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IT职业 > IT生活 > 都市妖奇谈---医院鬼故事

都市妖奇谈---医院鬼故事

原创 IT生活 作者:heying1229 时间:2007-09-24 15:09:39 0 删除 编辑
都市妖奇谈---医院鬼故事[@more@]「不行,不行,我不听!」区小妹一边在围裙上擦着手,一边在空间不大的厨房中团团

转,闪躲丈夫。

田尤俊手中抱着儿子,对着妻子进行「围堵追截」:「老婆,你先听我把话说完

嘛......」

「不听、不听,一听准没好事。」区小妹断然拒绝。

自从丈夫知道了她是妖怪的真实身分之后,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反而更好,田尤俊对身

世坎坷的妻子又爱又怜,不觉得有个妖怪老婆有什么不好,而区小妹也放下了心中关于

丈夫对自己的感情是真是假的疑问,现在两人的感情如胶似漆,尤胜新婚。不过,随之

而来的,便是常常会有眼下这种情形发生。

田尤俊心肠之软、慈悲心之重、乐善好施之心之茂盛,可谓到了难以形容的地步。他的

同情心一但开始泛滥,便往往一发不可收拾,于是区小妹也就可以常常听到「x x好可怜

阿,缺十几万医药费延误治疗,恐怕会终生残废,老婆咱们还有多馀的钱帮帮他吗?」

(区小妹活了上千岁,随便把以前收藏的瓶瓶罐罐拿几件出来,现在都可以卖个天价。)

「x x x是一家的支柱阿,现在得了绝症,不但有可能把家里的钱全部用光,而且万一他

死了,他的妻儿老小怎么办,老婆,你有没有以前练下的仙丹什么的,给他几个吃

吃?」(你老婆是个妖怪,哪里来的仙丹?)

「老婆阿,呜呜呜....那个孩子太可怜、太可爱了...呜呜呜....明明那么痛苦的治疗,

呜呜呜....他都能硬生生的忍住不哭,还安慰他的父母,呜呜呜....老婆,多可爱的孩

子阿,呜呜呜...你就看在咱们宝宝的份上,救救他吧...呜呜呜.....」

刚开始,区小妹受不了他的软硬兼施,往往用不了多久便会答应他的要求,去出钱、出

力帮他救人,可是当南羽与她长谈了一次之后,她就变的坚决起来,不肯再轻易答应丈

夫的要求。可田尤俊的「说服」技巧一流,十次之中,总还能让他得逞个一两次。区小

妹每次都发誓以后不再心软,可是面对丈夫的花言巧语,往往又会投降,所以现在她干

脆不听,不管田尤俊打算说什么,她通通采取从开始就不听的策略。

「老婆,我不是要求你救人。」

「你上一次也是这么开头的。」

「我只是有件事找你帮忙。」

「你上上次就是这么说的。」

「老婆,老婆,我骗过你吗?」

「你上上上次就是这么说的....」

「老婆,我们医院闹鬼了!」田尤俊实在没办法了,只好大吼一声,以引起区小妹的注

意力

「鬼?」区小妹噗哧笑了起来,如果鬼指的是人死后留下的灵魂的话,哪家医院没有,

每天都要死人的地方,有一个半个鬼还不是天经地义,要是没有才叫奇怪。田尤俊绝对

不是一个怕鬼的人,她连自己的毒蛇老婆都不怕,还怕什么鬼?不过能有这样全新的创

意来打开话题,可见他为了让区小妹听他的要求的确是绞尽了脑汁。

区小妹偷偷笑着,心理已经准备光是看在这么好的创意上,也要答应他了。

虽然南羽说的很有道理:一个妖怪在人类之中倒没什么关系,但是想真正融入人类的生

活最好不要在生活中过于频繁使用法术,使用一切有异于人类的能力,不然,无论最初

是出于善意还是恶意,最后的结果一定是害人害己。南羽说的很有道理,在人类中生活

了这么久的区小妹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可是...偶而一次、两次没什么关系吧?她每次

都用这种理由给自己当借口,而且总是很容易说服自己。确切来说,她根本不会拒绝田

尤俊,只要他稍微坚持些,她就会让步。

「老婆阿,好老婆....」

「好吧,好吧,让我先把饭做完,你先去陪宝宝玩会儿,回头咱们再说。」区小妹举手

投降。

「老婆,你太好了。」田尤俊喜孜孜的留下一句肉麻话,抱着已经开始厌腻了这个追妈

妈游戏的儿子走了。

「唉....」区小妹叹了口气,又败给了他一次。


「说吧,这次又要给什么人治病?还是需要多少钱?还是怎么样...」区小妹喂饱了孩

子,引诱他去玩积木之后,才终于腾出时间来问丈夫。

田尤俊伸着脖子把口中的食物咽下去,喝了一大口汤才说:「不是阿,我不是说了吗,

是关于鬼的事。」

「鬼?你们医院?」区小妹多问了一句。

「对阿,我们医院可能真的闹鬼了!」田尤俊加重了语气,向前探探身子,「你知道,

我以前上学的时候都敢晚上独自待在解剖室里,可是这一次听他们说了,我偏偏觉

得....有点可怕阿....我们科的那些护士们都吓坏了。」

田尤俊为了使自己的话更有气氛,采用了阴森森的语气,并且作着夸张的表情。可惜他

的妻子不仅不是那种听见鬼怪就会尖叫的小女人,反而她自己就可以说是个「怪物」。

她皱着眉头,想着为什么那家医院中会闹鬼?有南羽在,在那里捣乱的话,别说小小的

鬼魂 ,就是刘地等级的妖怪,也会被她扔出去的----至于是不是丈夫在夸大其词或是受

了那些想向他撒撒娇的护士们蒙骗,她连想都没有去想。

「按道理说,不应该这样阿...你们医院有...总之...」区小妹记起南羽不愿让别人知道

她的身分,区小妹也不愿意冒险让丈夫作出去纠缠人家、求人家用妖术救人之类的失礼

行为,所以从来没对田尤俊说过南羽是妖怪的事,于是在关键时刻改了口,「总之你把

情况说说吧?」

田尤俊清清喉咙,背着手跟在收拾餐桌的妻子后面,开始对自己的妖怪老婆讲起这个医

院深夜的鬼故事。


第一个遇到怪事的是小陈。你记得小陈吧?就是上次你去医院给你领路......

区小妹:「并且告诉我,我配不上你,她才是最适合你的女人那个雀斑脸,对

吧?」

......什么?她平时是很乖巧的,怎么会说这种话!难道上次她的眼睛短期失明是....

咳咳,我们进入正题,正题....

那一天,小陈值夜班,到了晚上十一点左右,她巡房走到二十七床的病房。二十七床是

一个得绝症的老人,已经陷入了昏迷。医生护士和他的家人心理都明白,他的那一刻就

是这两天的事了。所以走到这间病房中时,小陈刻意多停留了片刻,观察一下老人的情

况。

看护这个老汉的家属因为过度疲倦,已经在旁边的空床上呼呼大睡,并且发出巨大的鼾

声。小陈走到老人床前,发现他还在呼吸,于是为他理理被子,准备去下一间病房,可

是就在这时候,那个老人动了一下。

因为对方已经好几天没有意识了,小陈感到很惊奇,正想靠近仔细检查一下病人时,老

人的双眼猛的睁开了,他的眼中闪出两股幽光,幽蓝、幽蓝的,直直盯着小陈,就像是

两团鬼火一样。小陈马上捂住了自己的嘴,才没让自己发出尖叫声来。等她再去看时,

老人的眼睛已经重新闭上,依旧是一个濒死的老汉。

小陈觉得可能是因为今天下午听同科的另一个故事讲了许多鬼故事的关系,所以自己产

生了幻觉。做我们这一行的人看惯了生老病死,胆子也就比别人大一些,她就那样把这

件事抛在了脑后,也没有对别人提过,直到几天以后的另一件事,才使她又想起了这天

晚上看见的可怕一幕。

那是几天以后,这天值夜班的,是另一位姓韩的护士,就是那快要三十出头.....


区小妹:「.....矮冬瓜!就是上次来我们家作客,然后对我说什么『我老公不如你老

公,可是你老公的老婆比不上我老公的老婆』的那个白痴妈?」

嘿嘿....那个,她这个人就是这么自以为是,不过她的专业确实是没话说.....

田尤俊这个人并不是个迟钝的烂好人,他能清楚的看明白周围的一切,只不过他会选择

自己忽略对方的缺点,而牢记对方好的一面。这也是区小妹最欣赏他的地方,上千年的

生命,看惯了自私自利的人与妖,田尤俊这种无条件的宽大与善良,却是她从未见过

的。她温柔的朝丈夫笑一笑,要他接着说下去。


那一天韩姐夜间巡房,也走到了二十七床的病房,因为小陈从来没对别人提起她遇上的

事,韩姐自然一无所知,如平常一般地走进了病房。这几天来。老人的情形令他的家人

和医护人员都有点诧异,大家都认为他的生命之火随时都有可能熄灭掉,可是他却偏偏

坚持了下来,虽然昏迷不醒,却保持微弱的生命迹象,不肯放弃。

这一夜,老人的看护换成了他的另一个儿子,这个中年人也正在旁边的空床上呼呼大

睡,对于他们来说,其实老人的病情已经不可能再有什么意外情况让他们去应付了,他

们只是默默的等待那一刻的到来。

韩姐走进去,简单的看了一下便准备离开,可是转身的一瞬间,一个声音响起来;

「你....在.....哪.....里?」


田尤俊捏着嗓子,用阴森森的口吻说着这一句被拉长了的话。区小妹抿着嘴摇摇头,把

最后一个洗好了的碗放进橱子后问:「那个老头说的?」


是啊,当时可把韩姐吓了一跳,她四下看看又没别人,便以为是旁边老人的儿子在说梦

话,但是接着,老人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身上维生用的管线全因为他这种举动被拔

了出来,用更大的声音叫:「你在哪里!」

韩姐看到他的双眼猛地张开,发出的是两道幽蓝的光。这次情况这么明显,以至于韩姐

都没来的及反应,已经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尖叫。等到尖叫声把所有病人、看护、值班医

生吸引来时,那个老人已经倒回了床上,唯有那些原来应该接在他身上的仪器管线,显

示着他曾经移动过---不过别人并不那么想,老人的儿子被惊醒后,根本不相信韩姐的

话,他认为是韩姐拔掉了那些维生装置,更对韩姐说的怪事嗤之以鼻。于是他们吵了起

来,一直吵到主任那儿......

不过毕竟老人的情况已经是那样了,主任答应给他们减免一些费用,也就不了了之。韩

姐受到长官训斥,又气又怕,哭哭啼啼地坚持自己看到的事,这时小陈也想起自己前几

天的经历,站出来为她作证。这一来事情就闹大了,并且越传越广,越传越玄,二十七

床...总之,我们科已经是一团乱了。当然也有人认为是韩姐和小陈串通好来为她的失职

找借口,于是有一天,护士长在深夜亲自到那间病房去。

田尤俊他们科的护市长三十多岁,是个有点严厉的女性,可是区小妹很很喜欢她,不是因为


她是少数几个对田尤俊的婚姻没有说三道四的人,而是区小妹喜欢一个能如同田尤俊、南羽


一样,真正把救死扶伤看作事业的人,她欣赏那种为了救护病人而执着的态度。

她点着头:「如果护士长也遇见了,就没人会不相信了,她不是个会为了包庇手下而说谎的


人。」

对,大家都是这么想的。本来她待了三天,什么事也没发生,大家都认定了一定是韩姐与小


陈在说谎,可是在第四天的夜里,护士长自己终于遇见了一次。

那天,护士长巡房之后,便停在二十七号床的病房里,老人的家属虽然对于医院方面对老人


的「怀疑」感到很生气,可是护士长在老人重病期间给了老人很多照顾,也给了这些亲属很


多的帮助,所以他们实在无法对她说出什么不满的话来,很客气的跟护士长说话。他们聊到


午夜之后,护士长准备告辞,并且发誓这是最后一夜,明天一定要把串通好说谎的韩护士与


陈护士好好的说一顿。就在她站起来时,韩护士说过的那种声音慕地响了起来:「你在哪里


....你在哪里...」

这次老人的家属也没睡,他们两个明明白白低听见声音就是来自那个昏迷多日的老人口

中。

正在他们面面相觑的时候,老人如同韩护士说的,一下子坐了起来,把所有的管线挣开。这


一次他的动作更大,不仅坐了起来,并且下床向门口跑去,口中一直用没有起伏、阴森森的


语调重复着那句话,眼中还闪着幽蓝色的光。

--

海水,苦涩而博大

火焰,短暂而美丽


[1;31m※ 修改:·greelmind 于 02月18日10:30:32·

[31m※ 来源:·瀚海星云 bbs.ustc.edu.cn·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

发信人: yanhuaming (补课族<放假在家。。>), 信区: Marvel

标 题: 都市妖奇谈--医院鬼故事(2)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Feb 18 10:40:07 2007), 站内

发信人: greelmind (海水与火焰), 信区: Marvel

标 题: 都市妖奇谈---医院鬼故事(2)

发信站: 瀚海星云 (2007年02月18日10:27:55 星期天), 站内信件 WWWPOST

两个人都吓坏了,眼睁睁地看著老人冲到了病房门口,扑倒在地,才反应过来去扶他。

把人扶回床上,他依旧是个奄奄一息的老人,从医学角度来说,他现在的状况完全不可

能再移动才对。

於是,二十七号床发生的这件怪事马上传遍医院。

按理说大家都是医务人员,却把话题全都集中在鬼啊、冤魂啊之类的事情上面。有人说

老人重并不死,其实已经是妖孽;有人说老人是做了缺德事,有冤鬼来报仇了;也有人

说是医院里招惹了什麼妖魔邪怪,将要附在这个老人身上作怪....反正已经是乱成一团

了。老人家的家人也不敢继续陪伴,就把老人扔在医院中了。

老婆,你说这是怎麼回事?就算是人体未知的潜力暴发,他的眼睛也不该冒蓝光啊,是

不是真的有鬼?

区小妹终於收拾好厨房,在围裙上擦著手,问了一句不相干的话:「你们科的南医生怎

麼说?」

「南医生?」田尤俊不知道区小妹怎麼会忽然想起这个人来,「南医生去外地进修,要

一个月後才会回来呢。」

「难怪...」区小妹低声咕哝一句,然後对丈夫说,「放心吧,不是鬼、也不是冤魂,听

起来好像是什麼小妖怪搞的鬼,大概就是恶作剧,吓唬吓唬人什麼的吧,没什麼大不了

的。」

「真的只是小妖怪?」田尤俊总认为这件事很可怕。

「对,不是什麼有本事的妖怪,水准不错的不至於使用这麼低级的法术。」

「大妖怪阿...」田尤俊偷偷看了老婆一眼,没敢多说。老婆是千年蛇妖,当然不会把这

种事放在眼中,医院中全是凡夫俗子,可受不了这种惊吓折腾。

「我今天晚上去看看,把那个捣乱的家伙给你抓来,你要怎麼处置他就自己看著办好

了。」区小妹轻描淡写的说。这样一点小事,她还真的没放在心上。

「老婆,你太好了....正好二十九床有个病人快不行了,你都去了,就顺便...」

「你给我倒垃圾去!立刻去!」


※ ※ ※


医院走廊中的灯光按照惯例并不明亮,加上这几天「闹鬼」的传闻,一到了深夜,医护

人员与病人、病人家属都不愿意随便走到外边来,四处静悄悄的,更增加了一种怪异的

气氛。

区小妹边走边向身边的田尤俊抱怨:「你非得跟来干吗?还抱著孩子,真是的,没事带

小孩子来这种地方....」

她身边,田尤俊抱著儿子步步紧随,振振有词:「老婆,我可是一家之主,男子汉大丈

夫,怎麼能让你独自来这种地方跟妖怪对决!至於儿子,总不能把他扔在家里吧?这小

子从小胆子就大,不会害怕的。」

他们的儿子有一半妖怪血统,所以不仅身体比一般小孩强壮,胆子也格外地大,大慨从

妖怪的视野看人间万物,总是有些不同吧。区小妹叹口气,他知道丈夫想把儿子培育成

一个法力高强的半妖医生,将来子承父业去施展妈妈不屑施展的法术救死扶伤,所以现

在净找理由把他往医院里带。

「总之现实会让你死心的...」区小妹喃喃地说。一个半妖医生,不论什麼病都胡乱用法

术把他治好,就算政府不把他抓去做人体实验,修行者们也不会放过他的。


二十七号床的病房在走廊的转角处,里面静悄悄的,连陪伴的人都没有。

区小妹带著丈夫儿子穿门而入,看了一眼床上的人,皱眉说:「这根本就是个死人嘛,

怎麼还放在这里?」


「他还没死,呼吸、心跳...」田尤俊马上对她列举老人的生命特徵,以证明他还活

著。

区小妹一句:「三魂六魄早就消失了也叫活著?不过是具臭皮囊罢了。」便把他的科学

依据给堵了回去。

区小妹在屋里一转,点点头说:「虽然是有个妖怪在搞鬼,不过倒也不是有意吓唬人,

而是使用了一个法术在寻找他;对方并不知道他现在这样,所以用的法术是追踪他的灵

魂,那个法术到了他这个空壳子里,就停止不动了。对方一著急,不停地施加新法术,

於是这个空壳子感应到对方的一些行为,并且表现了出来。看到的人以为这个人在变

异,其实他倒挺冤枉的。」


「是吗?」田尤俊听她这麼一解释,忽然觉得事情好像一下子变的微不足道。失去了所

有的神秘感之後,这件事与鬼故事的气氛就距离的越来越远了。

区小妹向老人做了个手势,低声嘀咕了几句,然後对田尤俊说:「我已经回应了那个妖

怪,对方将以为他已经找到自己要找的人,一定会马上赶过来的,然後....」她冷笑一

下,结束这句话。对方只会使用这种小手段,可见道行并不高,要他出手对付这样的妖

怪,让她觉得有点自贬身分。

区小妹和田尤俊坐在空的病床上,一边逗孩子一边说闲话,田尤俊口中与妻子应对著,

两眼却不时低看看门口、看看窗外,有点紧张的等待著。一直过了大半个钟头,连区小

妹都忍不住咕哝:「怎麼这麼慢,他应该早到达了这附近,有了确切的地址,怎麼还要

过这麼长的时间?该不会连飞都不会,跑著来的吧?」

「也不至於用跑的吧,至少也该搭个车。」田尤俊的话招来区小妹一个白眼。要是那个

妖怪真的笨到这种程度,那麼特地全家出勤来对付他的自己也未免太可怜了,传出去会

在立新市成为笑柄的。区小妹做了个仰天长叹的姿态。

又过了差不多二十分钟,病房门口终於传来轻轻的开门声。

「也许是护士来查房,快把咱们藏起来,不然她们会对我问东问西的。」望眼欲穿的田

尤俊连忙向区小妹说;他认为妖怪即使不是凭空出现、从墙里冒出来,至少也应该是从

窗外飞进来才符合身份,绝对不会做出大大方方从门口走进来这种行为,所以在他的观

念中,走进门来的就一定不是妖怪 (他似乎有意忽略区小妹的前夫、他最讨厌的孟蜀到

他家拜访时,也是大大方方的敲门而入)。

不过推门进来的女子,显然不是一个护士。


她白皙瘦弱,穿著一袭粉红色如纱般的长裙,赤著双脚,整个人笼罩在一种淡淡的光华

中,美丽的面容上尽是种混合了茫然与愁绪的陈情。她在病房中转了一圈,一股甜美的

花香顿时在屋子中弥漫开来,令田尤俊不由自主低深吸了几口气。

不过这个女子好像既没有看见田尤俊他们一家子,也没有看见病床上的老人,很慌乱地

又在病房中转了几圈,然後从裙子中洒出了无数花瓣;然而,花瓣在屋中飘飘洒洒乎飞

乎聚,却始终像无头苍蝇般找不到目标。当这女子终於意识到事情不太对劲时,区小妹

撤销了对自己的隐身法术,一道电光代作锁链,把她牢牢地捆了起来。

「原来是个才成气候的小花精,早知道我就不费这个劲儿了。」区小妹从少女时代就和

孟蜀一起生活,不知不觉已经培养出一种自大的习惯,想到以自己的实力对付一个小花

妖还要用诱敌上门的手法,心中有几分无奈和恼怒。

田尤俊却一直在盯著那个女人,看她惶恐可怜的样子,不由得对区小妹说:「我看她也

不像个坏人....」

区小妹又白了他一眼,自己是为了谁才出手的?而且妖怪们一旦动上手,仇便算是结下

了;自己就算放了对方,对方也不见得不记自己的仇。区小妹就曾经独自追杀仇人几百

年,直到数名杀女仇人全部都血债血偿为止,她比谁都清楚仇很带来的力量。

「你是谁?为什麼来这家医院捣乱?」区小妹严厉地问女子

「我、我叫绛紫,是、是来找人的....」叫绛紫的花妖显得十分害怕,她从来没遇过别

的妖怪,也没遇过这麼严厉对待自己的对象,所以有点不知如何应对,浑身发抖,泪水

在眼眶中打转。

那种楚楚可怜的模样,看的田尤俊又是一振怜悯:「老婆...」

「闭嘴!」区小妹瞪了他一眼,手一挥,在屋里的空气中空手抓出了一大团粉红色雾气,然


後在手中一合,让它们消失的无影无踪:「知道这是什麼吗?这种雾气可以让闻到的人都对


她产生好感,进而言听计从的花粉!你可怜他,不知道她已经在耍手段对付你吧!」

「什麼?」田尤俊缩缩脖子,这女子也太狡猾了,用这麼令人愉悦的香味伤人。

「我、我不是想伤你们,那种味道是天生的,我一高兴、害怕、紧张..都会自己散发出来。


你们又是谁?为什麼要抓我?我的花期已经过了,你们这时候抓我,也卖不了多少钱的!」


女子战战兢兢的解释著,并且说了一番把田尤俊夫妇当妖怪贩子看待的话。

卖掉她?区小妹眨眨眼,她发现双方的沟通似乎有问题,於是改变了口气,温和许多地问:


「我们只是想知道谁在这里胡乱使用法术而已,你为什麼要用法术追踪这里的病人?」

「病人...他病了?病的怎麼样?严重吗?」女子一下子变的更慌乱,眼泪在眼眶中打著

转,声音抖的更加厉害,可是稍一停顿,马上又咬牙切齿地说:「反正我是来找他报仇的,


他死了更好!得病是他的报应!」

区小妹与丈夫对视了一下,挥手撤除了困住这名女子的法术,然後开始听一个发生

在遥远过往的故事.....


那时,绛紫还是一株平凡的花草,稍稍有了点灵性,却远远不足以凝聚成形,也没有什麼能


力自保。在一个大旱之年,一个少年出现在这株花草周围,把它移入盆中,摆在案头,浇

水、施肥、捉虫,还对它说一些听不懂的话。已经有灵性的花儿对少年十分感激,於是努力


地生长,努力地让自己开出更美、更香的花来报答这位少年。

他们在一起生活了几年之後,花儿已经有了一个名字「绛紫」。

绛紫的灵性渐渐增强,想和少年说话的愿望也就越来越强烈,她开始试著进入少年的梦境与


他接触。最初失败了很多次,可是慢慢地,她终於做到了。她在少年的梦中化成了一个美丽


的女子,与他交谈、相伴、情意绵绵,日子每天都那麼愉快、那麼完美。可是後来,那个信


誓旦旦要与这位花仙一生一世廝守的少年,作出了一件令绛紫难以置信的事,永远地隔断了


这段「恋情」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10172717/viewspace-971447/,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上一篇: 死亡笔记
下一篇: 狼皮卷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 博文量
    1691
  • 访问量
    91989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