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IT职业 > IT生活 > 猜凶

猜凶

原创 IT生活 作者:heying1229 时间:2007-09-24 13:52:45 0 删除 编辑
猜凶[@more@]鬼魂的游戏


请贤

  整个演播厅里面鸦雀无声,所有的观众都在静静的等待最后的时刻。

  大屏幕上正在插播广告,时间是三分钟。

  每个在场的观众,此刻的心情都是一样的。

  刚才节目中,那个可以从患者身上直接把内藏抓出来的老人,这时候看上去没有那么神秘了,他正好奇的站在摄像师的身边,从摄像机中看画面。

  再过一会儿,主持人就要揭开谜底了,虽然大家都知道刚才的表演肯定是假的,但是其中的秘密究竟在那里,恐怕暂时还不能知道。

  大屏幕上的广告很精彩,可是几乎没有人去关注,所有的观众都把目光集中在主播位置上的主持人,西门通。

  西门通今年四十岁了,和大多数主持人一样,他看上去比较年轻。只是他在思考的时候,额头上才会出现几道浅浅的皱纹,也就是这个时候,他才显得有点老成。

  他很少皱眉,最起码是看到的人很少。不了解他的人都会以为他很瘦,因为他有一张刀锋似的脸庞。在这个刀锋的上面,有一双洞察秋毫的眸子。

  西门通这个节目,收视率一直很高,因为看他的节目是一种精神上的享受和智商上的考验。

  广告结束了,场记提示大家开始直播,西门通手拿话筒,开始那一句熟悉的串词。

  “刚才的场面相当神秘,就好像是真的一样,可惜任何伪装都会有一丝的破绽,你们看到了吗?好,让我们看看这个神秘的现象背后有些什么秘密吧。”西门通富有磁性的声音一结束,脸上立即浮现出略带得意地微笑。

  直播结束了,虽然观众们的兴致甚浓,但西门通没有像以往那样继续和大家交流,因为,有一个人在等着见他,已经等了很久了。

  电视台的会客室里面,一个身材高大的人正在焦急的来回踱步,看来他已经等的不耐烦了。

  “老同学,你不是来抓我的吧?我做的节目可是破除封建迷信的,应该不会犯法吧?”西门通笑着,快步走到这个大汉面前。

  “你心虚了。”大汉微笑着说:“这一次不是来抓你的,你的问题虽然很严重,可惜不归我管,要不然,我早就把你扣起来了。这次,我可是专程来请贤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请你帮忙。”

  “请教我?这可不是你的风格。”西门通依然微笑着,刚从演播室出来,职业的笑容还挂在脸上。

  “有一件事儿,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我们一起从警校毕业,我做了警察,你却选择了电视台?”

  “你说呢?”西门通点上一只烟,没有回答。

  “我现在终于明白了,”大汉靠近西门通的面颊,小声地说:“电视台里面真是美女如云啊,刚才接待我的那个,就是肤色黑黑的那个,身材一流,我好像在哪儿见过。”说到这儿,大汉直起腰,朗声地说道:“我很喜欢这个工作环境。”

  “只要是美女,你都似曾相识,白方,快四十了吧。”

  这个大汉,名叫白方,是本市刑警队的队长。

  “这和年龄没有关系,,我主要是从艺术的角度来欣赏美女。当然,我国法律规定的一夫一妻制,我是举双手赞成的,正因为没有结婚,所以我有权利欣赏艺术品,我一直认为,上帝制造了这么多的不同风格的美丽女性,才算是这个世界最亮丽的风景线。要是有旅行社组团去这种地方观光,我第一个报名。”

  “你在电话里说,让你一直想不明白的事情,就是这个,我觉得你应该去找的是心理医生。”

  “当然不是了,”白方故意表情神秘的说:“有一个人一定要见你。”

  “谁?”

  “一个杀人嫌疑犯。”

  “你把我搞糊涂了,这和我有什么关系?”西门通有一点诧异。

  “本来一点也没有,可是现在有了,这个罪犯一定要见到你以后,才说出真相,我想,他可能是你的粉丝吧。这个嫌疑犯一再的强调,只有你明白这中间的真实现象,所以啊,我只好来请你了。”

  “虽然你说了这么多,我还是没听明白,你别卖关子了,这可是我的专利。”西门通轻轻的抽了一口烟,看着白方,等他的下文。

  “我不是卖关子,这方面我怎么跟你比呢,”白方笑了,他回想起警校的岁月,回想起西门的脾气,“好,我先大概的给你讲一下,你是个传媒工作者,应该知道前一段的连环杀人案吧?一共三起,全是用利器刺中要害。”

  “我看报了,凶手昨天已经被你们抓到了,报纸上可以看到你老弟的英姿。”

  白方得意地笑了,可是转念一想,比起西门这样著名的节目主持人,自己在报纸上露一下脸,也没什么好自豪的,于是,平静的表情又回到了他干练的脸上。“西门,我要是告诉你,这个案子竟然和鬼魂有关,你怎么想?”

  “我想每一个凶杀案都和鬼魂有关,那是死者的冤魂。”

  “这次不同,连我也觉得仿佛真的有鬼魂作怪一样,对了,就像是你的节目。”

  “我的节目是揭露那些所谓神秘现象,比较流行的说法叫作伪科学。”西门通向老同学解释,他知道白方不怎么看电视。

  “走吧,走吧!我和你路上细谈,其实我也很好奇,想快点知道这个可怜的罪犯到底是怎么了。”

  “可怜?我还是第一次听你用这个词来形容罪犯。”

  西门通和白方快步的走出广电大厦,广场上,一辆白色的警车正停在那里。

  司机开动了警车,西门通和白方两都坐在后座。

  “怎么凶杀案和鬼魂联系上了。”西门通显然对这样事情有了浓厚的兴趣,所以一上车就忍不住问白方。

  “犯人有点神经质,或者说干脆就是疯子,他承认是自己杀死的三个被害者,当然了,不由得他不承认,虽然谈不上是铁证如山,可是也足以证明和他有直接的关系,不过,你要是见到了嫌疑犯,一定和我的看法一样,他太不像是一个凶手了。”白方下意识的挠了挠头发,接着说:“嫌犯的认罪态度也不错,只是,他一再声称,他是鬼魂的使者。”

  “什么?”

  “大概意思是说,这三个人的死,是一个鬼魂命令他去做的,整件事情是鬼魂的一个游戏,而他,只是这个游戏中的一个执行者。”

  “还真是有点乱,那你们是怎么抓到他的?我记的报纸上说你们是案发的三天后,抓到疑犯的,那肯定不是在现场抓到的了。”

  “的确不是现场,其实现场没有什么线索,可以说案子做得相当漂亮,当时我们可是做足了功课,最后只好把精力放在两个死者的身份和背景,那个时候,第三个人还没有遇害。”

  “这三个人有关系吗?”

  “有,这三个人是同一年来到本市的,那也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他们算是生意人吧,也都是做一些擦边球的买卖,相互有来往。后来在调查原籍的时候,发现他们并不是一个地方的人。总之,只查到这里,就断线了。不过我觉得,他们三个人一定在来本市前,就认识。”

  “那么说,从受害人身上,是找不到线索了,后来那?难道第三个人被杀的时候,凶手露出了破绽?”

  “算是吧,在第三个人遇害以后的第三天,有人看到嫌犯到现场去过,去打探消息。”

  “打探什么?”西门通眉头一皱,追问道。

  “死者的姓名。”白方苦笑着说:“当他得知死者的姓名以后,神色慌张。我们了解到这个情况以后,就立即开始寻找这个人。”

  “三天……,这么说,你们当天就找到了他?”

  “当天晚上,因为有人看到,他离开案发现场,开着一辆很酷的摩托车,这种车的价钱昂贵,我们这个城市,一共也只有三辆。”

  “如果这样说,他一定不是凶手,第一,你说的,完美的作案手法和这种幼稚的打探消息决不会是一个人所为,对比太大;第二,既然是预谋的连续谋杀案,凶手不可能不知道被害者的名字。”

  “开始我也这么想,不过,这怎么说也是条线索,我想,起码这个人也是和本案有关的嫌疑人,你也知道,任何线索,对那时候我们来说,都是宝贵的,于是我们突袭了他的住所。他正在家,坐在电脑前面发呆。对于我们的到来,从他眼神里面看得出,他不意外。而让我们意外的是,我们很快的找到了凶器,那是一柄很华丽的东洋刀,不是很长的哪一种,大概有这么长。”白方伸手比划了一下。

  “那是武士切腹用的。”西门通插了一句。

  “刀擦得很干净,可是刀柄上还残留有血迹,后来经鉴定,这就是那个连续杀死三人的凶器。”白方眼睛注视着窗外一个单车少女。

  “别看了,接着说。”

  “我说过了,我怎么看嫌犯也不像是凶手,他看上去比较单薄,是那种没怎么吃过苦的,。他对我们开始的审问不怎么配合。总是一句话也不说,精神恍惚,最后,他提出要见一见他的父亲。”

  “这种大案的嫌疑犯在没有定案之前,是不允许和亲属见面的,我记的好像有这一条。”

  “有,不过法律也不外乎人情,再说,我们一致认为见见他的父亲,对这个案子会有一定的帮助。另外,他的父亲也病的够呛。”

  “嫌犯有多大?”

  “28岁,他是老生子,也是独苗。”

  “他对他父亲说了什么?”

  “不知道,犯人一再的要求单独和父亲见面,当时是在医院,没来得及安装上窃听设备。”

  “你很冒险呀,而且也错过了一次了解真相的机会。”

  “我冒险是有原因的,因为嫌烦对我说,他见父亲一面,就交待罪行,凭我的直觉,他是一个懦弱的人……。”

  “凭我的直觉,你是有点同情罪犯。”

  “可能吧,不过事情还算是顺利,从病房出来,他就认罪了,我也到病房看过他父亲,很苍老的一个老头,很胖。病房是比较豪华的那种,墙上有一张观音的画像,老头枕畔有一串念珠和一本《地藏经》。看来他是信佛的。”

  “好多人信佛是因为怕鬼,我今宿植善因缘,称扬地藏真功德。”

  “你说什么?”白方没听懂。

  “经文,一般读《地藏经》的人,都知道了自己有了一定的罪孽,这是本用来忏悔的经书。你继续。”

  “疑犯承认了自己的罪行,也准确地指出了杀人的地点,凶器。具体时间他说不太准,但是第一天两个,三天后一个,都是晚上,这和事实吻合。”

  “那是什么让你迟迟不能定案?说说你的疑惑。”

  “动机,没有动机,关押他的第一天夜里,我把他安排的一间明号,一夜也没有熄灯,因为这个犯人太特殊了,他的精神意志几乎完全丧失了,我们都知道任何一个人,第一次入狱的时候,第一个晚上是最难渡过的了,他没有前科的。”

  “他当晚什么反应?”

  “很特别,他没有一刻平静,好像有一种奇怪的东西一直在折磨他,他一直在自言自语,或者说一直在和一个看不到的人交谈,值班的同事把他那一夜的情况全录下来了。”

  “和人交谈,什么内容?”

  “含糊不清,但当时我一个人看录像的时候,说实话还真有点,怎么哪……”白方习惯的抹了一把整齐的短发:“也谈不上是害怕,大场面见得多了,只是看的时候,觉得冷。”

  “哦。”听白方这么说,西门通有些意外,因为他很了解同学的胆识。

  “他有几次突然地从床铺上坐起来,对着空气说话,我可以听到的有这么几句,‘是你,你来了,你终于来了!原来你已经死了!我已经杀死他们了!’再有就是,‘鬼!鬼!你是鬼!你是我的替死鬼!我现在马上就要还给你了。我不知道!原来这是你的游戏!’”白方很投入的学着嫌犯的样子。

  “看来他倒不是害怕他杀死的人变成鬼魂。那么说,这个鬼魂另有其人。”西门通呆呆的想着。

  “也许吧,次日的提审他几乎变了一个人,苍白、混乱。对于作案的过程,他又是一句话也不说了,不同的事,他没有什么抵抗的情绪,只求赶快将他定罪,他知道自己一定是死刑,可是他并不害怕,反而活着对他来说是一种折磨,当我对他说的明白,不说清楚动机和作案经过,我们是无法结案的时候,他又提出要见一个人。”

  “我?”

  “没错,我当时很意外,难道他知道我和你是死党,或者说他觉得你是他的知音。要我说,他是把你当作捉鬼天师了,你相信世界上有鬼吗?”

  “我相信,世界上没有鬼神,一切魔障都是人在做怪,你应该多看看我的节目。”

  “对了,还有一点,让我觉得很不正常,从而让我觉得这个小子心理上可能有问题。”

  “是什么?”

  “凶器!我们到他家的时候,你猜凶器藏在什么地方?”

  “不好猜。”

  “哪儿也没有藏,就挂在墙上!”

  “挂在墙上?”西门通眼睛一亮。

  “对,墙上。光明正大的,如同收藏品。”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10172717/viewspace-971308/,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上一篇: 诡念
下一篇: 绿门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 博文量
    1691
  • 访问量
    9216067