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IT职业 > IT生活 > 微软产业生态显山露水:1亿美元投资计划

微软产业生态显山露水:1亿美元投资计划

原创 IT生活 作者:heying1229 时间:2007-09-25 15:26:14 0 删除 编辑
微软产业生态显山露水:1亿美元投资计划[@more@] 创新(innovation)与微软(Microsoft)相关之处不单一个字母“i”,这家全球IT领先者贡献了无数被亿计人使用的创新产品,可是别忘了Microsoft中i后面的c——中国(China),微软已成为中国软件产业创新的有机组成和重要一员。

  “自主创新不是关起门来、在深山老林里独自修炼,跨国企业在中国的研发力量同样是中国软件自主创新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陈禹始终坚持这个判断。事实上,这些企业带来的先进理念和雄厚资金正是现阶段中国缺少的产业发展资源,它们为中国建立平台和培养人才提供了许多帮助。

  中国“智”造、“慧”及全球——微软中国研发集团战略总监芮勇用汉语特有的双关表示了对中国自主创新的认同。“中国已成为世界软件行业创新的源泉。微软与其说是在此过程中为中国伙伴提供了帮助,不如说是大家相互交流,共同发展。”芮勇一再强调。

  平台与伙伴

  “平台和伙伴”是芮勇在接受本报专访时多次谈及的重点,平台是微软自身定位,伙伴则是微软在华发展的路径。让两者密切相连的也是自主创新——以及中国巨大的软件市场利益。

  “不要小看基于现有软件平台上的创新应用或服务,其实这是后发者超越的有效路径。”芮勇说。

  某种程度上,微软对中国软件企业自主创新的最大贡献就是提供了一系列软件平台,这也是其引以自豪之处。

  而在这系列平台建设过程中,1998年在中国成立的微软亚洲研究院被视为一个里程碑。和2003年设立的亚洲工程院一起,在微软三大新一代平台“vista、live、exchange”研发中,中国力量贡献了许多关键部分。

  “比尔·盖茨每次听到微软中国研发部门的汇报,都会用super(棒极了)来形容。可以说,微软中国已经达到甚至超过了当初他设立研究院时的目标。”在美国总部工作12年的芮勇透露。

  这也是2006年以张亚勤为首的一批总部精英归国成立微软中国研发集团的重要原因,“统一框架,整合优势,优化协调部门资源,为下一步壮大在华研发系统做准备”。

  除了自身创新力量的增强,与合作伙伴共同前进也是微软在华发展的路径。“微软在中国的成功,一定是伴随着中国企业在全球的成功。”芮勇口中的“only if(一定)”一词十分清晰肯定。

  在中国,微软合作伙伴包括了硬件制造商、独立软件开发商、软件集成商、软件外包服务提供商,并与中国的神州数码、浙大网新、中软股份、浪潮、宝信等企业建立了全球性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由2006年开始的专利授权将是微软中国发展更多合作伙伴的新方式,也是自身未来业务的重点。进行图像识别并转化为卡通应用的湖南拓维科技作为首批授权企业,已在微软提供的平台上做出了符合本土化且技术更优的创新,公司也迅速成长。

  在选择首批授权伙伴时,微软中国是采取摸着石头过河的态度,可在有了成功案例的前提下,“未来选择策略一定是系统化,做大这方面业务,实现我们与本土公司的双赢”。芮勇透露。

  E=MC2

  关于微软中国的设立,在公司内部一个流传甚广的典故是1993年创始人比尔·盖茨的访京之旅。此前,比尔·盖茨和微软董事会成员对中国并无甚了解,只视其为一个潜在市场——盗版的困惑令他们无法预测市场深度,更勿提丰厚利润。

  但是1993年比尔·盖茨在清华大学的演讲改变了这位微软灵魂人物的看法。在场的学生一个接一个地提出高质量问题,盖茨应接不暇。也许从那一刻起,市场和盈利已经不是微软在华的考虑重点,而人才争夺和创新土壤成了微软对中国更直接和战略的视角。

  “1998年在中国设立世界一流的亚洲研究院,是微软的荣幸,也是中国的幸运。当时,美国东海岸和印度都是更早的设想地点,最终Bill决定首先放在北京。”那时在总部工作的芮勇博士回忆道。

  印度、以色列、爱尔兰乃至东欧和俄罗斯等国,各有发展软件产业的独自优势,例如同主要欧美市场语言相通、文化相近、市场开放规范等,中国在与之竞争的起跑优势可能就在于人才资源的广阔和高质量。

  “不同国家发展这个产业有不同境界,”芮勇说,“中国的境界在于一落地就能看到大量优秀人才随时可用。”接着他也承认中国本土市场的巨大和满足世界软件市场的需要。

  在国内接受本科教育的他发现,近几年中国人才特别是高校学生的创新能力格外突出。站在外部观察的他对未来国内软件人才供给和高水平创新人才涌现十分乐观。

  “如果说我们希望的贡献,就是为这个国家和软件产业培养出更多人才,也吸引一流人才来中国工作。我们不怕人才流动,相反我们还认为目前中国软件企业间人才流动是不足而非过剩。”对于人才流动的问题,芮勇如此表态。

  压力与宽松环境并济是微软培养人才,推动创新的秘籍。在微软,新人会有机会同诺贝尔奖得主共同工作,看到这些功成名就且年长的专家依然醉心于工作,创新的压力会自然根植于新人心中,促发创新。

  而更重要的是内部鼓励创新的宽松环境。微软有一个管理方程式:E=MC2(平方)——M代表个人潜质,C则是良好环境,人才释放出的能量E更多依赖鼓励创新的制度环境。

  中国软件的破局之路

  打造软件产业生态系统是微软的愿景,也是芮勇认为在一国发展产业的最高境界。微软中国为此确立了五大发展方向:移动技术和嵌入式系统,互联网技术,数字娱乐,服务以及新兴市场。

  在微软中国下一步的具体计划中,未来5年将在中国进行一亿美元的战略投资,一亿美元软件外包,帮助培养8万名优秀人才,以及在全国各地设立20家技术中心。并进一步开拓专利授权业务,在基础平台上加强中国企业的应用业务开发,实现共赢。“根据今年的实施情况来看,战略投资和外包额度都是比较保守的估算。”芮勇说。

  他认为,中国软件企业自主创新和破局之路有两条:一是垂直行业的机会,譬如银行等金融行业及电子政务软件;二是软件服务市场。事实上,国际信息产业已是三分天下:硬件、软件、服务各领一份江山,“相比起来,国内企业在提供融合型个性化软件服务的创新空间非常广阔,市场也十分巨大”。

  在新一轮产业发展周期中,中国软件产业与印度、爱尔兰等新兴国家相比起点并不低,起跑差距也不远,下一步中国要实现国家自主创新战略,软件产业是一个很好的突破点和催化剂。“基础打得坚实些,战略设计得长远些,并想清楚各个阶段有效执行的步骤。这就是微软中国和我自己对于产业发展和国家战略的一点建议。”长于战略设计的芮勇说。

  他希望,中国能够尽快实现由“自造”——“制造”——“智造”的国家发展路径飞跃,“而且我也很有信心!”

  (本报记者侯继勇有贡献)

  ·2007贡献中国奖·微软(中国)有限公司

  微软(中国)有限公司

  获奖理由:

  上世纪90年代,当其他跨国公司仍将中国看成一个潜在的最大产品销售市场时,微软公司的比尔·盖茨却发现,全球智慧资源的重心正在从美国向中国迁移。盖茨决定,在中国设立亚洲研究院,把微软全球最前沿的研发资源,其中包括面向未来基础研发向中国转移。目前,微软研究院已经是微软全球第二大研究院。10年来,微软亚洲研究院不仅将最先进的研发项目、研发管理流程带到了中国,还为中国本土企业培养了大量的研发人才。

  英特尔(中国)有限公司

  获奖理由:

  英特尔一直紧跟中国政府推动中国的自主创新。当中国政府开发浦东时,英特尔在上海设立了芯片封装厂,目前已经投资3.59亿美元;当中国开发西部时,英特尔在成都设立了芯片封装厂,目前已经投资3.29亿美元;中国复兴东北时,英特选择在大连建立了自己的晶圆厂,预计将投资25亿美元。

  英特尔在大连投资建厂,不仅带动了芯片产业上下游向中国汇集,同时让世界认识到,中国有良好软硬件环境,中国已经有很强的技术能力,中国有丰富的人才。这将使更多的跨国公司认识到:要在未来的全球竞争中获胜,就必须将高端的技术资源向中国迁移。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10172717/viewspace-972278/,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 博文量
    1691
  • 访问量
    9200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