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应用开发 > IT综合 > 中关村软件园陷拆迁困局 甲骨文曙光欲对簿公堂

中关村软件园陷拆迁困局 甲骨文曙光欲对簿公堂

原创 IT综合 作者:heying1229 时间:2007-09-24 19:47:42 0 删除 编辑
中关村软件园陷拆迁困局 甲骨文曙光欲对簿公堂[@more@]本报记者 冯大刚 沈建缘 北京报道

  负责开发中关村软件园的中关村软件园发展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周放,近来一边不断接到外地企业询问能否在软件园内“买块地”的电话,一边在被迫和已经入园的企业解约。

  这个已经入驻了170多家国际软件巨头的软件园区、中国最重要的软件产业基地,因500多户当地村民迟迟没有拆迁,无法向入园企业交付土地,一期规划已经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拆迁夹生饭

  中关村软件园设立于2000年,是中国首批国家级软件出口基地。6年来,软件园吸引了甲骨文、IBM、西门子等跨国公司设立研发中心,华为、东软等国内软件企业也纷纷入驻。

  但就在几天前,中关村软件园发展有限公司向甲骨文、曙光、中核能源等6家原本签订了买地合同的公司发出了解约函。曙光公司负责此事的尹雨立说,几家被告知解除合同的公司有可能联合对软件园提起法律诉讼。

  周放表示,由于东北旺村居民拆迁迟迟难以推进,软件园已经没有土地可以供给这6家公司入驻,与企业解约实属无奈之举。

  按照北京市最早的规划,中关村软件园开发面积1.39平方公里,可用面积0.9平方公里,总建筑规模70万平方米。目前,中关村园区已经开工50万平方米,竣工36万平方米。但一期规划的39个地块中仍有10个地块因拆迁停滞无法开发。

  周放说,与东北旺村“同居”的这几年,让她落下了心病。每天园区都有大量来自各地的参观者,可是就怕他们上到三楼参观,因为在那里就能看到园区边上尚未拆迁杂乱无章的土红色砖瓦平房。而园区初现轮廓的林荫道上不时还能见到当地村民喂养的牛羊。

  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好几年。2000年,北京市政府决定在东北旺建设中关村软件园,同时实施小城镇改造工程,即让东北旺等地的居民迁往西北旺“上楼”。两个目标分别交给了两个单位来实施,园区建设、招商以及东北旺工业企业的拆迁,交给了中关村软件园。而东北旺2146户居民的拆迁安置,则交给了海淀区国资控股的北京海淀科技园建设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科建)。

  作为北京市的重点项目和国家级科技园区,中关村软件园最初发展顺利。不过,在中关村软件园完成了区内企业的拆迁后,才发现区内居民的拆迁还远未完成。拆迁难以迅速推进的原因是,海科建居民回迁楼的价格定在4260元/平方米。在2004年,这个价格比西北旺周边商品房每平方米的均价还高1000多元,居民显然不愿进行拆迁。

  此后,园区周边地价飙升至7000元/平方米,但软件园的拆迁补偿每平方米只有不到5000元。2004年底,拆迁彻底陷入停滞。

  从那时开始,中关村软件园便开始频频“上访”。从北京市委、中关村开发区管委会到海淀区政府、市建委、房地局……

  2005年初,北京市相关政府部门为了解决问题,下拨海科建6亿元资金。2005年,东北旺乡一下搬走了800户居民。但拆迁很快又停滞了,当时海科建一位高层表示,“没钱了”。而按照政府部门最初的测算,这6亿元应该可以把拆迁工作全部完成。

  2006年,中关村软件园与海科建在海淀区建委的主持下达成协议,由中关村软件园与海科建共同承担拆迁费用。

  但拆迁仍然进展缓慢。2006年上半年,在政府的支持下,也只完成了19户居民的拆迁。截至2007年7月,园区一期规划内还有570户居民尚未拆迁。

  “大规模拆迁最怕就是夹生饭。”周放说,“当初要是一鼓作气也就完成了,现在拆迁户形成了观望心理,没有合适的房子和价格就不走。现在拆迁完成的希望非常渺茫,这让我们对等待入驻的企业信誉全无。”

  渴望“土地”

  听到“没地了”的消息,6家被解约企业反应强烈。

  7年前,甲骨文总裁拉里·艾瑞森亲自到中关村软件园考察,宣布中关村软件园将是甲骨文在美国总部之外第一个海外研发基地。作为战略合作伙伴被引进的甲骨文公司现却连土地都拿不到。“甲骨文中国的员工们一直盼望2008年后能搬进有自己食堂和健身房的办公楼,现在成了泡影。”据悉,甲骨文方面已经派出律师团与软件园进行交涉。

  曙光公司是多个国家863项目的承担者,但是长期蜗居在清华西门附近的小楼里,办公条件十分简陋。2006年,曙光公司决定拿出3000万元,在软件园购置一块一万平方米的土地盖楼。

  此后,曙光公司向中关村软件园交纳了900多万元预付款,同时已经完成了项目勘测、立项,取得了规划意见书和用地许可证、施工许可证等,一直在等待的就是最关键的土地证。

  “这不只是经济损失的问题。”曙光计算机公司负责软件园买地建设的尹雨立说,“前期费用好说,软件园万分之几的违约赔偿也好说,但是这件事对员工信心的打击太大了。”

  相比之下,天津开发区对这家中科院下属的企业表现出极大的热情。2006年底,曙光因为成本的问题将生产中心设在了天津开发区,不但费用方面极其低廉,园区工作人员还帮助曙光办好了所有手续。今年5月,曙光在天津拿到了土地证。

  尹雨立说,曙光还是希望能在软件园买地,也会帮助推动事情的解决。但忍耐的最后期限是10月,如果届时仍然无法完成拆迁,就可能联合另外几家企业状告软件园。

  眼看着一期建设无法完成,二期建设无从谈起,甚至可能通不过年底的发改委统一验收。周放说,中关村软件园的优势正在丧失,“如果二期能正常建设,中关村软件园会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园区。但现在,很多机会都错过了。”

  周放说,备受瞩目的英特尔25亿美元投资大连项目本来很有希望将研发中心落户北京,但在最后一刻失之交臂。“我们也想扩大北京的优势,但现在的情况是,连保持领先都困难。”

  周放现在最大的心愿是,北京市能明确责成某个机构牵头,在规定时限内解决拆迁问题。至于时间,希望能在10月1日之前。因为“每年十月份之后,只要当地居民买了煤准备过冬,后面几个月就基本不会走,拆迁起来就更困难了。”

  中关村软件园区为什么会陷入如此艰难的境地?长城企业战略研究所一位负责人认为,中关村的土地商业开发快、利润高,所以土地开发单位对科研用地的开发失去了兴趣。该所持续研究中关村问题十余年。

  与大连、西安等城市软件园所在地的区位不同,中关村几乎是北京商品房最贵的一个区域。因为中关村的黄金地价,2002年就有80%中小规模的创新企业集体迁出中关村园区。也从那时起,中关村“空壳化”、“炒地皮”的评论便不时见诸报端。

  大连开发区管委会一位工作人员评论说,中关村现在是科技公司总部和销售中心扎堆的地方,“北京对科研企业的兴趣没有对商业大。”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10172717/viewspace-971647/,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 博文量
    1691
  • 访问量
    9200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