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IT职业 > IT生活 > 狼皮卷

狼皮卷

原创 IT生活 作者:heying1229 时间:2007-09-24 15:12:34 0 删除 编辑
狼皮卷[@more@]我不知道我怎么又回到了这个城市,从A市到B市,从B市到D市,再从D市回到了B市。就这样浪迹着生命,不停地轮回。就像太阳从东边升起西边落下一样。一辈子之后,又回到了从前出生的地方落叶归根似的慢慢老去。一辈子地轮回,潮起潮落。长大了又老去,贫穷了又富有,选择了放弃,放弃了选择,一切的一切并不像儿时在夜晚的星空下许的愿望那般美好。流星划过夜空最终不知会落向何方。你也许会和我一样,就像是逃离城市的孤独狼群中的寂寞者,望着很远很远的地方,不知是逃向远处的森林还是奔向远方的大漠。生命中的几经茫然,年华在不知不觉静静地逝去……

火车在B市停站的时候已经是傍晚19:30分了。当我拥挤着人群走出车站的时候,天还没有黑了下来,只是多了一些初夏黄昏的清爽。这种感觉好象故意让那些工作忙碌了一天的人们在黄昏的时候能有所释怀,让紧绷的神经有所放松。坐了一天一夜火车的我,在落日黄昏下旅途的疲劳一下子减轻了许多,我对着站前广场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然后开始考虑接下来该去干什么。这个城市我住过三年多,虽然不是很陌生,但那毕竟是七年前的事了。在我看到广场的时候已经知道这个城市已经不是七年前的哪个样子了,今非昔比,一切都变了。什么都不用说,时间可以改变一切,包括天、地、江河湖海、星星、月亮、你我他及我们的内心世界……

穿过广场马路,我准备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在来这个城市的时候我没有带太多的东西,只带了一个简单的淡紫色背包,所以行走起来不是很累。一般火车站附近都很热闹,少不了旅馆、酒吧、商场,车来人往,汽笛声、音乐声、叫喊声、吵闹声,沸沸扬扬,汇聚在一起。在走了不远的路之后,我找了一家名叫“海边的卡夫卡”的场所进去。店内和店面装修的如同店的名字一样别致,既有酒吧的情调又有快餐店的风格,不乏温柔和浪漫并带有一丝辛酸和忧愁的味道。隐藏在天花板里的音响正在播放着莫文蔚的《盛夏的果实》,可能是由于天色还晚的缘故吧,店里面依稀坐着几位顾客。我找了个靠窗户的座位刚坐下,一位穿工作制服的漂亮女孩走到了我跟前。

“先生,请问您要什么?”漂亮女孩问我。

“给我来碗‘陈醋碗秃’外加一杯‘不可不乐’要加些冰块”我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先生,请稍等一会儿”漂亮女孩说完转身离去。

莫文蔚的这首《盛夏的果实》我也不知听过多少遍了,看着窗外来往的行人我随口哼了起来。老歌对我来说似乎情有独钟,我不太懂音乐但特别喜欢听歌的感觉。这个年代几乎每天都可以诞生一个明星,但经得起考验的歌曲并没有多少,好的歌曲就像是百年陈酒一样越陈越香,尤其是我们自己喜欢的歌。不到两分钟的时间,漂亮女孩端来了我要的东西小心地放在了桌子上。

“先生,这是您要的”漂亮女孩指着她端来的东西并且微笑着对我说:“请您慢用!您还需要什么?”

“不要了,谢谢!”我对漂亮女孩回答到。

漂亮女孩转身离去。

我全身放松,用吸管吸了一口“不可不乐”,一边偿着“陈醋碗秃”一边听着音乐。《盛夏的果实》之后是一首郑智化的《水手》。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这些若干年前听过的老歌现在听起来竟然有些震撼心灵的感觉。这些年我的确经历了许多的风风雨雨,历经磨难我最终没有倒下,坚强地活了过来。像是在风雨中掌舵的水手越挫越勇。不到十五分钟,我吃完了所有的东西,给漂亮小姐结完帐之后走出了店门。

这家名叫“海边的卡夫卡”的快餐店是我们集团餐饮部门下属的一个品牌,是我在七年前离开B市时策划的一个比较成功的项目,这么多年来,经营业绩一直都不错,全国各大中城市陆续开设了178家连锁店,而单B市就有五家连锁店。这次我来B市的任务就是受集团商政局的委托来督查B市的“海边的卡夫卡”和另一家姐妹品牌“DIY爱情加醋面馆”的运作情况,并准备在B市拓展新的投资业务。故地重游,似曾相熟的感觉中多了丝丝陌生的感慨,竟然挥之不去。

我沿着陌生的街道不停地向前走着,天色渐渐地变黑了,街道两旁各种各样的霓虹灯都开始亮了起来。我不准备先去公司,打算先找个地方住下来。于是我在路边的服装店里买了几件替换的衣服,打了辆出租车来到了“波士顿”酒店门口。进入酒店后我在服务台处开了一间标准间。608号房间。服务员小姐领我乘电梯直上六楼,在走出电梯口后向右拐第五个房间。我洗完澡,打开电脑上了一会儿网,然后整理好随身携带的东西。一路的火车跋涉终究有些累,趴在床上就入睡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我洗簌完毕后去餐厅要了一杯牛奶和两块蛋糕当作早点食用。十点的时候我又打开电脑,准备找一些B市的网友聊一聊,以便了解B市的变化情况和公司两家品牌店的经营状况、知名度、企业形象等问题。还有一点就是我希望能找到我的故友,这些年未能联系得上的朋友。关于B市情况和公司的状况还好了解,用了没有几个钟头我心里就大体有底了,只是这些网友我说了几个故友的名字他们都不认识。没办法之下,我只好从背包里拿出那本发黄的、七年前用过的电话本一个一个的用手机打。在我打过就剩最后一个号码时,电话里传出不是您所拨打的号码不存在就是你找的人不认识或你打错了之类的声音。我把希望寄予了最后一个号码86862008。我小心翼翼地拨通了86862008,话筒那边传来一个不算年老的声音:

喂!你找谁?

大叔,您好!请问林萍住这儿吗?

“林萍?她们家五年前就搬家了。”话筒那边的大叔用不急不慢的语调答道:“你是谁?找她有事吗?”

“是这样的,大叔!我是她的一位朋友,七年多没和她联系了,现在我刚回到这里,请问您能告诉我她的联系方式吗?”

“哦!你是她朋友,她们搬到市里去了,我给你她们家的电话,你打电话找她吧,今天是星期天她可能在家。”

我谢过大叔,照着他给的电话号码拨了出去。当电话铃声响了五下的时候被人接了起来。

“喂,你好!”话筒里一个女孩子轻轻地问。

“请问林萍在吗?”

“我就是,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就是吗?林萍,我是周易谷,你还记得吗?周易谷”我拿着手机显得有些激动地说道。

“真的是你吗?易谷哥,你在那儿,你回来了吗?七年了,你究竟去了什么地方?”林萍的声音开始沙哑起来。

“是的,林萍,我是易谷,我回来了,你还好吗?”我的声音越显激动:“我很想见到你们,一言难尽,等见面以后在谈吧。”

“好吧,易谷哥,下午两点半我们在‘中岛咖啡’见面好吗?”

“下午两点半,不见不散!”

我总算找到了我的朋友,这个城市留有的仅有的几个朋友之一。我对这个城市有着特别的感情,我知道我不会属于这个城市的,但我的生命轨迹划过了这个城市,而且是一道长长的波浪线,像划过夜空的流星,不暗不亮的,把一丝希望留给了有缘的人。我又打了辆出租车沿着我昨晚走过的道路向火车站的方向驶去,在快到火车站的地方顺着立交桥向右拐了去,朝着南边的一条路驶去。

这个城市的变化确实很大,高楼比以前多了许多,一路上绿化的也不错,有神有色的.城市规划也相当特色,是那种在规划意识之上进行设计和规划过的,比如我们现在行驶的这条路就叫作“爱情大道”,还有什么“友情大街”之类的.我在出租车里顺路观查了一下,还都是人性化的都能体现一种人与人之间情感的所能相互联系起来的某些东西.怪不得我在来B市前,经常听媒体报道B市的种种变革.现在看来也确实如此,把那些传统的老土掉牙的名称改掉,的确吸引人.以情为主线把这个城市所有能直立起来的东西都相互连接起来,用情感化,听说还吸引了不少来B市旅游的游客,这在这个有人存在的地球上也是“独此一家,别无分号”的城市,人们都称B市为“情城”.B市的父母官这么有头脑,想来不会有什么贪官腐败之类了.出租车走了大约半小时左右,左拐右转,终于在一个红灯十字路口处看到了一个醒目的标牌:中岛咖啡.红灯停,绿灯行,过了十字路口不远处出租车师傅便在中岛咖啡门口停了下来.付了车钱,下车.路上行人也还很多的,门口停了好几辆高级轿车.这条街道原来好像叫做台南北路,现在则改叫情缘北路啦.情缘北路128号中岛咖啡,我仔细打量了一下这家占据两层的咖啡店,还真有些与上岛咖啡一争雄风的气派,上岛,中岛,以后一定还会有下岛出现的.我边想着边走进了店里,为了方便看到外边我特意在一层的窗户边坐了下来.离下午两点半还有一个多小时,我决定在这里坐会等待林萍的到来.然后我要了一杯加糖的咖啡边尝边看着外面的行人.

快到两点的时候门口驶来一辆出租车,从车上下来了一位年轻的女子,我一眼就看出来那是林萍了,我嘴唇略动,轻轻叫了一声林萍,只是没有叫出声来,就像武侠小说中的蚁语传音一样,林萍竟然朝我坐的地方望了过来,见到我朝我微笑了一下,然后快步走了进来.

“易谷哥”我听到林萍的叫声站了起来.当我在听到第二声的时候我已经抱住了林萍.我有些激动和伤感.我终于见到她了.

我让她赶紧坐下,对她说:“林萍,快让我看看,是成熟多啦,也更漂亮啦”

“易谷哥,别笑我了,你到底做什么去了”

我给林萍叫了一杯不加糖的咖啡,然后对她说:“你还好吧,以后我在慢慢说给你听吧,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易谷哥,你好像比以前有点胖啦,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在来的路上我还害怕我认不出你来啦,这些年你到底在那里啊,怎么也不说一声,悄悄地突然地消失了似的.”

“事情有点突然,我来不及跟你说一声,我只能选择离去,以后我在给你细说吧”我吸了一小口咖啡继续说道:“这次回来我准备在呆一段时间的,你知道我不是这个城市的,这里没有我的家,我只是个过客,永远的过客,我也不能在这里建立我的家,我必须像侯鸟一样随着季节不停的变迁,我天生就是个流浪者,我喜欢流浪的日子”

“易谷哥,你还是老样子,说话的语气还是这个样子,你这一走七年啊,我还以为你当时回老家了,可是打你们家电话也不知道你去那里啦,这些年你过得还好吗?”

“还好的,对不起!林萍,有许多原因我不能联系你们,请你原谅我,我会慢慢说给你的,你呢?过得怎么样?”

“我啊,自你失踪之后的第二年我就大学毕业了,然后在一家外资公司找了份工作,之后谈了两次恋爱又换了两次工作,原来住的地方拆迁我们就搬到市里去了,到现在我正在寻找第三个恋人和第四份工作呢?”林萍说完吸了口咖啡,转头向外面看了看,又转过头来看着我.

我听着林萍的叙述,忍不住地笑了笑,林萍也朝我笑了个鬼脸.

“寻找第三个恋人和第四份工作?”我笑着问林萍.

“是啊,你看我也不小了,老妈已经逼着我出嫁了.”

…….

喝完咖啡的时候,林萍接到一个面试的电话,她要赶着去面试去了,临走的时候告诉我她家的住址,叫我以后有空过去坐坐,认识这么多年啦,还没有机会去过她家呢.我目送她坐上8路公交车之后,我也随便坐了辆公交车在这个城市转悠转悠,七年了很想看看这个城市究竟什么样子啦.然后打算晚上回到酒店.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10172717/viewspace-971448/,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 博文量
    1691
  • 访问量
    92114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