nbsp;<BR>不可,我希望是一万年。&nbsp;<BR><BR><BR>我本科的专业是半导体物理,一二年级由系里负责教学,三四年级由微电子所负&nbsp;<BR>责教学。在第四学期末,我央求系里把我推荐到微电子所参加科研,贾新章教授“收&nbsp;<BR>留”了我。我踏进微电子所的那一脚,让我从纯粹学习转向了科研,从“高分低能”转&nbsp;<BR>向了“低分高能”。&nbsp;<BR><BR><BR>我终于有了一台286<A href="tag-224-1.html">电脑</A>,那个暑假我就睡在实验室里,时时刻刻守着它,深夜&nbsp;<BR>里我一个人冲着它发笑,一会儿盖上布,一会儿掀开布,一会儿摸摸它的“脸”,一会&nbsp;<BR>儿理理它的“辨子”。我很快地完成了任务——设计一个“立方运算”的模拟电路,并&nbsp;<BR>且学会了C语言。&nbsp;<BR><BR><BR>西电有个好传统,每年冬季举办一次全校性的“星火杯”学生科技作品竞赛。每&nbsp;<BR>届都有六七百件作品展示,低年级的学生看后无不热血沸腾,跃跃欲试。我很希望能独&nbsp;<BR>立开发一套软件,参加本届“星火杯”竞赛。贾新章老师是研究集成电路可靠性的,见&nbsp;<BR>我如此热切,就让我开发“集成电路可靠性分析软件”。&nbsp;<BR><BR><BR>我开始一边研究数值算法,一边设计软件。从炎热的8月份到发冷的十一月,几&nbsp;<BR>乎天天通宵编程,<A href="tag-254-1.html">程序</A>很快增长到一万多行。在离竞赛还剩一个月左右的时候,出现了&nbsp;<BR>大量的问题。不仅程序老是出错误,而且发现原先的算法并不有效。此时已经没人能够&nbsp;<BR>“救”我。贾老师不会编程,不知道问题究竟出在程序上还是出在算法上(实质上两者&nbsp;<BR>都有问题)。而那些懂<A href="tag-265-1.html">软件开发</A>的年青教师,实在看不明白我的上万行程序是如何组织&nbsp;<BR>的。他们只能悲伤地看着我挣扎。由于我经常逃课,好学生变成了坏学生。系里意见极&nbsp;<BR>大,贾老师十分为难。不少老师和同学劝我赶紧“改邪归正”,放弃项目,不值得因小&nbsp;<BR>失大。&nbsp;<BR><BR><BR>当时我有个无法动摇的心念:如果放弃一次,那么碰到下一个挫折时我就会继续&nbsp;<BR>放弃;如果坚持而成功,那么碰到下一个挑战时我会激励自己再取成功。&nbsp;<BR><BR><BR>在压力面前,我依然坚挺。每当略有进展时,心里一阵狂喜,但很快又会碰到新&nbsp;<BR>的困难,有时一坐就是20个小时。每天在喜悦的颠峰与苦恼的深渊之间反复折腾。在竞&nbsp;<BR>赛前二天,我终于成功地完成了软件研发,结果获得软件与论文两个二等奖。这个荣誉&nbsp;<BR>本身不值得一提,并且我付出很重的代价——对物理专业失去兴趣而彻底抛弃了它。但&nbsp;<BR>那时我才19岁,在极限状态下,我磨练了意志,使我日后充满激情。&nbsp;<BR><BR><BR>在本科四年级,我认识了微电子所的郝跃老师。他是数学博士,是微电子所最有&nbsp;<BR>才华、最潇洒、最有领导风范的青年学者。我常去向他请教数学问题,他讲得意气风&nbsp;<BR>发,我听得如痴如醉。我俩一个月的“交流量”很多硕士化一年时间也得不到。有一&nbsp;<BR>天,郝老师说:“你做我的学生吧。”我就毫不迟疑地从贾老师门下“跳槽”到郝老师&nbsp;<BR>门下。郝老师后来是我的硕士生导师,他高兴时喜欢说:“好,很好,非常好!”我看&nbsp;<BR>着他升教授,升博导,升副校长,师生两人分别在各自的阶层中名声显赫。&nbsp;<BR><BR><BR>在三四年级,我的专业课程没有一门及格过。但由于微电子所的老师们已经认可&nbsp;<BR>了我,就把我的卷面成绩作为及格线,我对同学们的帮助莫大于此!如果要我考研究&nbsp;<BR>生,我绝对考不上。系主任安毓英觉得我将来很有前途,于是不顾别人反对,一锤定音&nbsp;<BR>让我免试读硕士研究生。&nbsp;<BR><BR><BR>读硕士研究生后,我的科研条件相当好。导师十分开明,任我自由发展。我最喜&nbsp;<BR>欢做的事是设计图形<A href="tag-271-1.html">用户</A>界面和开发数据可视化软件。图形程序的最大魅力是即便它毫&nbsp;<BR>无用处,你也可以自我欣赏。总有人担心“花很多精力、物力让界面那么漂亮,图形那&nbsp;<BR>么逼真是否值得?”这种问题不能强求别人与你一致。我当时赞美女孩子的最高境界就&nbsp;<BR>是把她和我的图形程序相提并论。&nbsp;<BR><BR><BR>我喜欢设计用户界面是因为自己有相当好的美感。在读本科时我模仿过六七个流&nbsp;<BR>行软件的界面,常常向同学演示、卖弄。觉得还不过瘾,就写了一篇名为“用户界面设&nbsp;<BR>计美学”的短文。凡是路过我实验室的同学都被我逮住,被迫听完我得意之极的朗读,&nbsp;<BR>茫然者与痛苦者居多。不久我的朗读便所向披糜,闻声者逃之夭夭。&nbsp;<BR><BR><BR>我的研究工作基本上以集成电路的数值计算为主,数值计算产生的一堆堆数据常&nbsp;<BR>把我搞得晕头转向。我发现用图形来表征、解释数据可以让自己不再迷糊下去,那感觉&nbsp;<BR>就象刚睡醒时冲凉水一样。我硕士学位论文中的软件就是用图形来仿真集成电路生产过&nbsp;<BR>程中“缺陷”对成品率的影响。我并不是在看了学术论文后才开始研究可视化技术的,&nbsp;<BR>我是在做了工作后才发现那些好玩的技术叫做“可视化”。由于我肚子里头的确有货,&nbsp;<BR>在硕士一年级,我没有使用“剪刀”与“浆糊”(这是很多人写书的法宝),只化了三&nbsp;<BR>个月时间就写完第一本著作《微机科学可视化<A href="tag-165-1.html">系统</A>设计》。&nbsp;<BR><BR><BR>我在读硕士期间的工作强度与本科时的相当,但工作方式有很大不同。我有了明&nbsp;<BR>确的目标:(1)开发自主版权的软件产品;(2)培养做领导的才能。这个目标可以通&nbsp;<BR>过团队工作,参加全国性大学生科技竞赛而实现。&nbsp;<BR><BR><BR>我在西电成立了“可视创意软件小组”,马佩军、戴玉宏、马晓宇是我的主要技&nbsp;<BR>术伙伴,帮手很多(有几个漂亮的女生负责宣传)。办公室里贴满了标语,如“创造性&nbsp;<BR>的事业要靠激情来推动”,“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让春天消失”。还有大幅的&nbsp;<BR>“作战图”,倒计时牌。每个伙伴写了一张“军令状”放在机器上,我迄今还记录着那&nbsp;<BR>些纯真、活泼、充满激情的文字。那是多么艰苦而幸福的日子,夜里放震耳欲聋的音&nbsp;<BR>乐、咬尖辣椒提神,有伙伴累得蹲在厕所里睡着了。&nbsp;<BR><BR><BR>在1994年和1995年的冬季,我们的软件作品分别获中国大学生应用科技发明大奖&nbsp;<BR>赛二等奖和全国大学生“挑战杯”学术科技作品竞赛二等奖,在西北地区,我们是“老&nbsp;<BR>大”。我成了西电学生的榜样。如果你是西电学生,你可以不认识校领导(有名字的人&nbsp;<BR>并不见得就有名),但你不能不认识我,否则你就不是个好学生。仰慕我的学生有一大&nbsp;<BR>批,我刚到浙大读博士学位时,收到一个西电计算机系学生的信,他说:“你走了,我&nbsp;<BR>呆在西电没有意思,我准备考浙大的硕士,你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nbsp;<BR><BR><BR>在硕士毕业前,我在鉴定表上这样写道:“我热爱科技事业,如同热爱生命一&nbsp;<BR>样。近5年的科研工作带给我最充实的生活,也寄托着我美好的向往。可我同时也感到&nbsp;<BR>了痛苦,因为5年来我耳闻目睹科研中太多的弄虚作假。我发誓:做一名真实、正直、&nbsp;<BR>优秀的科技人员,以正身自勉。”&nbsp;<BR><BR>我在西电度过了幸福的6年半,最让我牵肠挂肚的是“吃”、“友情”和“爱&nbsp;<BR>情”。&nbsp;<BR><BR>当我第一次吃红红的和青青的辣椒时,“感动”得满脸是泪,那滋味让我觉得前&nbsp;<BR>17年白活了。我在读硕士时已经能自力更生,我开发的软件不仅竞赛获奖挣了名气,而&nbsp;<BR>且还挣了钱(卖了二十多份软件,平均每份挣500元)。写书得稿费7000元,那时我简&nbsp;<BR>直就是富翁。这些钱的小部分用来给女孩子买礼物,大部分用于和与哥儿们吃香的喝辣&nbsp;<BR>的。&nbsp;<BR><BR><BR>我相信自己已经尝遍了西安的小吃,并且发现了一个真理:最好吃的东西都在地&nbsp;<BR>摊上,最香的东西一定是辣的,最辣的东西一定是香的。曾经沧海难为水,我在浙大的&nbsp;<BR>三年里很少再吃辣椒,因为怕它沾污我心目中的辣椒。&nbsp;<BR><BR><BR>在我小时候,我爸很讨厌土豆,他竟然因此不让我吃土豆。我哪敢跟他论理,于&nbsp;<BR>是忍啊忍,一直忍到我上大学“远走高飞”。如果说辣椒是我新交的女朋友,那么土豆&nbsp;<BR>就是我天生的命(迄今尚未发现能让我不要命的食物)。我在西电经常用电炉(从来都&nbsp;<BR>没被抓住过)做“以土豆为核心”的菜,天长日久,朋友们干脆叫我“土豆”。&nbsp;<BR><BR><BR>我吃饱土豆和辣椒后不免深思而感叹,人要是认认真真地吃,真的花不了多少&nbsp;<BR>钱,那些贪官究竟是怎么吃掉巨款的?我将来怎么吃得掉自己挣来的钱?&nbsp;<BR><BR><BR>我在读中学与本科时,满头白发,脑袋可以当白帜灯泡用。当我硕士毕业再照镜&nbsp;<BR>子时,吓了一跳,白头发不见了!我不知道究竟是哪种食物起的作用(估计是辣椒)。&nbsp;<BR>那些早生白发的小伙子们,你们就到西安上学吧。&nbsp;<BR><BR><BR>马佩军是我最早的朋友。刚入学时我们同住一个宿舍,他象国民党兵盘问良家妇&nbsp;<BR>女那样上下打量我,问:“喜欢干啥?”&nbsp;<BR><BR>我怯生生地回答:“打乒乓球。”&nbsp;<BR><BR>他再问:“什么风格。”&nbsp;<BR><BR>我答:“快球。”&nbsp;<BR><BR><BR>他突然象阎锡山那样怪笑,拍拍我的肩膀说,“好!我喜欢,以后你就是我的朋&nbsp;<BR>友。我是陕西人,农民,会开拖拉机和卡车。这里是我的家,以后你有啥事,就对我吱&nbsp;<BR>一声。”&nbsp;<BR><BR><BR>马佩军和我打乒乓球时口中念念有词:“哼!你对我狠,我对你更狠;你对我&nbsp;<BR>好,我对你更好。”他好几次说要把世上最好吃的板栗送给我一袋,这一袋板栗我到现&nbsp;<BR>在都没拿到。&nbsp;<BR><BR><BR>马佩军夜里极能侃,吹他家乡的人跑得快,常把野兔追断气。有时他吹得太离&nbsp;<BR>谱,常令我们6人群起而攻之。为了把我们一举歼灭,他白天到图书馆查“资料”,夜&nbsp;<BR>里再挑起事端。双方就象印度与巴基斯坦,常干两个秃子争一把梳子的事。&nbsp;<BR><BR><BR>马佩军上大学前也没见过计算机,但他对计算机技术有极强的领悟力。我们第一&nbsp;<BR>次上机时,他把我拉到打印机旁边说:“帮我防着管机房的,我要修理这台打印机”。&nbsp;<BR>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就开始“肢解”打印机。我无比深刻地体会到:歹徒在作案时都&nbsp;<BR>不害怕,最提心吊胆的就是那个放风的。他在5分钟内修好了打印机,我佩服得五体投&nbsp;<BR>地,甘愿下次再跟他干“坏事”。&nbsp;<BR><BR><BR>我一直认为马佩军是西电编程第一高手,他编程的时候根本不是人,是指针。之&nbsp;<BR>所以我的名气大,一是因为他不好名利,二是我把他的程序写上了我的名字(并且卖了&nbsp;<BR>不少钱)。&nbsp;<BR><BR><BR>马佩军的女朋友是我介绍的,我一眼就看出她将嫁给他。后来俩人果真结婚了,&nbsp;<BR>只是他嫁给了她。硕士毕业后,马佩军留在西电读博。前年我再见到他时,他说我害死&nbsp;<BR>他了,快乐得要宰了我。我喜欢陕西人源于马佩军。&nbsp;<BR><BR><BR>宋任儒是我们的班长,也是班里最早的预备党员,满口仁义之道,比唐僧还让人&nbsp;<BR>受不了。在二年级时,我迷上一个比我大一岁有了男朋友的女同学,多日沮丧。他看在&nbsp;<BR>眼里痛在心里,跑去把那女同学教育了一通。苏联解体的时候他十分沉痛,在思想教育&nbsp;<BR>课上,他向我们作了深刻的检讨,好象是他没有管教好戈尔巴乔夫那小子。最后他为我&nbsp;<BR>们点燃了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苏联”将重新成为苏联,共产主义旗帜将继续在全世&nbsp;<BR>界飘扬。&nbsp;<BR><BR><BR>在本科三四年级,他对跳舞十分入迷,连上厕所都滑翔而去。我那时常把自己关&nbsp;<BR>在实验室里搞科研,极少有空与他玩乐,等到本科毕业时,猛地发现他已经风度翩翩。&nbsp;<BR><BR><BR>宋任儒的学习既不好也不差,我们从来没有合作研究过什么。我喜欢他是因为他&nbsp;<BR>很有情趣,不落俗套。也许,我俩本来就是“敢爱而不恨”的同一类人。&nbsp;<BR><BR><BR>本科毕业时,他分到威海工作,走之前我为他饯行。可在硕士开学时,我的房门&nbsp;<BR>被人一脚踢开,他对我喊了一声“林子啊,我又回来了”。我就象祥林嫂见到了被狼叼&nbsp;<BR>走的孩子。&nbsp;<BR><BR><BR>宋任儒读硕士时被发配到临憧771所,他在那里过上了乐不思蜀的日子。有一&nbsp;<BR>天,他带来两个文静的女孩子(一个读硕士,一个读本科)来串门。就在我洗水果的几&nbsp;<BR>分钟里,三个人已玩得乐翻了天,两个女孩满屋子追他,一会儿把他按到桌子上打,一&nbsp;<BR>会按到床上打。我惊诧之极而又羡慕之极,恨不得挨打的人是我。想不到上学竟然会有&nbsp;<BR>这等欢乐,看来我读硕士的日子白过了。&nbsp;<BR><BR><BR>后来,那个大一点的女孩子嫁给了他。当他带她去见公婆时,公公长叹一声:&nbsp;<BR>“把儿子交给你,我就放心了。”而婆婆已乐得合不拢嘴,竟然无法叹气。&nbsp;<BR><BR><BR>现在,宋任儒已从复旦大学获得博士学位,比我更早地成家立业。他和她既是夫&nbsp;<BR>妻,又象兄妹,还象伙伴。他叫她“聪聪”,她叫他“笨笨”。&nbsp;<BR><BR>“聪聪”问“笨笨”:“老公啊,人活着为了什么?”&nbsp;<BR><BR>“笨笨”答:“就是让咱们每天快快乐乐。”&nbsp;<BR><BR>我迄今亲眼看到的幸福莫过于此。&nbsp;<BR><BR><BR>我在大二时曾为系里学习最差的十几名同学办了补习班,谢伟在这个补习班里名&nbsp;<BR>列倒数前茅。在他睡懒觉时,我象催命鬼那样喊他捅他。他无比吃力地抬起沉重的眼&nbsp;<BR>皮,就象软弱无力的举重运动员,还没有挺起来就趴下了。&nbsp;<BR><BR>他开始呻吟:“这一次就饶了我吧,下一次我一定一定会去的,求你了。”&nbsp;<BR><BR>我不肯。&nbsp;<BR><BR>“那么让我再睡5分钟,”他不死心。&nbsp;<BR><BR>我仍不同意。&nbsp;<BR><BR>“那么你就从1数到10,要慢一点,”他讨价还价。&nbsp;<BR><BR>当我数到9时,他就接着数9.1,9.2,&nbsp;9.3&nbsp;……&nbsp;<BR><BR><BR>一开始他觉得我很好玩,后来他就喜欢得离不开我了。并不是因为我学习好,而&nbsp;<BR>是那时侯我天真并且充满活力。在三四年级我忙于科研时,他照顾我的生活,叫我“少&nbsp;<BR>爷”,既做管家又做兄长。我们不仅共用饭菜票,并且共用仅有的一个碗,总是他买饭&nbsp;<BR>菜和洗碗。&nbsp;<BR><BR><BR>我们那一级的学生大多崇拜巨人公司的创始人史玉柱,我问谢伟:“我是不是和&nbsp;<BR>史玉柱一样能吃苦?”&nbsp;<BR><BR><BR>他说:“如果考虑年龄因素,你已经比他更能吃苦。你将来一定能做大事业,我&nbsp;<BR>就把希望寄托于你了。”&nbsp;<BR><BR><BR>在我们都还不成熟的时候,我成了他心中的灯塔,只要灯不灭,希望就在。现在&nbsp;<BR>他为了娶一个日本姑娘,披荆斩棘追到日本,有了新的希望。&nbsp;<BR><BR><BR>二十几年来,我就为一个男人哭过,那时他本科毕业。&nbsp;<BR><BR><BR>我读硕士研究生时,由于受我的影响,本系三四年级的学生蜂涌至微电子所参加&nbsp;<BR>科研。夜里看十二层高的科技大楼,灯火通明、热闹非凡的那一层就是微电子所。那&nbsp;<BR>时,我在微电子所学生中的地位仿佛伊拉克的萨达姆,手下兵将极多。&nbsp;<BR><BR><BR>我写第一本书时,有几个人老向我伸着手等待输入稿子,就象火车站行乞的人那&nbsp;<BR>样阴魂不散,使我没时间慢腾腾地打草稿。我就象金庸写小说,有如神来之笔,想到那&nbsp;<BR>里就写到那里,写了一段他们马上输入一段,一气呵成。那本科技书写得很滑稽,同学&nbsp;<BR>们看得笑出眼泪,编辑看了拍案叫绝,只改了几个字就出版了。&nbsp;<BR><BR><BR>那时侯我的心情是如此之好,为一男同学乱蓬蓬的头发写了一篇散文,并送他一&nbsp;<BR>把梳子。又把一女同学的实验报告写成评书。我的文笔大概就是这样练出来的。&nbsp;<BR><BR><BR>这一群学生中,戴玉宏、史江一和马晓华是我最好的伙伴(我们都属于牛)。&nbsp;<BR><BR>戴玉宏其貌甚帅,眉中有一根白毛闪闪发光,因此号称“白眉鹰王”。“白眉鹰&nbsp;<BR>王”武功了得,是我软件产品的核心开发人员,我们合作最深最久。后来我开公司,他&nbsp;<BR>就从广州辞职到杭州为我助威,令我感动不已,可见读大学时期我们有多铁!戴玉宏有&nbsp;<BR>一次打饱嗝,整整打了两天两夜,我差点心疼死。&nbsp;<BR><BR><BR>我尚未发迹之日曾与戴玉宏在校园里卖花,无人问津,就请电子工程系的鲁洁救&nbsp;<BR>助。鲁洁温柔貌美,她一言一笑尤如春风吹拂苏堤的杨柳,令人心里一荡再荡。顷刻间&nbsp;<BR>就有男生围观,有人看花,有人看“贵妃”,鲁洁一走,我和戴玉宏可怜得就象两根蜡&nbsp;<BR>烛。鲁洁读大学时调皮捣蛋,到四年级时还不太会编程。她的本科毕业设计是仿真“雷&nbsp;<BR>达跟踪飞行物”,程序基本上全是我编写的。我已记不起用了什么公式,只知道每次计&nbsp;<BR>算后都弹出一个对话框“报告长官,击中目标”。鲁洁毕业后到深圳的一家软件公司工&nbsp;<BR>作,几年一过,她成了行家。再与她交谈时,我只有听的份,象鸡琢米一样点头。&nbsp;<BR><BR><BR>史江一和马晓华都是狭西人,和马佩军一样厚道热情。史江一性格稳重,属于&nbsp;<BR>“你办事我放心”的那类人。我对微电子专业一窍不通,全靠他帮我混过实验这一关。&nbsp;<BR>后来我开公司失败,陷入经济危机,就把希望工程的一个小孩托给了他。&nbsp;<BR><BR><BR>马晓华是我最不放心的人。他常常为别人做事情,但热情过头就忘了自己的事&nbsp;<BR>情。有几个不道德的学生就利用他的这个缺点,经常使唤他,并且借他的钱不还。马晓&nbsp;<BR>华喜欢为那些人“卖命”并且挨训,他总是在受虐待够了的时候再跟我们嘀咕,我们实&nbsp;<BR>在气不过,只好对着他的屁股追加一顿拳脚,并给他一个绰号“受虐狂”。但愿他找个&nbsp;<BR>好老婆,我可以早日放心。&nbsp;<BR><BR><BR>我们这一群小伙子同时喜欢上一个女孩子,她叫姜姗,是她班里的四大美人之&nbsp;<BR>一。我们不仅没有争风吃醋,而且心甘情愿地让她坐遍每个人的脖子。姜姗小姐5岁时&nbsp;<BR>她爸姜晓鸿成了我的同事,我们经常一起去钓鱼,亲得象一家人。姜姗喜欢大喊大叫,&nbsp;<BR><A href="tag-403-1.html">声音</A>高过帕瓦罗蒂,我们教唆她喊她爸“姜球球”。&nbsp;<BR><BR><BR>我常带姜姗到小炒摊去吃女孩子不敢吃的东西,并哄她:“世上最好吃的东西是&nbsp;<BR>鸡屁股。”&nbsp;<BR><BR><BR>她无师自通地加上一句:“世上最好听的屁是鸡放的屁。”&nbsp;<BR><BR><BR>我常想着将来生个儿子并把他培养成天才,但如果能有姜姗这样的女儿,不要儿&nbsp;<BR>子也罢。&nbsp;<BR><BR>在本科三年级我第一次参加“星火杯”竞赛并获得软件二等奖后,马上成为低年&nbsp;<BR>级学生眼中的明星。我义务当上了一年级学生的上机辅导员。一天晚上我巡视机房,一&nbsp;<BR>女生请求帮助。&nbsp;<BR><BR>我见屏幕上空白一片,根本没有一行程序,十分疑惑地问:“什么问题?”&nbsp;<BR><BR>“没有问题。”她把书往我手上一塞说:“这些作业你帮我做。”然后就自个子&nbsp;<BR>跟她的同学玩乐,把我撇在一边,似乎我辛辛苦苦地学习就是为了给她做作业。&nbsp;<BR><BR><BR>我定神对她细看,发觉她简直就是《射雕英雄传》里的黄蓉再世,顿时心就“突&nbsp;<BR>突突”直跳。当天晚上我没睡着,接下几天的课不知所云。在选修课《<A href="tag-242-1.html">操作系统</A>》考试&nbsp;<BR>时,我给家里写了一封超短信:请快寄钱来,我谈恋爱了。我交了白卷直奔她去。&nbsp;<BR><BR><BR>我的初恋只有两个月,却让我思念了8年。她离我而去时没有任何理由,而我却&nbsp;<BR>失魂落魄。在我本科毕业前的18个月里,白天我狂热工作强作笑容,夜深人静时心痛如&nbsp;<BR>刀割而无法抑制。没有人为我“疗伤”,我是硬挺过去的,这一段经历使我日后心理承&nbsp;<BR>受能力极强。后来我开公司的失败虽然对信心有所打击,但根本无痛可言。&nbsp;<BR><BR><BR>我们分手后并未成为陌生人,就象两只刺猬,离得远了就有点留恋,离得近了,&nbsp;<BR>就刺着对方。认识她时我虽然已略显才气,但并不具备成熟男人的魅力,很多事情我并&nbsp;<BR>不知道怎么去把握。有时“喜欢”并不能成为“爱”,感情也许是永远研究不透的学&nbsp;<BR>问。&nbsp;<BR><BR><BR>我读硕士研究生时有了一群生机勃勃的朋友,感情的伤痛被掩没了。朋友堆里夹&nbsp;<BR>着一位女生,她文雅而富有气质。平日里无拘无束,大伙戏称她是我的秘书。我的言行&nbsp;<BR>举止和穿着都经过她的调教,俩人出双入对,十分亲近,不知不觉有了感情。别人已经&nbsp;<BR>把我们当成恋人,我和她牵着小姜姗散步时,简直就象天堂里的一家人。她的温柔有时&nbsp;<BR>能让我失去所有斗志。&nbsp;<BR><BR><BR>可是我当时着迷于事业,认为自己不久将干一番惊天动地的事。鉴于史玉柱在创&nbsp;<BR>业时就离过婚,所以我认为感情是事业的累赘,两者不可得兼。&nbsp;<BR><BR><BR>更糟糕的是,我和第一个朋友耦断丝连,偏偏她俩是同班同学。我知道脚踩两只&nbsp;<BR>船没有好下场,可我的的确确同时喜欢着两个人,并梦想她俩能合二为一。我情愿被人&nbsp;<BR>指责,也不愿掩饰真实的感觉。有时她俩一同走过,我站在路上丢了魂似的看着俩人的&nbsp;<BR>背影,任凭看热闹的人指指点点。&nbsp;<BR><BR><BR>我和第二个朋友已经有了很深的感情,她毕业后我曾坐火车千里送鲜花给她,让&nbsp;<BR>她感动过。而我固执的性格和对初恋的思念终于让她心碎。尽管我们已经几年没见,我&nbsp;<BR>依然看得见她留在我心里的那颗眼泪。&nbsp;<BR><BR><BR>我在西电六年半的学习和生活也许是一生中最珍贵的,叫我怎能不爱西电。&nbsp;<BR><BR>两年前我回西电,惊奇地发现校园里房前屋后长满了待收割的小麦!这所大学是&nbsp;<BR>从事电子科技的,种小麦干啥呀?&nbsp;<BR><BR><BR>朱总理曾讲过:“目前国家粮食充足,再来三年自然灾害也不怕。”现在国泰民&nbsp;<BR>安,似乎用不着“深挖洞,广积粮”吧。我素知西电提创勤俭节约、自力更生,但与其&nbsp;<BR>种小麦还不如种蔬菜呢。&nbsp;<BR><BR><BR>老同学告诉我,种小麦是为了应付“211”工程(为21世纪选拔100所重点大学)&nbsp;<BR>的检查团,因为“211”工程有较高的绿化指标。偏偏检查赶在冬天,那时的西北极难&nbsp;<BR>长草。西电本来就人多地少,地上一长草马上就会被谈恋爱的学生给折磨死。一到冬&nbsp;<BR>天,整个校园就光秃秃一片。用小麦绿化校园可谓千古绝笔,检查团的那些权贵人士早&nbsp;<BR>已五谷不分,岂知所见的“草坪”乃是麦田。&nbsp;<BR><BR><BR>浙江大学依山而傍西湖,是个美丽而高贵的大学。1997年春天,我就象干儿子那&nbsp;<BR>样挤进她的怀抱,并期望得到关爱。我到了向往已久的计算机辅助设计与图形学&nbsp;<BR>(CAD&CG)国家重点实验室读博士学位。导师是石教英教授,石老师虽然年过六旬,但&nbsp;<BR>精力充沛,红光满面,施拉普纳不及他半分精神。&nbsp;<BR><BR><BR>我幸福地幻想着大干一番自己喜爱的专业,并计划在35岁左右成为实验室主任。&nbsp;<BR>开学的第一天,我兴冲冲地奔向实验室。进门不到5分钟,就因不懂规矩被看门的年青&nbsp;<BR>女子训了几次。为了不再冒犯规矩,我就老老实实地抓起一份计算机报纸并且站着阅&nbsp;<BR>读,心想这下不得罪谁了吧!&nbsp;<BR><BR><BR>突然一个气得脸色铁青的男人(机房管理员之一)对我断喝:“你在干什么!你&nbsp;<BR>怎么可以不经允许就翻看别人的报纸!”似乎我是他一生中见到的最无耻的人。&nbsp;<BR><BR>我就象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飘飘然地去拥抱梦中情人,不料迎来两个耳光,此下&nbsp;<BR>场比《猫和老鼠》中的猫还惨。如果这两个年轻人有幸看到我这篇文章,应该好好悔过&nbsp;<BR>自新,她与他的工作态度打击过数十个学生的积极性。我本是因为向往CAD&CG实验室而&nbsp;<BR>来的,得到的却是极坏的第一印象。&nbsp;<BR><BR><BR>不出几日,我就发现实验室里人们大多轻言寡语、小心翼翼、井水不犯河水。初&nbsp;<BR>到此实验室的北方同学极为迷惑地问我:“你们浙江人是不是都这个德性?我看你不太&nbsp;<BR>象嘛。”&nbsp;<BR><BR><BR>也许你以为我以前的研究单位很土,刚到高贵的CAD&CG实验室,有点象刘姥姥那&nbsp;<BR>样无所适从,甚至有点自悲。非也,西电微电子所的设备、人员超过CAD&CG实验室数&nbsp;<BR>倍,我在微电子所的办公室就比CAD&CG实验室主任的还好。比物质条件是没有任何意思&nbsp;<BR>的,学生渴望的是自由、欢乐的环境,这样才能激发他们的创造力。压抑的环境会把一&nbsp;<BR>个个本来充满活力的年轻学生变成一群小老头,他们只好套上硕大的眼镜以显示眼里的&nbsp;<BR>世界有多么渺小。&nbsp;<BR><BR><BR>如果不允许一个男人在工作时仰天大笑,这样的地方不去也罢。&nbsp;<BR><BR>我颇费周折地考入CAD&CG实验室,却尚未热身就全力而退,决心自立门户。至今&nbsp;<BR>我都没有用实验室的计算机编过一行程序。&nbsp;<BR><BR><BR>刚读博时我穷困潦倒,只有一床,一盆,一壶,一碗。我那些穷朋友们象挤牙膏&nbsp;<BR>一样挤一些钱资肋我。我买了一台计算机,在宿舍里开发软件产品“可视化软件开发工&nbsp;<BR>具&nbsp;VA&nbsp;4.0”。1997年8月,我去北京参加首届中国大学生电脑大赛软件展示,路费也是&nbsp;<BR>借的。同学为我壮胆时说:“如果不能获奖,就回到实验室干活吧。”&nbsp;<BR><BR>我说一定会拿第一名,不然去干啥。&nbsp;<BR><BR>在软件展示时,我们发现很多好的作品是国家的科研项目,根本不是学生个人的&nbsp;<BR>作品,违背了竞赛的宗旨。如果允许这样做的话,我应该运几条生产线过来。我写了一&nbsp;<BR>份抗议书,找了十几个人签名(很多人感恨而不敢签)。但抗议能顶屁用,我参加过的&nbsp;<BR>科技竞赛、见过的科研鉴定多了,哪一次我没看到虚假?我写抗议书是因为眼里容不得&nbsp;<BR>沙子。如果我的专业是政治,早就坐牢去了。&nbsp;<BR><BR>这次竞赛选出十个“软件明星”,只有我的软件和清华大学博士生的项目值得一&nbsp;<BR>看。&nbsp;<BR><BR><BR>我不能否认他的项目水平极高,但那不是他个人的作品(评委甚至认识他的导&nbsp;<BR>师,知道项目的来龙去脉)。我的作品被评为第一,他的项目被评为第二。组委会来拍&nbsp;<BR>电视,可是找不到浙江大学的展板。因为浙江大学没有任何准备,我是一个人来的,我&nbsp;<BR>的作品夹在杭电的作品之中,没名没姓。我只好从塑料袋上剪下“浙江大学”四个字,&nbsp;<BR>贴在展板上撑撑门面。&nbsp;<BR><BR><BR>自新中国成立以来,清华大学就一直在浙江大学头上“作威作福”,我好歹也争&nbsp;<BR>了一口气。可是颁奖时,组委会竟按地方顺序从北京念起,我沦落到第七,差点咽气。&nbsp;<BR><BR><BR>我曾在上海的一辆公共汽车上与一位北京来的旅客<A href="tag-367-1.html">聊天</A>,此公极健谈。似乎他到&nbsp;<BR>上海旅游的目的就是为了发掘北京的优越性。见我挂着浙江大学的红色校徽,且对清&nbsp;<BR>华、北大并不神往,不禁十分迷惑,就问:“浙江大学在浦东还是浦西?我要去看&nbsp;<BR>看。”&nbsp;<BR><BR>北京已经是极度优越了,那里的处长局长比我见过的土豆还多。就请不要把什么&nbsp;<BR>鸡皮蒜毛的好东西都拿走,给我们留点希望吧&nbsp;<BR><BR>1997年11月,在穷得快挨饿的时候,我获得了中国大学生跨世纪发展基金特等奖&nbsp;<BR>(全国共20名,奖金1万元)。在人民大会堂领奖时,我以为能碰到宋健等人物,不料&nbsp;<BR>见到的却是政协的人手,不禁甚为失望。给我们出钱的是一个靠资本运作发财的集团,&nbsp;<BR>在宴会前,该集团领导人和我们座谈,他什么不好吹偏偏吹自己是个高科技企业。&nbsp;<BR><BR>刚拿了“跨世纪发展基金”,又马上获得“浙江省青少年英才奖”,浙江大学也&nbsp;<BR>给我发奖学金。比起那些一个月只有300元工资的博士生们,我简直是“暴富”。还了&nbsp;<BR>朋友们给我的“救济款”后,仍然是个“富翁”。我老是觉得手头的钱是抢劫来的,心&nbsp;<BR>里不踏实。于是找浙江大学校团委“诉苦”,请校团委把我的“不义之财”捐给浙大的&nbsp;<BR>贫困学生。校团委的老师热情而坦诚,说愿意等我成为真正的富翁时再接受捐款,现在&nbsp;<BR>不能让我“杀鸡取卵”。但为了能让我表达心意,建议我资助“希望工程”的中学生,&nbsp;<BR>让我选了5个初一的学生,每个学生500元。我轻浮地以为自己真的帮助了5个中学生,&nbsp;<BR>直到1998年暑假我见到了其中的一个中学生,才发现自己做的好事只不过杯水车薪而&nbsp;<BR>已。我是到了自己贫困失意时才真正去帮助那些孩子的。&nbsp;<BR><BR><BR>在1997年,我在学生时期的荣誉已登峰造极,觉得自己的翅膀已经硬了,不想再&nbsp;<BR>混下去。我总以为自己是第二个史玉柱,应该开个软件公司来振兴民族软件产业。我曾&nbsp;<BR>到东软集团(沈阳)参加“民族软件产业青年论坛”,大不咧咧地作了一次演讲(现在&nbsp;<BR>发现演讲的内容没有一项是可以操作的)。杭州有一个记者来采访我,我谈了一天的理&nbsp;<BR>想,记者还是没听明白,干脆自己写新闻报道,并且含蓄地做了一个广告:万事俱备,&nbsp;<BR>只待投资。&nbsp;<BR><BR><BR>由于我能说会道,频频上电视,引来近10个投资者。我选择了一位年龄比我大一&nbsp;<BR>倍、非常精明的商人作合伙人,成立了“杭州临境软件开发有限公司”。彼时,我可谓&nbsp;<BR>光芒四射,名片上印着“以振兴民族软件产业为已任,做真实、正直、优秀的科技人&nbsp;<BR>员。”浙江大学想开除我,被我“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安抚住。&nbsp;<BR><BR><BR>我当时想开发一套名为Soft3D的图形系统,此系统下至开发工具,上至应用软&nbsp;<BR>件,无所不包。公司名字起为“临境”有两个含义:一是表示身临其境,这是我对图形&nbsp;<BR>技术的追求;二是表示快到了与SGI公司称兄道弟的境界,这是我对事业的追求。“临&nbsp;<BR>境”这个名字我在读本科时就已经想好了,1997年底公司成立的那一天,我有一种“媳&nbsp;<BR>妇熬成婆”的悲壮感觉。&nbsp;<BR><BR><BR>我从实验室挖来一位聪明绝顶的硕士生做技术伙伴。他叫周昆,年龄很小(1978&nbsp;<BR>年出生),研究能力极强。如果按照浙江大学计算机系博士生毕业的论文要求,他入学&nbsp;<BR>读硕士的那一天就可以博士毕业。周昆的头明显比我的大,估计其脑容量至少是我1.5&nbsp;<BR>倍。我曾经以师兄的身份为他洗过一双袜子,他因此觉得我是个好人。我俩一拍即合,&nbsp;<BR>常常为Soft3D的设计方案自我倾倒。一想到<A href="tag-126-1.html">microsoft</A>公司的二维<A href="tag-129-1.html">windows</A>系统即将被&nbsp;<BR>Soft3D打击得狼狈不堪时,我们就乐不可支,冲劲十足。&nbsp;<BR><BR><BR>我已经把“振兴民族软件产业”列入日程,并且提前担忧将来钱挣得太多用不完&nbsp;<BR>该怎么办。1998年5月份,我们做了一套既不是科研又不全象商品的软件。软件产品宣&nbsp;<BR>传了几个月,并没有出现订单如潮、接应不暇的局面(事实上压根就没有反应)。我意&nbsp;<BR>识到没有找对市场,但仍觉得产品中的一些技术很有价值,将它改装成其它软件也许能&nbsp;<BR>开创“东方不亮西方亮”的新局面。&nbsp;<BR><BR><BR>于是我向只有一面之缘尚在北大方正工作的周鸿一求助。他是真正的软件高手,&nbsp;<BR>当我小心翼翼地展示约10万行C++代码的软件时,他竟在十几分钟内就指出多处重大的&nbsp;<BR>设计错误,使我目瞪口呆地意识到整个软件系统的价值为零。那种心痛啊,就象眼睁睁&nbsp;<BR>看着孩子被狼吃掉一样。&nbsp;<BR><BR><BR>到1998年10月,我用光了30万元资金。周鸿一再一次从北京飞到杭州,三下五除&nbsp;<BR>二替我把只活了一年的公司给关闭掉。他放心不下,觉得我“恶病需用猛药补”,于是&nbsp;<BR>意尤未尽地把我捉到北大方正插在他管辖的部门,让我学习怎样做事情。&nbsp;<BR><BR><BR>北京寒冷的冬天可以营造一种凄凉的气氛,冲去一切可以自我原谅的借口。我并&nbsp;<BR>不是太爱虚荣的人,知道这次失败是我的毛病积累到一定水准忍不住喷发出来的结果。&nbsp;<BR>我绝不能以年纪尚轻不太懂市场与管理为理由轻率地敷衍过去。&nbsp;<BR><BR><BR>从北大方正“劳改”了两个月回来,我心服口服地承认失败了。我把察觉到的数&nbsp;<BR>十个毛病列出来,日后一个一个克服掉。我写的《软件工程思想》一书,大部分内容取&nbsp;<BR>自我开公司失败的教训录。我现在能客观地从可行性分析角度说明我和投资方所犯的主&nbsp;<BR>要错误,以祭我那幼年夭折的软件公司。&nbsp;<BR><BR><BR>我的主要错误:&nbsp;<BR><BR>(1)年青气盛,在不具备条件的情况下,想一下子做成石破天惊的事。我的设&nbsp;<BR>计方案技术难度很大(有一些是热门的研究课题),只有30万元资金的小公司根本没有&nbsp;<BR>财力与技术力量去做这种事。分析经济与技术可行性,即可否定我的设计方案。&nbsp;<BR><BR>(2)我以技术为中心而没有以市场为中心去做产品,以为自己喜欢的软件别人&nbsp;<BR>也一定喜欢。我涉足的是在国内尚不成气候的市场,我无法估计这市场有多大,人们到&nbsp;<BR>底要什么。伙伴们跟着我瞎忙乎一整年,结果做出一个洋洋洒洒没人要的软件。分析市&nbsp;<BR>场可行性也可以否定我的设计方案。&nbsp;<BR><BR>(3)我做到了“真实、正直”,但并没有达到优秀的程度。我曾得到很多炫目&nbsp;<BR>的荣誉,但学生时代的荣誉只是一种鼓励,并不是对我才能和事业的确认。正因为我不&nbsp;<BR>够优秀,学识浅薄,加上没有更高水平的人指点我,才会把事情搞砸了。&nbsp;<BR><BR><BR>投资方的主要错误:&nbsp;<BR><BR>(1)投资方是个精明的商人,他把我的设计方案交给美国的一个软件公司分&nbsp;<BR>析,结论是否定的。但他觉得我这个人很有利用价值,希望可以做成功其它事情,即使&nbsp;<BR>Soft3D软件做不成功,只要挣到钱就行。这种赌博心态使得正确的可行性分析变得毫无&nbsp;<BR>价值。&nbsp;<BR><BR>(2)由于我不懂商业,又象所有单纯的学生那样容易相信别人。他让我写下了&nbsp;<BR>不公正的合同,我竟然向他借钱买下本来就属于我的30%技术股份。他名为投资方,实&nbsp;<BR>质上双方各出了一半的资金(他出51%,我出49%)。他在明知Soft3D软件不能成功的情&nbsp;<BR>况下,却为了占我的便宜而丧失了应有的精明,最终导致双方都损失。&nbsp;<BR><BR><BR>关闭公司时,他搬走了所有的固定财产。我明明投入了技术,又亏了15万元,却&nbsp;<BR>一无所得。几个月后当我意识到不公平而找他协商时,他说:“只能怨你自己愚蠢,读&nbsp;<BR>到博士,连张合同都看不懂。”我觉得自己在此事上虽愚但不蠢,真实、正直的品质加&nbsp;<BR>上不懈的努力会让我变得有智慧。自己的奋斗没什么可以后悔的,学到的远比失去的&nbsp;<BR>多,下一次会做得更好。&nbsp;<BR><BR>公司关闭后,我就面壁反省,补习基础,准备为几年之后“东山再起”养精&nbsp;<BR>蓄锐。&nbsp;<BR><BR>  1999年1月,有一个民营企业家G先生向我请教一个问题:“我给一个年轻人&nbsp;<BR>投资了100万元,建立一家从事环保信息应用开发的软件公司。他曾许诺一年内创利润&nbsp;<BR>上千万元,可是才过去5个月,他就把100万元用完了,什么也没挣到。我实在不明白是&nbsp;<BR>怎么回事,请你帮我分析分析。”&nbsp;<BR><BR><BR>  这位G先生年龄有我的2.5倍,曾在西北当过几十年的技术兵,性格豪爽。他&nbsp;<BR>投资的那个年轻人叫Y(以下称Y经理),自称有英国的管理学文凭,能对公司的市场、&nbsp;<BR>技术、管理一把抓。G先生喜欢说“钱我没问题”,于是想也不想就投了100万元,并且&nbsp;<BR>给Y经理40%的股份。&nbsp;<BR><BR><BR>  G先生请Y经理到家里坐谈。我那时突然狡猾起来,自称是G先生的远房亲&nbsp;<BR>戚,在浙大读半导体物理,特羡慕那些做软件的同龄人,渴望听听Y经理的高见。Y经理&nbsp;<BR>果然信口开河,滔滔不绝,连绵不断,如黄河泛滥,一发而不可收拾。我激动地想去参&nbsp;<BR>观他的公司和产品,并表示要抛弃物理专业,立马转向软件专业。&nbsp;<BR><BR><BR>  Y经理得意而笑:“对于IT行业你就不懂了,我们经营的是一种理念而不是&nbsp;<BR>产品,这是国外最先进的思想。你可以来参观我的公司,但你看不到具体的东西,只能&nbsp;<BR>用心去领会。”&nbsp;<BR><BR><BR>  这屁话比曹元朗的诗还臭(《围城》)。我搞软件只有8年功夫,说我不懂&nbsp;<BR>IT行业并不过分。可我读了10年大学都没听到过如此“先进”的思想。如果这是英国管&nbsp;<BR>理学教育的成果,我认为自己已经发现了这个曾经是“日不落帝国”的衰败的真正原&nbsp;<BR>因,有必要找英国首相切磋一番。&nbsp;<BR><BR><BR>  我对G先生说:“Y经理根本不懂技术,为人极其浮夸。应马上关闭公司,以&nbsp;<BR>绝后患。那100万元你也亏得起,就买个教训吧。”&nbsp;<BR><BR>  G先生说:“钱我没问题,那100万元就算我在澳门赌博输掉了。”&nbsp;<BR><BR><BR>  1999年5月,G先生又来找我请教另一个问题。&nbsp;<BR><BR><BR>  他说:“小林啊,你上次说得很有道理,我接受了教训。”&nbsp;<BR><BR>  我说:“那是好事,不论年龄大小,知错就改总是好孩子嘛。”&nbsp;<BR><BR>  他叹了一口气:“最近几个月,Y经理又花了我100万元。”&nbsp;<BR><BR>  我当时差点给噎死,气凶凶地训G先生:“我早跟你讲过,Y经理不是好东&nbsp;<BR>西,叫你关闭公司你不听,你老说钱没问题,亏你200万元活该。”&nbsp;<BR><BR>  老先生象犯了错误的小孩子:“Y经理每一次向我要钱时,都拍拍胸脯保证&nbsp;<BR>下个月就有利润,所以我一而再、再而三地掏钱给他,希望能救活软件公司。现在该怎&nbsp;<BR>么办?”&nbsp;<BR><BR><BR>  一个有20名职员的软件公司,程序员只有三四个,连“十羊九牧”都不如。&nbsp;<BR>200万元的财务报表中,有100多万元用于吃喝玩乐和行贿。这种公司完全无药可救。台&nbsp;<BR>湾作家李敖曾说过:“当你没法扶一个人上马时,也许应该拉他下马”。从5月份到8月&nbsp;<BR>份,我行侠仗义,替G先生清理软件公司,根除Y经理这些败类。&nbsp;<BR><BR><BR>  可是难哪,因为G先生投资的公司根本不把G先生放在眼里,又岂能让我插&nbsp;<BR>手。就在我想方设法卡住Y经理的脖子时,Y经理总能从G先生那里挖出钱。G先生就象被&nbsp;<BR>吸血鬼附身,却仍存幻想:“如果吸血鬼能治好我的病,就让它再吸些血吧。”&nbsp;<BR><BR><BR>  Y经理又和一个来自深圳的骗子H想了注意,教唆G先生再投资100万元新建一&nbsp;<BR>个“指纹”公司,说利润将比开发环保信息的应用开发更加可观(估计要用亿来度&nbsp;<BR>量)。就在他们准备鉴合同之际,我偶而路过,发现异常,便强行阻止。&nbsp;<BR><BR><BR>  G先生是个好人,但太顽固。好几次我气极想撒手不管,但又不忍心好人被&nbsp;<BR>坏人欺负。我曾请求G先生:“我求您别再说钱没有问题,您的私人财产会被人骗光。&nbsp;<BR>请让我把这<A href="tag-177-1.html">漏洞</A>堵住吧,好让我安心地回学校做完博士学位论文。”&nbsp;<BR><BR><BR>  到8月份,我和G先生的两个儿子,伙同“黑社会”的朋友,强行把那个软件&nbsp;<BR>公司搬回G先生的工厂中,辞退所有员工。现在那个软件公司被别人接管,仍然半死不&nbsp;<BR>活,好在每月亏损不过几万元,G先生承受得起,我就不再去碰G先生的伤疤。&nbsp;<BR><BR><BR>  我以前从未玩过与人勾心斗角的游戏,此三个月的经历让我疲惫不堪。那个&nbsp;<BR>软件公司的员工曾透露,Y经理的英国文凭大约是在上海或杭州某个大专培训班里混来&nbsp;<BR>的。方鸿渐买美国克莱顿大学博士文凭尚知羞耻(《围城》),而Y经理却趾高气扬。&nbsp;<BR>害得我平白无故为英国教育界担心,回想起英国鬼子曾打劫过中国,倍感耻辱。&nbsp;<BR><BR><BR>  G先生是正人君子,不防小人,实在不是现代的商人。我和他成了忘年交。G&nbsp;<BR>先生第一次见到我时问我工资几何,我答曰:“300元,够买几本书。”G先生甚为着急&nbsp;<BR>:“这样的条件怎么能生活?你就搬到我家来住吧,我家条件好,你可以安心地学习,&nbsp;<BR>将来可为国家多作贡献。”后来他几次相邀,我就看在国家的份上住入他家,一直住到&nbsp;<BR>博士毕业。自从读中学以来,我第一次享受食来张嘴,不用洗衣服的奢侈。唯一的麻烦&nbsp;<BR>是我得向很多朋友解释:“我不是被别人养起来了,是为了国家的利益,不得已才这么&nbsp;<BR>做的。G先生是男的不是女的,并且没有待出嫁的女儿。”&nbsp;<BR><BR><BR>  我在读博士学位的三年里,经历有点奇特。我遗憾的是“真才实学”没有长&nbsp;<BR>进,并且没有了在西电那样的纯真友情和缠绵爱情。略为欣慰的是我做了几件感人的&nbsp;<BR>事,也碰到了几件有趣的事,让我发觉自己变得成熟了。&nbsp;<BR><BR><BR>  我很想讲一讲自己参加希望工程的经历与感受。&nbsp;<BR><BR><BR>  1998年暑假,浙江省云和县梅源中学的老师们带希望班几名优秀学生来到浙&nbsp;<BR>江大学,其中有受我资助的何晓丽同学。我才知道初中学生一个学期的学杂费就要600&nbsp;<BR>元。何晓丽哭诉下学期不能再上学,其它的学生处境相似。我以前资助的2000元是5个&nbsp;<BR>人3年平均分派的,根本不起作用。&nbsp;<BR><BR><BR>  那时侯,公司倒闭使我债务累累,并且自信心遭受十年来最大的打击。我在&nbsp;<BR>入不敷出、心事重重的情况下,没有推卸义务,而是“变本加利”的去尽这个义务。我&nbsp;<BR>在西电的好朋友史江一替我“接管”了一个中学生。有一个小姐追求我,我乘机给她一&nbsp;<BR>个活生生的“见面礼”。1999年7月份,我把工资卡送给了一个大学生,自己成了无产&nbsp;<BR>阶级。从1997年11月起到我博士毕业期间,我直接或间接地为7个贫困学生捐助了约1万&nbsp;<BR>元。&nbsp;<BR><BR><BR>  我有了几点感受:&nbsp;<BR><BR>(1)对人的帮助莫过于给予希望。&nbsp;<BR><BR>(2)人在任何时候都能够帮助比自己更困难的人,哪怕自己处于困境。&nbsp;<BR><BR>(3)帮助是要负责任的,一定要设法做成有意义的结果。不负责任的帮助就是&nbsp;<BR>“施舍”。“施舍”缺乏诚意,不配称为“帮助”。&nbsp;<BR><BR>不少人曾对我说:“你是做大事的人,不要在小事上浪费精力,更不要为了别人&nbsp;<BR>而害了自己。”&nbsp;<BR><BR><BR>  很多人总以为自己将来是伟大人物而不愿做小事,从而到死也没做成什么有&nbsp;<BR>价值的事。也有很多人希望自己成功后再去帮助别人,无论他最终成功还是失败,一辈&nbsp;<BR>子也没有帮助过人。还有很多人略有权势或略有名气后,便觉得自己吃喝玩乐、放屁、&nbsp;<BR>上厕所都是重要的事,在他们最能够帮助人的时候却以“太忙”“没空”为理由不去做&nbsp;<BR>好事。&nbsp;<BR><BR><BR>  我也在忙碌、在奋斗,也渴望成为伟大人物,但我希望让有意义的小事充实&nbsp;<BR>一生。&nbsp;<BR><BR>我还要讲另一件我常干的小事。&nbsp;<BR><BR>很多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保留了随地扔垃圾的“风俗习惯”,这恶习就象脚气那样&nbsp;<BR>虽然不致人于死地,但能遗臭万年。即便象浙江大学这等典雅的地方,你都经常可以看&nbsp;<BR>见草坪、校门口的废纸、果皮、塑料袋,垃圾就如同天使脸上的一砣狗屎那样鲜艳,人&nbsp;<BR>们竟然无动于衷。我记不请自己多少次当众、当道捡垃圾,可是几年来我都没有在大学&nbsp;<BR>里发现第二个做这种事的人。&nbsp;<BR><BR><BR>我很想对所有的教授、博士、硕士、学士们讲句话:“救人并不只是医生干的&nbsp;<BR>事,保护环境也不只是清洁工干的事。只要你多化几秒钟,弯几次腰,就能让环境更加&nbsp;<BR>清洁,让心灵更加清洁。我们不必个个道貌岸然,但至少应该做到‘读书明理’。”&nbsp;<BR><BR><BR>那些正在追我和将要追我的小姐们,你多捡一次垃圾就多一份希望,你丢一次垃&nbsp;<BR>圾就不再有希望。&nbsp;<BR><BR><BR>我这样碟碟不休地讲“希望工程”和“捡垃圾”,并不是在沽名钓誉,也不是在&nbsp;<BR>布道,只是希望我这些“金玉良言”能触动更多的自以为自己是高素质的人们。&nbsp;<BR><BR><BR>在浙大的三年里,我没有对感情“播种”,所以也没有收获,但有一次“艳&nbsp;<BR>遇”。&nbsp;<BR><BR><BR>在关闭公司的那天晚上,人去楼空,我象严监生断气前那样盯着尚未熄灭的灯。&nbsp;<BR>这时一位杭大(现已并入新浙大)的四年级女生来找我。一年前她曾作为实习记者采访&nbsp;<BR>过我,谈得很投机。我知道她是聪明好学的学生,曾大言不惭地教导过她几次。我开公&nbsp;<BR>司的一年里几乎没与她来往过,想不到当我成了光杆司令时她还能“兔死狐悲”地来看&nbsp;<BR>望我,着实让我感动。&nbsp;<BR><BR><BR>我不无自嘲地对她说:“你不用安慰我了,这次失败我还能挺得住。”&nbsp;<BR><BR>她说:“我不是来安慰你的。我一直盼望你的公司倒闭,等了整整一年。在你去&nbsp;<BR>北京之前,我有话跟你说。”&nbsp;<BR><BR><BR>我心下一凉,搞不清什么地方得罪她了,让她如此记恨我。大概是我得意之日教&nbsp;<BR>导她时言语过重,伤了她的自尊心。好在我是知错就改的人,当下惭愧地向她道歉。&nbsp;<BR><BR><BR>她不理会我,说:“你开公司时光环重重,我根本无法靠近你。即便那时我成了&nbsp;<BR>你的好朋友,你也不会把我放在眼里。我暗恋你一年了,一直都没跟你讲。我早知道你&nbsp;<BR>会失败的,失败时你就剩下一个人,你才会知道我是真心爱你的,而不是冲着其它来&nbsp;<BR>的。你是个优秀的理科学生,我是个优秀的文科学生,门当户对,珠帘合壁。请你不要&nbsp;<BR>觉得女的追男的很荒唐,我是认真的,请你给我一次机会。&nbsp;<BR><BR><BR>我虽然评不上情场高手,好歹也在爱河里游过泳,呛过水。想不到仓促之下,被&nbsp;<BR>一女子说得脸红耳赤,无法掩盖窘相。&nbsp;<BR><BR><BR>我一直认为男人应该勤劳一辈子,好让柔弱的女子舒舒服服地在大树下乘凉。而&nbsp;<BR>学习、工作出色的女子只能做朋友,不能做夫人。&nbsp;<BR><BR><BR>她从小习诗弄文,读大学时蜚声杭大。我见到她第一面时就把她归类为事业上的&nbsp;<BR>朋友,所以才会正儿八经地与她交谈并教导她。我在西电的两个女朋友就属于读书不太&nbsp;<BR>好但比较有魅力的女生,我从来也没有指导过她们学习。如果我喜欢一个女孩子并希望&nbsp;<BR>她成为我的女朋友,我早就去追求她了,岂能轮到她追我。&nbsp;<BR><BR><BR>她见我彷徨不安,便滔滔不绝地例举爱我的“证据”。我开公司一年来发生的事&nbsp;<BR>她了如指掌,就象在我的房间里放了窃听器,在我的朋友中安插了间谍。她甚至跑到团&nbsp;<BR>中央去查阅我的老底,有些“案件”我过去的伙伴都未必知道。她思念我时,写了很多&nbsp;<BR>诗,留了很多泪,为此杭大的一些男生四处追查“凶犯”。&nbsp;<BR><BR><BR>我早知道有些人不编程序、不做实验就能写出论文,难道男女之间不接触也能滋&nbsp;<BR>生感情?&nbsp;<BR><BR><BR>第一回合我就被她挑翻在地,我莫名其妙地成了“负心郎”,无地自容地把她送&nbsp;<BR>走。我以为这是文科女生的风格,就当作一个趣事不放在心上。&nbsp;<BR><BR><BR>我从北大方正“劳改”回来不久后,她提着一篮鲜花来找我,并对我说了她的梦&nbsp;<BR>想:在寒冷的冬天,大地铺满积雪,四野人鸟绝迹。我孤独求败地深居在冷冰冰的小木&nbsp;<BR>屋里。在一个狂风呼啸的黄昏,她一手拎着亲手做的饭菜(我想应该有土豆和辣椒),&nbsp;<BR>一手拎着一捆木柴,敲开了那扇紧闭的门和心房。终于木屋四壁生辉……&nbsp;<BR><BR><BR>我对第一个朋友最好的赞美是:“黄蓉很象你。”&nbsp;<BR><BR>我对第二个朋友最深情的话是:“将来咱们老了,我回黄岩当物理老师,你当语&nbsp;<BR>文老师。”&nbsp;<BR><BR><BR>相比之下,我的确不及杭大女生浪漫。此后她再找过我几次,当我意识到她动真&nbsp;<BR>格的时候,她已不能自拔。爱情是很怪的东西,并不是两个好人就能碰出火花。就象一&nbsp;<BR>头好牛和一匹好马,可以一起干活,但没有必要吃住都关在一起。&nbsp;<BR><BR><BR>与其让她长痛,还不如让她狠痛一次。&nbsp;<BR><BR>我对她说:“我们真的不能在一起。”&nbsp;<BR><BR>她问为什么?&nbsp;<BR><BR>我说:“我不喜欢你。”&nbsp;<BR><BR>她再问为什么?&nbsp;<BR><BR>我说:“不为什么,我没有心跳的感觉。”&nbsp;<BR><BR>她说十年之后再找我。&nbsp;<BR><BR><BR>我知道她会奋发图强,因为她会一直想着“为什么”,期望让自己有个满意的答&nbsp;<BR>案。&nbsp;这条路8年前我已经走过了。&nbsp;<BR>半年前我再见到她时,她已经直攻博了,在文学上有了长足的进步。并且找了一个软件工程师做朋友。<BR>我说软件工程师未必就懂得软件工程的道理,待我写的软件工程书籍出版后再送她一本。<BR>她说将会送给我她的第一本著作,书中开头的几个故事是关于我和她。<BR>我说看了她的书后一定会写一篇读后感给她。<BR>她仍然提醒我不要忘记十年后的相约。<BR><BR>我在浙大有一个值得怀念的人,她是管宿舍楼的大妈。在1999年1月至5月,我在博士生宿舍静心修炼内功,大妈就象我的“护法”。晚上九点钟时,她就会烧些东西给我吃。我和大妈非亲非故,同学们都不明白大妈为什么待我好。我想那是因为我没把自己当成“博士”来看,而是当成“人”来看。<BR>5月份后,我看在国家的份上搬到一个千万富翁家里去住,大妈也调到“熊猫馆”当掌门人。我一般隔几个月去看望大妈一次,中秋节我就和她在一起。朋友们知道我和大妈有这层关系,就纷纷托大妈物色女朋友。<BR>大妈果然称职,她就象特务那样审视大楼里的女生。可大妈毕竟是大妈,她采用的“标准”是几十年前的版本,无法与现今的兼容。她盯住了不该盯的,却漏掉了不该漏的,至今都未“推销”成功一个。<BR>这件事让我又明白了一个软件工程道理:光有完善的<A href="tag-56-1.html">数据库</A>还不够,还应该提供很好的搜<A href="tag-64-1.html">索引</A>擎。<BR><BR>我相信生活、科学、艺术中的很多道理是相通的,于是就不嫌人笑,写下《软件工程思想》这本书,并写下了十年来的故事,交最后一次作业。<BR>大学十年给我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忆,现在可以打上漂亮的句号了。尽管我即将告别大学,但我会终生学习。也许我成不了天才,但还有机会成为天才的爸爸。<BR>我想大声呼喊出那种可以用双手把握未来的自豪。<BR>我要对年轻的朋友们说两句肺腑之言:<BR>一、主动去创造环境,否则你无法设计人生。<BR>二、生活和工作要充满激情,否则你无法体会到淋漓尽致的欢乐与痛苦。<BR>如果我碰到上帝,只会对他说一句话:“你看厕所去吧。” <BR></SPAN> <p style="clear:both;"></p> <p class="translate">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10752043/viewspace-990984/,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p> </div> </div> <div class="preview-footer clearfix"> <!--已点赞、收藏--> <div class="icon-praise" id="praise" onclick="blogObj.praise($(this),'/praise/')"><span class="text"></span><span class="num">0</span></div> <div class="icon-collect" id="collect" onclick="blogObj.praise($(this),'/favour/')"><span class="text"></span><span class="num">0</span></div> <div class="share-group fr"> <div class="bdsharebuttonbox bdshare-button-style0-16" data-bd-bind="1522216707615"> <span class="fl">分享到:</span> <a href="javascript:;" class="bds_tsina" data-cmd="tsina" title="分享到新浪微博"></a> <a href="javascript:;" class="bds_sqq" data-cmd="sqq" title="分享到QQ好友"></a> <a href="javascript:;" class="bds_qzone" data-cmd="qzone" title="分享到QQ空间"></a> <a href="javascript:;" class="bds_weixin" data-cmd="weixin" title="分享到微信"></a> </div> <script> window._bd_share_config = { "common": { "bdSnsKey": {}, "bdText": "", "bdDesc": "", "bdMini": "", "bdMiniList": false, "bdPic": "", "bdStyle": "0", "bdSize": "32" }, "share": {"bdSize": 16} }; with (document) 0[(getElementsByTagName('head')[0] || body).appendChild(createElement('script')).src = 'http://bdimg.share.baidu.com/static/api/js/share.js?v=89860593.js?cdnversion=' + ~(-new Date() / 36e5)]; if ($(window).width() < 1320) { if ($(window).width() < 1200) { $(".sideslip").css({ "left": "20px", "margin-left": 0 }) } else { $(".sideslip").css({ "margin-left": "-590px" }) } }</script> </div> </div> <div class="article-context"> <div class="fl"> <span class="color77">上一篇:</span> <a href="http://blog.itpub.net/10752043/viewspace-990983/">More Effective C++ 条款22 (转)</a> </div> <div class="fr"> <span class="color77">下一篇:</span> <a href="http://blog.itpub.net/10752043/viewspace-990985/">足球战术-&gt;多点进攻之Abstract Factory篇 (转)</a> </div> </div> <input type="hidden" id="blogId" value="990984"> <!--评论开始--> <div class="blog-comment"> <div class="new-comment"> <input type="hidden" id="hid" name="hid" value="990984"> <input type="hidden" name="_token" value="4Y9GJOojUv3sAu9h1yQgi0VO4PwBQfUCR9j3J41S"> <a class="avatar" href="javascript:;"> <img src="http://blog.itpub.net/images/user_pic_default.png"></a> <!--用户未登录--> <div class="sign-container"> <span>请登录后发表评论</span> <a class="btn btn-sign"> <a class="layui-btn ml30" onclick="blog.login(event)">登录</a> </a> </div> <!--用户已登录--> <textarea placeholder="请写下你的评论…" onfocus="blogObj.textareaFocus($(this),200)" maxlength=200></textarea> </div> <div class="comment-list"> <div class="top-title"><span class="all-comment">全部评论</span> <span class="colorbb ml20"></span> </div> <div class="comment-items" id="comment_items"> <script type="text/template" id='blog_template'> <%for(var i=0;i <items.length;i++){%> <div class="comment-item"> <div class="author"> <a target="_blank" href="/<%=items[i].uid%>" class="avatar"> <img src="<%=items[i].headimg%>" alt=""> </a> <div class="info"> <div class="name"><a target="_blank" href="/<%=items[i].uid%>"><%=items[i].username%></a> <span class="fr reply-btn" onclick="blogObj.newComment($(this),'<%=items[i].username%>',<%=items[i].id%>)">回复</span></div> <div class="time colorbb"><%=items[i].createtime%></div> </div> </div> <p class="comment-wrap"><%=items[i].content%></p> <%if(items[i].items.items.length) { %> <div class="sub-comment-list"> <%for(var j=0;j<items[i].items.items.length;j++){%> <div class="sub-comment"> <div class="color77 time-reply"> <span class="time"><%=items[i].items.items[j].createtime%></span> <span class="reply-btn fr" onclick="blogObj.newComment($(this),'<%=items[i].items.items[j].username%>',<%=items[i].items.items[j].id%>)">回复</span> </div> <p><a href="/<%=items[i].uid%>"><%=items[i].items.items[j].username%></a>&nbsp;&nbsp;&nbsp;回复&nbsp;&nbsp;&nbsp;<a href="/<%=items[i].touid%>"><%=items[i].items.items[j].tousername%></a>: <span class="content"><%=items[i].items.items[j].content%></span></p> </div> <%}%> <%if(items[i].items.total > 5) { %> <div class="more-comment"><span class="sub-comment-count">还有<i class="count"><%=items[i].items.total-5%></i>条评论</span><span class="more-comment-btn" onclick=blogObj.loadSubComment($(this),<%=items[i].id%>) data-count=1 data-flag=true>点击查看</span></div> <%}%> </div> <%}%> </div> <%}%> </script> </div> </div> </div> <!--评论结束--> </div> <script> </script> <div class="fr w290"> <!--作者信息开始--> <!--作者信息开始--> <div class="author-info right-fixed "> <div class="head-img"> <a href="http://blog.itpub.net/10752043/"><img src="http://account.itpub.net/api/avatar.php?uid=10752043" alt=""></a> </div> <div class="author-name"><a href="http://blog.itpub.net/10752043/">worldblog</a></div> <div class="author-intro"> </div> <ul class="tree-list clearfix"> <li> <div class="item-tt">博文量</div> <a href="http://blog.itpub.net/10752043/"><span class="item-num blognum">6241</span></a> </li> <li> <div class="item-tt">访问量</div> <div class="item-num blogviewnum">2462060</div> </li> </ul> </div> <!--作者信息结束--> <script> var data = {uid: 10752043}; $._ajax({ url: '/getAuthorInfo/', data: data, type: 'get', dataType: 'json', success: function (data) { if (data.code == 200) { var data = data.data; $(".blognum").text(data.blognum); $(".blogviewnum").text(data.visitednum); } } }); </script> <!--作者信息结束--> <!--博文推荐开始--> <div class="blog-choice right-fixed"> <h3 class="choice-title">最新文章</h3> <ul class="newul"> <li class="new-item"> <a href="http://blog.itpub.net/10752043/viewspace-1005762/" class="clearfix"> 可怕的 C# (转) </a> </li> <li class="new-item"> <a href="http://blog.itpub.net/10752043/viewspace-1005755/" class="clearfix"> Unify the Role-Based Security Models for Enterprise and Application Domains with .NET (转) </a> </li> <li class="new-item"> <a href="http://blog.itpub.net/10752043/viewspace-1005754/" class="clearfix"> Building Secure ASP.NET Applications: Authentication, Authorization, and Secure Communication (转) </a> </li> <li class="new-item"> <a href="http://blog.itpub.net/10752043/viewspace-1005752/" class="clearfix"> [Sample] Playing with music file (转) </a> </li> <li class="new-item"> <a href="http://blog.itpub.net/10752043/viewspace-1005751/" class="clearfix"> 中文web-app_2_3.dtd (转) </a> </li> <li class="new-item"> <a href="http://blog.itpub.net/10752043/viewspace-1005750/" class="clearfix"> 使用ASP.NET加密口令 (转) </a> </li> <li class="new-item"> <a href="http://blog.itpub.net/10752043/viewspace-1005748/" class="clearfix"> C++ Builder 高手进阶 (五)用BCB编写多线程应用程序 (转) </a> </li> <li class="new-item"> <a href="http://blog.itpub.net/10752043/viewspace-1005747/" class="clearfix"> 24点游戏探秘系列6:用概率统计的眼光看24点游戏 (转) </a> </li> <li class="new-item"> <a href="http://blog.itpub.net/10752043/viewspace-1004904/" class="clearfix"> Schema-oriented message destination (转) </a> </li> <li class="new-item"> <a href="http://blog.itpub.net/10752043/viewspace-1004903/" class="clearfix"> J2EE vs. Microsoft.NET (转) </a> </li> <ul> </div> <!--大牛精选结束--> </div> </div> <div class="icon-back-top" onclick="$('html,body').animate({scrollTop:0},'slow');"></div> <!--main部分结束--> <!--百度推送--> <script>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script> <!--2020-03-29 18:07:32--> <!--footer部分开始--> <div class="blog-footer"> <div class="w1200 pr"> <div class="footer-links"> <a class="icon-blog icon-wx mr30"> <div class="wx-qrcode"> <img src="http://edu.itpub.net/images/qrcode.jpg" alt=""> </div> </a> <a href="https://weibo.com/itpub2001?from=myfollow_all" class="icon-blog icon-wb" target="_blank"></a> </div> <p class="footer-nav"> <a href="http://www.it168.com/bottomfile/it168.shtml" target="_blank">支持我们</a> <a href="http://www.it168.com/bottomfile/tgzn.shtml" target="_blank">作者招募</a> <a href="http://www.it168.com/bottomfile/sytk.shtml" target="_blank">用户协议</a> <a href="http://blog.itpub.net/31509949/viewspace-2157750/" target="_blank">FAQ</a> <a href="http://edu.itpub.net/contactus.html" target="_blank">Contact Us</a> <script src="https://s22.cnzz.com/z_stat.php?id=1274521965&web_id=1274521965" language="JavaScript"></script> </p> <p>北京盛拓优讯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nbsp;&nbsp;<a style="color:#777777;" target="_blank" href="http://beian.miit.gov.cn">京ICP备09055130号-4</a>&nbsp;&nbsp;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网监中心备案编号:11010802021510</p> <p>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 字第1234号 中国互联网协会会员</p> </div> </div> <!--footer部分结束--> <script>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ttps://hm.baidu.com/hm.js?5016281862f595e78ffa42f085ea0f49";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 </script> <!-- END STAT PV --> </body> </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