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IT职业 > IT生活 > [转]生当尽兴,死须年少,莫等红颜老

[转]生当尽兴,死须年少,莫等红颜老

原创 IT生活 作者:backtoback 时间:2007-11-26 22:44:46 0 删除 编辑

——中统特工郑苹如的故事——

陈小默

四十年后,有人写了本无人知晓的书叫《色戒》;又过了二十年,又有人把这本书拍成了个卖座很火的情色片也叫《色戒》。好些好些人,他们都说:她和他的东东,和郑苹如的这个故事有关系……

[@more@]

郑苹如出身名门望族,她父亲是中国人、母亲是日本人,都有高贵身份。她自幼受良好教育,不知是不是得益于父母遥远的血缘,本来就尽善尽美的她,竟得天独厚地出落成风姿绰约、亭亭玉立的美人。1937年7月,十九岁的她上了当时最负成名的《良友》画报封面,一举惊艳海内……

像郑苹如这样的幸运儿,她们每天的生活不外就是逛大街、看电影,喝咖啡、买东西,定做件最时新的旗袍,参加个最时髦的派对,不断去结识门当户对的出色青年,唱唱歌、跳跳舞,谈谈情、说说爱,挑挑检检、欲擒故纵,不失时机地在自己最美丽的时候,气气派派地嫁出去。富足舒适平安幸福似乎命中注定地会永远伴随着她……
但是,就在此刻,就在郑苹如在《良友》封面上春风得意的时候,1937年7月7日,她母亲的祖国,向她父亲的祖国悍然全面开战!日军的铁蹄残暴地扫荡了中华大地,亿万民众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即使在这种情况下,郑苹如的生活也完全可以和她同时代的其他聪明女人(比如张爱玲这样的大才女)一样。毕竟,没人会认为,救民伐罪、讨贼杀寇的责任应当由她这样娇贵柔弱的女子来担当。加上她还有一半日本血统,有一口流利日语。日本人打进来了又怎么样?她难道不可以照样过她的好日子,甚至过得比以前更好吗?


什么战争不战争,侵略不侵略,屠城啊,三光啊……和她有什么关系!那弄堂里栀子花的清香仍旧,那百乐门夜舞会的旋律如常。每日清晨,她不照样可以倚窗倾听那街市叮叮咚咚的电车声;每日傍晚,她不照样可以抚键弹奏那钢琴如怨如慕的梦幻曲吗?

可是,没想到,郑苹如不是那样的女孩子。郑苹如的家庭也不是那样的家庭。她和她的家人,包括他的父亲郑越原,他的母亲郑华君(本村花子),以及他的兄弟姐妹们,全都坚定地选择了抗日立场,坚决地投身到这场全民族的抗战中。

二十岁的郑苹如成为重庆情报机构——中统的特工。专门负责搜集日本人和投降日本人的汉奸的情报。刺探和获取情报,对她这样有日本血缘,又有胆有识的绝色美人来说,真是轻而易举。凭着母亲的关系,她结识了大批日军高级将领,甚至还和当时的日本首相近卫文磨的和谈代表早水亲重攀上交情,又通过他结识了近卫文磨的儿子近卫文隆等人。甚至像汪精卫“将有异动”这样最重大的情报都是在衣香鬓影、觥筹交错中被她轻轻拈起并送往重庆。

后来,郑苹如的爱国热情沸腾到难以想象的高度。在近卫文隆对她一见钟情、堕入情网后,她自作主张地决定,绑架这位日本首相的儿子,以此要挟日本首相签署停战协议。她天真地想,把首相的儿子都控制在手中了,日本还能不作出停战的让步吗?

重庆中统高层得知她的行动后大吃一惊,经再三斟酌,由于担心此举会把近卫文磨首相推向日本极端鹰派那一边,因此命令她立即中止行动。历史无法预测也不能重演,没人能知道,中统特工郑苹如的这个计划如果成功,中日战争的进程将会如何演进……

郑苹如的一切行动都太顺利了:来自日本的血缘,象母语一样的自如的日语,聪明、大方、机敏、活泼,特别是青春靓丽、美貌无双,这几乎使她如入无人之境。日伪军政要人无不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谁能想象这样一位天真无邪的小女子会是中统特工呀。如果不是中统一时冲动做了一个愚蠢的决定,她的特工业绩,很可能让佐格尔逊色;她的间谍生涯或许会让詹姆斯邦德汗颜。

中统给她下达了刺杀汪伪集团特务头子丁默村的命令。郑苹如知道,丁默村是一个资深老牌特务,行踪诡秘,戒心极重,他设在司菲尔路76号的特工总部是个阴森恐怖的杀人魔窟。郑苹如并没把这一切放在眼里。她从未失风失手的经历,她从不知恐惧胆怯的性格,让她永远自信。唯一使她犹豫和迟疑的,是在这次行动她不得不使用自己的特殊武器——丁默村的致命弱点是好色。因此,现在惟一能有效杀伤他的就是郑苹如的美色。


一个女孩子,到了情窦初开的年龄,她心中自有拂之不去的人影,她理所当然的要为他保持自己的纯洁和美丽。但是,她又是一个特工,到需要使用一切手段,包括使用她的全部资源来完成任务的时候,她应当怎么办?


她常常下意识地一遍遍掸着自己的旗袍,虽然她很清楚,这旗袍崭新洁净,但她仍在掸拭不已。她难以克制地想,她应能掸去一切可能玷污了她的旗袍的浊水浊泥;她应当能够永远保持崭新洁净,特别是在战争结束,她心中的那个人回来站在她面前时。


但是,今天,她别无选择,她义无反顾!她把自己看作是投枪、是匕首、是子弹、是炸药,她把自己投进了特务头子丁默村的怀抱……在她看来,这就是国家和民族交给她的使命……


连他的家人,连他的父亲都认可了她的行为。她父亲说:为了抗日除奸,为了国家,为了民族,为了四万万同胞……。他为他的女儿骄傲,国人为有这样的父亲骄傲。


1939年12月21日,戈登路口,西伯利亚皮货店,当俩人随意逛到这儿时,鱼儿终于入网。郑苹如挽着丁默村的臂膀,缠着要他给自己买件皮大衣。那特务头子的职业本能反应是,这不是预先约定的地点,停留也不会超过半小时,安全不应有问题。因此他神情坦然地随着自己贪恋的美人走进了这皮货店的店堂。


不知道他有没有察觉她的心跳在加速,她的身体在微微颤抖,这不是恐惧,而是大战、临战前的兴奋。这是一条多么狡猾的鱼儿,每次约会,他从不去俩人事先约定的地方。所以,这一次他不期而来,应该是她唯一的机会,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万一失手怎么办?郑苹如连想都没想过。现在,只有一万分的把握,不可能再有万一。两名杀手已经守在店外,今天就是丁默村的死期!

然而,她毕竟太年轻了。她低估了特务头子灵敏的嗅觉。而他一定是嗅到了死亡的气息——就在她佯装欣赏一件裘皮大衣的时候,丁默村突然掏出一大叠钞票,撒向空中,在钞票飘得满天满地时,他一个健步冲出店堂。瞬那间,埋伏在门外的中统杀手立即开枪,子弹竟全数打在防弹钢板上,而身手矫健的特务头子已钻进防弹汽车,绝尘而去。


郑苹如的行动失败了,完完全全失败了。一个失败的鱼饵理应首先想到自己的安危。但她不甘心、不服气,她竟异想天开要再试一次。她是太相信自己,还是太轻视对方?亦或是孤注一掷,以命相搏?在这个时刻,中统到哪儿去了?组织在什么地方?在这最关键当头,重庆方面为什么不能出来保护自己最英勇最无畏的战士?


郑苹如平静地给丁默村打了个电话。对方同样平静,她似乎感觉他一点都没有怀疑她。郑苹如一不做,二不休,她决定亲自去76号魔窟看望、慰问他,他竟也答应了。铤而走险的郑苹如想:也许他真的相信这次暗杀和我没有关系;也许他明知和我有关系也舍不得我;当然,也许他就是有意套我杀我——但是,那就看谁先下手了!


这一次,角色倒过来了,郑苹如是鱼儿,而丁默村是饵。郑苹如揣上了她心爱的勃朗宁,现在,她要开的不是色戒,而是杀戒,她要亲手击毙这个卖国汉奸特务头子,这是她的使命。而76号魔窟也已张好捕鱼的网。我想,这位二十三岁的姑娘不会心存侥幸,她肯定早想清楚了:不管真相如何,她必须闯进魔窟,不是鱼死,就是网破!她别无选择。


一个单枪匹马、涉世未深的女孩子,一个老奸巨猾、戒备森严的特务窑,力量对比,一目了然;决斗结果,没有悬念:郑苹如被捕。


汪精卫的太太、周佛海的太太,南京方面大大小小的汉奸夫人(没人提到汉奸胡兰成的夫人张爱玲,不知她去了没有?)都来探监,劝郑苹如悔过自新。但这个郑苹如竟不晓得自己有什么好后悔的。而她们劝她过的自新生活就是跟她们一样,嫁个汉奸,当汉奸太太;或者自己就替日本人做事,当个女汉奸。那她们真真是太不了解这个和她们朝夕相处的小女子了。郑苹如岂能过那种生不如死的生活?郑苹如的父亲亦不后悔,他还是坚不出任伪职,尽管这样做有可能换回女儿的性命。


丁默村还真舍不得要她的命,只想关她一段再说,看来这老贼着实是被这小女子迷住了。从丁默村的组织来看,这更表明了这小女子是最危险的敌人。但这小女子自己视死如归,她不愿再见到丁默村,因为这个人是她的耻辱,是她未消灭的目标,未完成的任务。当然,此时的丁默村也做不了主了。丁默村的组织决不能留下她,因为她也是他们这个组织的最大耻辱。


那天的天气格外好,郑苹如已被关押了两个多月,冬天已快过去,春天就要到来。她走出牢门,希望能在这荒凉的土岗上看见一丝绿意,那会让她心中欢喜。可是,没有绿,满是枯黄和绝望的灰色。


他们问郑苹如还有没有什么话说,她一时想不起来,仰首望望天空,天倒是清朗的,有几朵悠闲的微云。她忽然有些心动,对他们说:“请不要打我的脸,让我死得好看些。”


枪响了,一共三声。她仰首向天,恍惚中有飞机机翼掠过天空,那就是她心仪的他,正驾着战机和日军作战。她最后一个念头是:你看看我,你看看我……,你的小姑娘是不是依然美丽纯洁!?


四年后,那驾驶战机的小伙子在激战中被日本军机击落。许多目击者说,他并没有从空中向地下坠去,而是随同一缕青烟直奔天空。在烟雾和云朵遮去的群星中,那天使般美丽的女孩子正含泪含笑地等着他手牵手一同归去……


四十年后,有人写了本无人知晓的书叫《色戒》;又过了二十年,又有人把这本书拍成了个卖座很火的情色片也叫《色戒》。好些好些人,他们都说:她和他的东东,和郑苹如的这个故事有关系。


真的有关系吗?请大家自己评判吧……

我希望,有一天,会有一个导演把只拥有一半中国血统,却拥有全部人类正义的郑苹如姑娘的故事如实拍出来,给我们这个民族好好看看。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10676908/viewspace-985023/,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上一篇: 听听大海
下一篇: 背靠背 之纪与祭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 博文量
    10
  • 访问量
    3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