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IT职业 > IT生活 > 《歌兮舞兮》

《歌兮舞兮》

原创 IT生活 作者:heying1229 时间:2007-09-24 14:51:29 0 删除 编辑
《歌兮舞兮》[@more@]《歌兮舞兮》
       一    
天宝十二年,八月初五,长安城从早晨就开始热闹起来。
家家户户在门口挂着绢制彩旗,树上悬起彩灯。
皇宫内外,鼓乐齐鸣,皇家雅乐各部轮番演奏乐,数千名少女踏歌儿来,翩翩起舞。街上游人如织,人声鼎沸。
邻近夜晚,街上更加热闹,满树的彩灯俱亮,整座长安城变成了一座不夜城。
十九皇子李清弦就是在这个时候偷偷溜出皇城玩的。没和任何人说,也没人注意,他头戴黄布软璞头、灰薄袍、脚蹬皮靴,俨如一个街头顽皮少年。
他混在人流中,先是看了皇家舞者表演的《秦王破阵乐》:数百人披甲执戟,应歌节而舞,动作大开大合。乐工齐击彩绘大鼓“咚咚咚。”
看完了舞蹈,又到大街上看行进的杂技表演,表演者多为胡人,盛唐时期,长安城里到处是胡人,队伍浩浩荡荡,吞刀吐火、舞轮飞弹、踏长跷、踩跳铃,舞姿狂放……
皇子李清弦是头一次溜出皇宫。
生在帝王之家,是父皇玄宗最宠爱的皇子之一,有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并且有可能顶替太子李继承皇位。
但十五岁的他却开始厌恶了宫中的生活。
黄瓦红墙里充满了纸醉金迷、花天酒地,却没有一丝一毫的世间亲情。他的父皇早由过去的励精图治变成整日与杨贵妃纵情声色。他众多的“母亲”和兄弟们又整日为争宠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他亲眼目睹过几个“母亲”被废、几个兄弟被“赐死。”
这更使他不留恋皇宫。
趁着父皇的生日,他悄悄溜出来了,打扮成小厮的模佯,穿过了好几道宫门,最后是从一条下水沟里钻出来的。
一出皇宫。顿时感到天高地广,回头看看高大的红宫墙,那感觉就像飞出金笼子的小鸟。
他在大街上轻盈地走着,出来得太匆忙,什么也没带,只带了一块玉佩,那是一块小巧玲珑的白玉,一寸余长,白玉形状很怪,是一个小小的猴爪。
在宫里,他整日佩戴这块白玉,从不离身。
据说,这小白玉猴爪的来历十分神秘,李清弦生下来那天,不知是谁放在襁褓中的。大家看了十分惊愕。
小白玉猴的手掌上虽多稀奇古怪的图案,闹不清是什么。掌心上刻着两个小字“琴丑”倒是十分清晰。
他被抱到了父皇唐玄宗面前。
唐玄宗望望李清弦,又望望白玉猴爪,看着猴爪掌心的“琴丑”二字沉吟:“‘琴’字意思不错,‘丑’字不好,这孩子也还算眉清目秀,怎么会带个‘丑’字呢?”
唐明皇颇爱音律。把天下所有的高手搜集到皇宫中来了。
李清弦自小在宫中,耳闻目染,他似乎又有这方面的天分。不论什么一触即会。四岁前各种乐器已无一不精,五岁时,一次在宫廷宴会上听百人弹琴,他竟听出了其中一根弦的音色失准。原来是首席乐师李龟年的琴上粘了一根发丝,连辨音极准的唐明皇都没发觉,这使唐明皇也暗暗称奇,觉得这孩子不是寻常之人。
唯有小白玉猴爪上的“丑”字,使唐明皇心里别扭,特招了几位测字大师,勘测。大师看了都连连摇头,言谈话语里躲躲藏藏地暗示出,这恐怕是一种不祥之兆,弄得唐明皇也有些疏远他。
不喜欢也好,这倒让他少了许多束缚,行动比别的皇子自在。溜出皇宫自然也容易。
李清弦在大街上随看随走,不知不觉,感到肚蛾,他闻到一股香味,是从旁边的食摊飘来的,大锅里煮着的牛肉热气腾腾,香气扑鼻。一些人坐在旁边的长凳上,吃牛肉泡馍。
李清弦咽口唾沫,凑到摊子前面,他看见买馍的人都用铜钱买。摸摸自己口袋是空的。想了想,把怀里的白玉佩拿出来。白玉猴爪是不能给人的,人家说这是他的命根。但佩玉上的珠子也许可以换些吃的。
猴爪玉配上坠着五颗珠子,他扯下了一颗,递到了了摊贩跟前。
摊主先是一愣,随即张口叱道:“去,这也能当钱?”一下子把李清弦的手拨到一边,李清弦手里的珠子也滚落到桌案上。
李清弦正要去捡,突然听到旁边有人“咦”了一声。
一个坐在桌边吃泡馍、穿蓝袍的人两眼直勾勾地盯着桌上的珠子。
那珠子正落在光线较暗的地方,发出淡淡的紫色光。
蓝袍人的举止惊动了摊主,摊主也瞪大眼睛,盯着桌上的珠子。
蓝袍人忙用袖子掩住珠子,说:“给这个小孩来一大碗泡馍,我付账。”
“慢着,”摊主一把抓住了蓝袍人的袖子,笑嘻嘻地说,“王掌柜,这小孩是用珠子换我的泡馍。”他撩开蓝袍人的袖子,抓起了桌上的珠子,紧紧地捏在手心里。
“其实这珠子不值钱。”蓝袍人摇摇头说。
“是啊,王掌柜开古玩店,看东西不会走眼。”摊主讥讽地说,又对李清弦大声说,“小兄弟,我的馍,随便拿。”
李清弦拿着馍,看着蓝袍人一脸丧气、似乎要哭的样子,他大方地又从玉佩上扯下一颗珠子递给蓝袍人:“我这儿还有呢,给你一颗。”
李清弦一边走一边吃着牛肉夹谟,大约是肚饿,吃得从来没这样香过。两个馍很快吃得干干净净,连点渣儿都没剩下。
他心里有点后悔,刚才多拿几个馍就好了。
“小兄弟,等一等。”背后有人悄声叫,是蓝袍人。
“你那玉佩能叫我看看么?”蓝袍人和气地说。
李清弦摇摇头:“我已经给你一颗了,再说你也没有泡馍。”
“没吃饱吧?”蓝袍人笑了,“走,我带你去那边的酒楼,想吃什么山珍海味,管够。”
“我吃泡了。”李清弦想走。
“小兄弟,让我看看你那玉佩,只看一眼。”蓝袍人抓住了李清弦的手臂。突然,他怔住了,惊慌地看着李清弦身后。
李清弦感到背后一阵冰冷,回过头去,背后有一团黑影。
一个披着黑斗篷的人站在那儿,光线太暗,看不清他的脸,只觉得他用黑布遮住的脸惨白惨白的。
“这小孩有个玉佩,样子很怪。”蓝袍人讪笑着,一脸惊恐。
黑衣人一声不响,眼里透出冷酷的光,令人心惊胆战。
“您不看看么?这东西好像很值钱。”蓝袍人哆嗦起来。
黑衣人仍然冷冷地看着,漆黑的袍子里透出逼人的冷气。
一群载歌载舞的人涌过来,蓝袍人惊恐地跑了。
只是一眨眼的工夫,李清弦再回过头来,黑衣人不见了,似乎消失在歌舞的人群中。
欢快的人流从四面八方往皇城前的广场聚集,这里更是热闹非凡。
广场上数百匹舞马列队整齐,随着音乐翩翩起舞。中间四头身披锦缎的大象,用长鼻擎着花篮,一齐向着皇城上跪拜。
舞马是由西域和内地马杂交而成的,英俊骠悍、聪明,颇具灵性,
大象、犀牛,是从云南进贡来的。今天是他父皇的生日,它们也都被人驱使,争先恐后地献技。
广场上人山人海,李清弦站在人群中,仰脸向城楼上看。
楼上华灯璀璨、花团锦簇,他的“母亲”和兄弟们一定在上面观看,不知父皇是否也在其中。
耳边是“嗒嗒”的马蹄声,整齐划一,清脆响亮。
数百匹白马列成方阵,俨然如一只行动有序的军队。
忽然,蹿出一阵不协调的马蹄声,“嗒啦啦,嗒啦啦”,一下子把马队的节奏打乱了。
排列整齐的白马方阵如同潮水一般晃动起来。
有人惊呼,舞蹈的马队中,一匹白马似乎受了惊吓,在队伍里开始横冲直撞。把方阵一分为二,从中间冲出一条路。
受惊的白马正向着李清弦的方向跑来。
马背上有个绿色的小影子,模模糊糊,看不清楚。
那东西二尺来高,像是个小孩,只是脑袋太怪,扁扁的,伸出两只尖削的耳朵。
白马冲出了队伍,小人在马背上,一勒马缰,白马人立而起,嘶鸣一声。
马上的小人,使劲往下一顿,白马顿失前蹄,歪倒在地。
李清弦心中惊愕,正想看仔细,小人的影子消失了,马背上什么也没有。
白马在地上挣扎,发出嘶鸣。
几个驯马师慌忙上前,挥鞭呵斥。
白马勉强爬起,那小人影子又出现了,在马背上奋力往下一坐,只听“喀喳”一声,白马的腰被压塌下去,又歪倒在地。
原来是这小人在捣鬼,可是旁边的人好像都没看到。
“这马真是找死,打死它,打死它。”驯马师咒骂着,指挥四五个人拿着棍棒上前围住了白马。
白马发出一阵哀啼。
“不是白马,是小人在捣鬼。”李清弦大声冲上前,忘记了自己已经换了便装,不是皇子了。
“哪来什么小人?胡说八道!”驯马师四下看着,当胸一掌,粗暴地把他推了个趔趄。
“他们看不见,就你能看见。”他耳边响起冰冷的声音,李清弦迷惑地从地上爬起来。突然感到背后一阵冰冷。他看到旁边的人都盯着他身后,往后退去。
李清弦回过头:是披着黑斗篷的人,刚才他在小巷里碰见过。
黑衣人又高又瘦,从头到脚都像在一块黑色的裹尸布里。漆黑如墨的斗篷,黑色的帽子,黑色的手套,与周围人的漂亮鲜艳服装那样不同。
刺骨的冷气从他身上散发出来。他就像一个冰人。
还有那僵尸搬的惨白面孔,大部分都被黑布遮住,露出的眼睛灼灼闪光。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10172717/viewspace-971404/,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 博文量
    1691
  • 访问量
    9200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