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IT职业 > IT生活 > 蛇杀

蛇杀

原创 IT生活 作者:heying1229 时间:2007-09-24 16:39:19 0 删除 编辑
蛇杀[@more@]林俊承从家里走出来的时候,竟被自家门槛拌了一下,一头撞到对面的墙上,顿时起个大包。俊承揉着额头,心里暗叫倒霉,今天是他生日,昨天就跟妻子鲁露商量好,中午到附近的“鸿江酒家”过生日,不想一出门就触个霉头。

  夫妻两个原本想再约几个朋友,可惜不是周末,也就罢了。俊承上午下班早,提前回家收拾了一下,刚才接到鲁露电话,已到了小区门口,急忙走下楼来。

  走出小区,远远便看到鲁露站在一栋写字楼前面,看见他,雀跃着跑过来。俊承微微一笑,伸手揽住妻子的腰。俊承来自偏远地区,在这座大城市打拼几年后,买房娶妻,生活渐渐甜美顺畅起来。鲁露是个可爱的女子,在一家大公司上班,虽然现代城市生存压力颇大,但两人生活和谐美满,小日子也轻松写意。

  “鸿江酒家”是一家典型的粤菜餐馆,蛇羹格外有名,在前面不远处的商业街上,中午时间虽然紧张了点,但他们筹划妥当,并不着急,相依相偎的走了过去。

  走到街口处,鲁露突然跳起来,拼命躲向俊承怀里,嘴里大声喊道:“蛇,蛇!”俊承搂住妻子,顺着她的指向看去,果见前面几米处,慢悠悠的游过一条花蛇。中午时分,大街上行人车辆都少,那条蛇游的不慌不忙,似乎颇为惬意。听到鲁露的叫声,还抬起头来,朝这边看了一眼,头上有东西闪了一下。

  俊承拍拍妻子的肩膀,笑笑说:“一条蛇嘛,怕什么?看啊,那是一条鸡冠蛇,很少见的。”鲁露从俊承怀里回过头,那条蛇已经游到了马路边,果见蛇头上长着一片奇怪的东西,正象公鸡头上的鸡冠,奇怪的问:“鸡冠蛇有什么不同?”

  俊承看着蛇游到了路边的草坪里,搂着鲁露继续向前走去,说:“听老人说,这种蛇最有灵性,也最记仇,要是得罪了它,早晚会找你报仇。据说有人触怒了鸡冠蛇,后来那人只剩了一个骨架。”

  “真的吗?”鲁露惊疑的问。

  俊承哈哈一笑说:“都是迷信,我老家很多类似的传说,我从小不信这种无稽之谈。小时侯还做过实验呢,和几个伙伴抓到两条鸡冠蛇,当着其中一条的面,杀死了另一条,然后在活的一条的鸡冠上钉上一只关针,放走了。”

  “然后呢?”鲁露好奇的问。

  “没有然后了,我们那时说,如果带关针的蛇再来找我们,就说明鸡冠蛇真的有灵性,否则,关于它们的传说就都是骗人的。老家山上各种各样的蛇都有,我们上山玩耍的时候,总带上一只木棒,遇到山蛇,就乱棒打死。每次都会打死很多。”

  “你们真残忍。”鲁露说。

  俊承一笑:“那时候还是小孩子,不懂事。还记得我们杀死鸡冠蛇的时候,另一条就呆在一边,一动不动的看,眼睛里亮晶晶的。这么多年了,我还记得。”

  两人说说笑笑,相拥着走进“鸿江酒家”,走过大堂的时候,酒店伙计端着一只木盆从他们面前走过,鲁露看到木盆里的东西,顿时又一声惊叫。俊承向盆中看去,只见木盆里盘踞着几条血淋淋的东西,头被剁掉了,身体却还在剧烈的蜿蜒蠕动,原来是几条被剥了皮的蛇,每条都有两个拇指粗细,外皮刚刚被剥下来,却没有死透,在盆里拼命的挣扎着。

  俊承虽然从小就与蛇类打交道,看到这种恐怖的景象,也不禁毛发悚然,紧紧搂住鲁露的身体。那伙计看到他们惊恐的神色,抱歉的笑笑说:“都死了,不咬人。”为了证明蛇不咬人,将盆凑到他们跟前,鲁露又是一声尖叫,将头躲进俊承的怀里,俊承厌恶的将盆推开。

  两人在迎宾员小姐的引导下,来到预定好的雅间,才长长松了一口气。本来开开心心出来庆祝生日,却被这几条剥了皮的蛇搞的没了心情。

  饭菜很快端上来,第一道就是蛇羹。俊承夹了一条蛇肉送进嘴里,笑着点点头,说:“好吃,你尝尝。”鲁露曾经吃过蛇羹宴,知道这道菜肴的味道鲜美,此刻看着盘子里白花花的蛇肉,眼前翻滚蠕动的却是那几条被剥了皮的蛇,她举着筷子,却不敢动手去夹。

  见妻子一副心惊胆战的样子,俊承也没了品尝美味的心情。两人勉强吃完了饭,鲁露从随身挎包里掏出送给丈夫的生日礼物,竟是一只名贵的西铁尼手表。俊承当即戴在腕上,给了妻子一个深深的长吻。

  午间时光较短,两人在不同的公司上班,为了赶时间,当即在餐馆分手。回到公司后,鲁露眼前老是蠕动着几条血淋淋的蛇,搞的她心神不定,一份资料做了一下午,到下班也没整理出来。眼看下班时间早过,急忙给俊承打个电话,告诉他自己要加班,晚回去一两个小时。

  俊承在电话里的声音有些古怪,似乎没有把鲁露加班的事情放在心上。

  鲁露不悦的问:“你怎么了?”

  俊承没有回答,却反问道:“还记得我跟你说过鸡冠蛇的事情吗?”

  鲁露奇怪的问:“记得啊,怎么了?”

  俊承迟疑的说:“我刚才接到一个电话,老家那边出事了。”

  “什么事?”

  “我几个儿时的伙伴死掉了,小时侯最要好的,都生活在老家那边。昨天同时离奇死亡,据说他们被发现时,都剩了一副骨架。”俊承说的很慢,似乎在寻找一个合适的表达方法。

  “是鸡冠蛇干的吗?”鲁露的心骤然紧张起来。

  “我想不会。”俊承吞吞吐吐的说,“蛇怎能把人吃掉?不过,那几个人,可能都参加过小时侯的实验。”

  “确定是参加过实验的人吗?”鲁露惶惑的问。

  “过去这么年,记不住了,”俊承声音有些颤抖,“我有些害怕,你早点回来吧。”

  相识相知这么多年,鲁露从来没听丈夫说过害怕的话,俊承的声调让她心神颤动,再没有心思整理资料,急忙简单收拾一下,匆匆走出公司。

  来到自家楼下,鲁露突然感到没来由的心惊肉跳,她定定神,掏出手机,拨通了家里的电话,话机里传来嘟嘟的声音,那头却始终没有人接。她心底掠过一片不祥的阴影,收起手机,匆匆向楼上跑去。

  太阳早已落山,天却没完全黑,楼道里的声控开关受到震动,廊灯自动亮起来,昏黄的灯光衬得楼道格外阴暗。鲁露家住在五楼,等她一口气跑上三楼的时候,却听到头顶传来沙沙的声音。

  声音有些古怪,鲁露奇怪的抬起头,顿时浑身僵直,差点瘫坐在楼梯上。只见眼前楼梯上,慢悠悠游下来一条蛇,一条鸡冠蛇。楼梯的台阶给它带来一些困难,每下一级台阶,总先昂起头,让前部身体着地,然后后半部分才跟着游下来。

  鲁露惊恐的盯着这条蛇,浑身颤抖,慢慢躲向墙角,竟忘记了逃跑。那蛇似乎没有把她放到眼里,游到她脚下的时候,示威似的昂起头来,狠狠的盯了她一眼,眼睛里闪烁着一丝阴冷的寒光。

  就在这一刹那,鲁露看的清楚,那蛇的鸡冠上,钉着一只生锈的关针。

  鲁露眼睁睁的看着它从三楼游下去,转过楼梯,才惊恐的回过神来,失魂落魄的朝五楼跑去。来到家门口,拼命的擂着房门,大喊俊承的名字。

  敲了许久,房里却静悄悄的没有声息。鲁露抖抖嗦嗦的掏出钥匙,开门冲进屋里,惶恐的把门关上,才捂着胸口,长长出了一口气。

  她无力的伏在门上,突觉身后有点怪异,吃惊的回过头来,登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只见眼前立着一副骷髅骨架,大部分部位都被包在衣服里,只有血淋淋的手骨和骷髅头骨露在外面,黑洞洞的眼窝正深深的盯着她。在她的尖叫声里,那副骨架轰然摔倒,一块连着血肉的腕骨滚到鲁露脚下,上面套着一只崭新的“西铁尼”手表。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10172717/viewspace-971497/,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 博文量
    1691
  • 访问量
    9199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